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14日
首頁 新聞 新知先知 眉溪部落讓苦茶油更高貴的關鍵:打造低能耗多用途乾燥設備

眉溪部落讓苦茶油更高貴的關鍵:打造低能耗多用途乾燥設備

苦茶油是油茶樹果實裡的種仁榨成的油,與茶籽油是完全不同的東西,幾年前的噁油事件讓國內消費者重新重視國產食用油的古早味,像是豬油、苦茶油、花生油等都是重獲青睞的食用油品種類。這3種食用油當中,價格最高的就是苦茶油,農委會曾投入研究,並且開發出幾項可供技轉的專利技術,眉溪部落技轉了月牙油配方,讓1c.c.2元的食用苦茶油,搖身一變成為5c.c.350元的保養品,配方不是關鍵,技轉取得授權就有,關鍵就在於乾燥油茶果實的設備。

以苦茶油為基底的眉溪部落指緣油 明年可望進軍日本

保濕油茶月牙油配方並不是太複雜的配方,且技轉授權金也不高,但要做出高級的油茶月牙油,得用好原料把關。農委會林試所育林組助理研究員謝靜敏解釋,苦茶油取自於油茶樹的種仁,果實的果肉及種子外殼統統不使用,只用種仁來榨油,種仁油的榨取條件比起果肉油(例如橄欖油)來得嚴格許多,只是現在國內產製苦茶油的廠商,沒有很在意而已。

林試所研究人員輔導眉溪部落建立不同的苦茶油世界,謝靜敏說,「眉溪部落是少數能接受我們論調的,把產品維持好、做高檔的」,實務上,食用油的價位很難比得上保養品所使用的油品價位,眉溪部落技轉了林試所的一項技術,保濕油茶月牙油配方,讓苦茶油身價再翻身。日前,謝靜敏帶著部落產銷班成員以油茶月牙油製成的指緣油前往日本參展,「現場所有的人都湧過來了」,這項產品預計明年可以在日本打開通路。

為苦茶油打造室內乾燥設備 部落農產品-咖啡生豆、玫瑰花乾燥也能靠它

不過,要做出好的油茶月牙油必須先有好原料,謝靜敏找來臺大副教授黃振康幫忙,將打造低能耗的多用途乾燥設備,這幾乎是專為眉溪部落量身打造,可以乾燥油茶果、咖啡豆,甚至是玫瑰花,這些都是眉溪部落現有或是未來規劃種植的作物,主要是因為油茶果一年的採收時間大約只有2個月,乾燥設備只用2個月實在太浪費,設計一套多用途的乾燥設備可以增加實用性。

謝靜敏解釋乾燥設備對於榨出高品質苦茶油的重要性,油茶果實的水分含量很高,這是其一,而且同一棵樹上的果實成熟時間也不一定,摘下成熟的果實後,透過溫度及濕度控制,可以讓果實自動蹦開、吐出種子,這種方式取得的種子最新鮮而且最乾淨,種子經去殼機去殼後就是種仁,稍作焙炒,即可榨油,從乾燥至到焙炒階段,都可在眉溪部落完成,但榨油就得挑選合格的榨油廠配合了。

健康的種子與種仁。圖左為種子,外面褐色的皮剝開後,裡頭就是粉嫩色的種仁,應該只有種仁拿去榨油,但卻有人連褐色外殼一起榨,謝靜敏說沒有剝開種子外殼根本不知道裡頭的種仁是否新鮮健康。

苦茶油驗黃麴毒素?錯,該驗的是黴!

