2020年09月21日
首頁 新聞 新知先知 綠色刺蝟現身!臺東場3年改良刺釋迦栽培管理 又大又多產一解百年困境

綠色刺蝟現身!臺東場3年改良刺釋迦栽培管理 又大又多產一解百年困境

市場上常見的國產釋迦有2種,一種是大目釋迦,一種是鳳梨釋迦,明年,臺東區農業改良場將再推出另外一種-刺釋迦(刺番荔枝),刺釋迦外皮上的「目」明顯呈現刺狀,這顆經過產期調節及人工授粉的刺釋迦成熟果,重達3公斤,根本是番荔枝屬界的巨嬰。刺釋迦酸度高,所以吃起來不會像大目釋迦及鳳梨釋迦般「甜得一塌糊塗」,鮮食及加工都好用。

刺番荔枝原以東南亞熱帶國家栽培為主,1899年引進臺灣種植,但幾無經濟生產的價值,因為臺灣的環境條件與原生地不同,導致結果量少,且產季凌亂,臺東改良場2016年著手研究栽培技術及調整產季,3年即有成果,臺東改良場斑鳩分場果樹研究室助理研究員陳筱鈞花了2年多的時間做生育調查,每朵花每週都做記錄,以找出刺番荔枝的生育習性,透過人工授粉控制產期後,就種出3公斤驚人重量的果實了。

刺番荔枝在臺灣這個環境生長,雖然可以開出很多花,但結果量少,原產地仰賴金龜子進行異花授粉,臺灣雖然有類似的昆蟲,但研究人員並沒有觀察到金龜子會造訪刺番荔枝。仰賴昆蟲授粉不僅數量少,也有授粉不均勻的問題,授粉不均勻會造成果形不正,外表不好看,賣相較差,原產地馬來西亞的刺番荔枝果形也是不正,但臺東改良場以人工授粉栽培出來的刺番荔枝,其果形因授粉均勻,相當完整漂亮。

刺番荔枝人工授粉(左)與自然授粉(中、右)果實外觀比較(圖片提供/臺東場)

國內種植番荔枝的地方,除了臺東之外,臺南也有種植,刺番荔枝建議種植地域也是在南部地區,以臺東產區的氣候特性設計出的產季調節,1年可收穫2次。臺東改良場長陳信言說明,目前栽培技術設計的2個產季,第1季是7、8月人工授粉,11、12月採收,以避開冬季低溫;第2季是10月、11月人工授粉,來年5、6月採收,以避開颱風侵襲,產季集中有利於農民做好田間管理。至於產量,根據臺東場實際栽培成果,1分地可種60株,1株1年可收20顆果實,果實以每顆3公斤重來計算,每分地1年產量3.6噸。

刺番荔枝是否經產季調節的差異(圖表提供/臺東場)

鮮果不是刺番荔枝的主攻市場,加工品才是,目前試作的加工品項有:冰淇淋、果醬、烘製果乾,以及果汁;刺番荔枝烘製成果乾顏色不會褐變,且香味猶在,完勝大目釋迦及鳳梨釋迦的加工品。鮮果也有賣點,除了超大顆的視覺衝擊效果之外,果肉纖維較粗,喜歡咀嚼口感的消費者可以試試,或是喜歡吃釋迦但又怕「甜得一塌糊塗」的消費者,也可以嚐嚐。

臺東改良場明年才會技轉樹苗給農民種植,預計初期推廣種植面積10公頃。陳筱鈞說,改良場明年會提供的是1年苗,保守估計農民種3年可有收成,初期產量會少一些,所以消費者想嚐鮮可得再等3、4年。改良場還發現有趣的現象,就是關心刺番荔枝技轉進度的,竟然不是農民,而是加工廠及生技業者,研究人員說,果農如果種植刺番荔枝或許可以不必擔心銷售管道了,因為加工業者及生技業者早已表示有興趣。

臺東場製作刺番荔枝各種加工品(圖片提供/臺東場)

臺東區農業改良場研發生產超大刺番荔枝,以栽培管理技術突破熱帶生產限制。(左至右:斑鳩分場長盧柏松、場長陳信言、助理研究員陳筱鈞)(攝影/陳儷方)

最新文章

植物會痛、也有記憶!科學研究揭開 植物複雜的反應行為

植物有沒有感覺?會不會產生感情?有沒有記憶?這些都是科學家長期以來很感興趣的問題。幾十年來,科學家一直為揭開植物的奧祕進行了大量的研究和實驗。

韓國農業界興起「不接觸」風潮 農民搶當YouTuber推銷農產品

韓國原來的外食文化因應疫情也逐漸被在家用餐取代,家庭烹飪文化隨之興起,拜科技發達所賜,現在隨時可以透過手機、電腦觀看烹飪影片,學習相關料理技術。過去民眾多至傳統市場、超市採購新鮮食材,現因疫情影響,且韓國農民掀起直播熱潮的關係,「在線農民」成為目前民眾青睞的方式之一。

世界之巔下的漁業研究站 初窺尼泊爾漁業

博卡拉谷地約在尼泊爾的中心,有三個主要淡水湖泊:費娃湖、貝格納斯湖和魯帕湖。費娃湖是一個群山環繞的單循環湖(monomictic lake),集水區諸多溪流承接了尼泊爾最多的降雨注入湖中,在唯一溢流口設有水力發電廠與灌溉設施。費娃湖中約有1,700艘木造小船與筏,主供觀光遊湖使用。

李登輝總統與我——前臺北市長黃大洲專訪

黃大洲被認為是最受李登輝栽培提攜的學生,他早年公職生涯一路追隨李登輝,李登輝當臺北市長時,把黃大洲找來擔任市長機要顧問兼研考會主秘;李登輝轉任臺灣省主席,黃大洲也跟著前往省府擔任副秘書長。1990年,李登輝總統任內,黃大洲經臺北市議會同意,成為最後一任官派臺北市長。

記一段與李前總統登輝先生的農業奇緣(下篇)/丁文郁

2005年還心念「農業基本法」立法的李前總統,對於臺灣加入WTO之後的開放環境如何思考?現今為農業人信奉的「三生一體」與「六級化產業」的農業觀,如何普及於世,本文作者在這一篇呈現立法過程。最後,為什麼李前總統要親自實踐發展「臺灣國產肉牛產業」,與臺灣農地休耕、土地利用有什麼關係,他的一整套農業思想的脈絡終於在此呈現並得到結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