市面上的苦茶油不少,但國內種植的油茶樹真有這麼多?謝靜敏不諱言,多數是從中國進口油茶種子,是否有適當的保存,令人質疑,因為油茶種子易發黴,而且還有人是不去殼直接榨油,根本無法辨識種仁是否健康?還是已經發黴。如果是國內生產的油茶種子,也會面臨採果時機及乾燥上的問題,一般乾燥油茶果的方法是直接放在地上晒,但環境中有人、有車,還有落塵,室內的乾燥設備是比較能確保油茶種子乾淨及新鮮的方法。

看過市面上一些苦茶油會強調「經SGS檢測無黃麴毒素」,但謝靜敏說,苦茶油本來就不會有黃麴毒素的問題,「驗不到是正常的」,如果驗到,可能是榨油設備的問題,前面先榨過染有黃麴毒素的花生油,殘留在管線中的毒素移到了隨後榨油的苦茶油裡頭。油茶果實比較常見的是發霉問題,要驗苦茶油也應該是驗青黴、黑黴等黴菌污染。

左圖果實看來已發霉,取出種子後擦一擦,看起來還算正常,但一剝開種子外皮(右圖),發霉的種仁就無所遁形了。

部落培育小果油茶樹苗逐步淘汰不良的大果油茶樹

優化苦茶油的製程之外,部落也已在執行改善油茶樹的計劃。眉溪部落之所以種植油茶樹,一切都是因為造林補助,原來,油茶樹曾是造林補助計畫的樹種,後來因為發現可採果而被排除在補助樹種名單之外,但油茶樹已在部落長成,就繼續留了下來。

當時種植油茶樹是以造林為目的,選擇根系竄得較深的大果油茶,因為沒篩選過樹苗,所以現在部落裡的大果油茶樹有些豐產有些少產,有些樹勢好有些樹勢差,好壞情形不一,因此部落及研究人員就在目前尚未開幕的東岸部落生態教育園區內,圍了一塊苗木育種區,作為培育小果油茶樹苗的基地,現有一些已種了2年的油茶樹,未來會逐步汰換掉狀態不好的大果油茶樹,以確保油茶樹的品質。

部落在生態園區培育經篩選後較優良的小果油茶樹苗,未來將逐步汰換掉樹勢不佳、少產的大果油茶樹。

最新文章

《上下游》報導紅豆使用固殺草安全性評估的三大誤解/蔡韙任

針對開放固殺草作為紅豆植株乾燥劑的議題,《上下游》新聞的諸篇報導引起爭議,即使臺灣的農藥管理單位,對於農藥核准使用,如同許多先進國家一般,先依據國際規範進行安全性評估,再經相關專家充分討論後,才決定是否通過審查,但農藥的開放使用與否?就是農藥管理機關的風險溝通課題,本文從毒理學角度,論析《上下游》新聞報導紅豆使用固殺草安全性評估的三大誤解。

鴨舌草與野慈姑田中長,農民氣得牙癢癢

以前的水田,農民沒有使用農藥或除草劑,勤勞農夫要用雙手來除掉水田裡的野草,拔除的野草被順勢埋入土壤下層成為水田綠肥,其中比較常見的雜草有稗草、鴨舌草與野慈姑等。

陸上養殖漁業開放申請聘僱外籍移工 漁民觀望

陸上魚塭養殖業者即日起可申請聘僱外籍移工,本國籍勞工及外籍移工核配比為35%,即有3名本國籍勞工才能申請1名外籍移工,薪資不得低於基本工資,加上各種保險支出,以及提供宿舍等條件後,讓養殖漁民說:「我聘請本國勞工就好」。

精饌米冠軍出爐! 有機米得主:就是要消費者「歡喜甘願」

包裝食米界的最高榮耀,2020精饌米獎13日公布得獎名單,臺灣有機米組冠軍由池上多力米公司「大地有機香白米(1.5kg)」獲得,臺灣好米組冠軍則是由臺東池上鄉農會的「正宗池農米(2.5kg)」摘下。

迷上季節風土的甘美,以發酵向在地農作致敬

迷戀發酵的人致力於昇華食物的風味,身在稻穀之鄉臺灣,米自然是發酵人不可錯過的素材。發酵食品牌「發酵迷」的創辦人黃靖雅翻玩食材,在她擺著四、五十甕發酵食的店裡,由米發酵而成的各色酒釀是長銷商品之一,主張「萬物皆可酵」的她要帶領人們一起被發酵圈粉,進而迷上土地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