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21日
首頁 新聞 【不回頭的鰻魚產業02】初冬側寫 隨鰻而居聚落與他們手裡空虛的網

【不回頭的鰻魚產業02】初冬側寫 隨鰻而居聚落與他們手裡空虛的網

文、圖片提供/張峻浩

每當秋冬交替的11月至隔年2月左右,蘭陽平原的沙灘就進入一段與平時不同樣貌的捕撈鰻苗時期。

沙灘上會出現其他時候看不到的鰻寮及捕撈鰻苗所需漁具,每日的沙灘在日落時分,就會有陸陸續續穿著青蛙裝的捕鰻人在岸邊整裝,準備下海捕撈鰻苗,到凌晨12點後,人數達最多,海灘雖然漆黑,但可感覺到許多人影手拉著拖網在浪花中行走,沙灘上也可見不少人在微弱燈光下低頭濾沙,查看鰻苗收穫。約清晨五點,天將亮之際,徹夜捕鰻苗的人陸續上岸,收拾器具準備返家。這是蘭陽平原海岸在冬天時,不管氣候如何潮濕、嚴寒都會進行的日常模式。

夜裡的東港海灘上,隨處可見不少人在微弱燈光下低頭濾沙,查看鰻苗收穫。

花東北上的捕鰻人

蘭陽平原捕撈鰻苗的活動,以坐落於頭城的「竹安溪出海口」、壯圍與五結交界的「蘭陽溪出海口」,以及蘇澳的「新城溪出海口」這3處地點為主;然而,作為蘭陽溪、冬山河、宜蘭河3條河流匯集處的「蘭陽溪出海口」,則因坐擁大面積自然濕地,水量穩定,且相較其他兩處,不僅擁有較多的鰻苗,也更適合鰻魚生長。

蘭陽溪出海口濕地。

如此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讓捕撈鰻苗活動在壯圍鄉東港村海岸邊最為盛行。於是,每年到了10月底,寧靜的東港海灘就會開始熱鬧起來,陸續有人來到這裡搭建鰻寮,為一年一度的捕撈鰻苗進行準備,11月時海灘上就會布滿數百個鰻寮,猶如一個海岸聚落。

來到東港海岸搭建鰻寮的人,很多來自花蓮、臺東地區的阿美族原住民,他們之中有些人已經來這裡捕了20年的鰻苗,有些則是在近幾年才跟親友來到這裡。這些捕撈鰻苗的人在平時從事的職業非常多元,有些是從事與漁業相關的近海捕魚、水產養殖、潛水抓魚等工作,有些則是和漁業較沒關係的裝潢、大貨車司機等工作,他們都是在沒工作的空閒時間,來到這裡捕撈鰻苗,賺取額外的生活費。

簡易搭起的鰻寮,就是捕鰻人這4個月暫時的棲身之所。

鰻寮的分類

在東港海岸搭起的鰻寮,主要分為兩種,一種是蓋在地勢較高,面積較大的鰻寮,主要是這些來自花東地區的阿美族人臨時住所。搭建以竹竿或水管作為骨架,鋪上帆布,出入口釘有木板和不要用的門板來遮風。鰻寮的外觀雖十分簡便,不過生活所需的發電機、床鋪、桌椅、禦寒用品、照明設備、加熱器具等皆具備,雖不算十分舒適,但可供這段捕鰻苗期間的生活無虞。

在白天未捕撈鰻苗時,這裡是這些捕鰻人主要活動的地方,有時在裡面睡覺補眠,有時到鄰居的鰻寮串門子,有時一群人在鰻寮前聚餐,他們之間有些人是來到這裡才熟識的,不過一起生活久了,也漸漸形成一種具有凝聚性的部落感覺,彼此有著共同的鰻苗話題,有著共同到外地打拼的經驗故事。

捕鰻人俗稱的「小烏龜」,不僅可簡單放置漁具,也是夜裡作業時,可暫且歇息的地方。

另一種鰻寮是蓋在靠近海岸處,面積較小,捕鰻人習慣稱為小烏龜。是捕鰻人在挑網上岸後,濾砂挑鰻苗的工作場所,以及未捕撈時放置漁具的地方,此外這裡也是他們在夜間暫時歇息的地方。這類的鰻寮除了有不少是阿美族人蓋的之外,也有一些是宜蘭本地的捕鰻人搭建,他們家離海岸較近,因而未在此居住,主要是在此放置器具,以及晚上挑鰻苗與歇息。

宜蘭的捕鰻環境

鰻苗依據捕鰻人的分類,主要有白鰻和黑鰻兩種,白鰻是指全身透明的日本鰻幼苗,黑鰻則是尾部有黑色斑點的鱸鰻幼苗。一般收購鰻苗的業者主要是收白鰻,而黑鰻因為價格較差而未收購,因此捕鰻人的收穫量主要是看白鰻數量而定。

捕鰻人在海裡拉著手拖網持續地行走,只盼網中能捕撈到不少鰻苗。

在宜蘭捕撈鰻苗的器具主要有兩種,一種是手拖網,使用方式是一手拉著手拖網在海岸不停來回行走,不少漁民都說他們一晚行走路程都可以到花蓮、臺東。另一種是三角網,使用方式是站立在海浪之中,手持三角網在浪中不斷撈取,雖不用一直行走,但需要久站。

在宜蘭有不少漁民從40年前就開始捕撈鰻苗,今年已將近60歲,可以說是從小捕到大的工作。捕撈鰻苗是宜蘭不少沿海地區居民的重要回憶,不少人都可以回憶起他們小時候,怎麼跟著家人在寒冷、漆黑的海邊捕撈鰻苗,有些人更是在捕撈鰻苗的時候,認識了現在的妻子。

這些捕鰻人平時也是白天有自己的工作,晚上帶著漁具來到海岸捕撈鰻苗,到天亮時返家,賺取生活費。據40年前就開始在壯圍東港捕鰻苗的東港村民描述,最早鰻苗產量很多,但是價錢並不好,直到有日本人來這裡收購鰻苗後,價格才漸漸起來,捕撈的人也越來越多。現在東港海岸的捕鰻人不管是住在鰻寮的阿美族人或是宜蘭本地的人,都有共同的故事,說過去有人撈鰻苗發財致富,一個冬天就可以賺進一部車或一間房,因此才吸引這麼多人來到這裡躍躍欲試,希望能改善自己的生活。

白天裡,有些捕鰻人持續從事其餘工作,有些則是稍作休息,等待夜晚的來臨。

近年來鰻苗隨著環境的變遷,以及捕撈人數大量增加等因素的影響下,鰻苗數量有日益減少的趨勢,許多人常常一個晚上也捕不到10條。鰻苗價格也因量的減少而飆漲,從最初的一尾不到100元,到今天截至今年十二月時,已來到一尾145元,之後還可能再往上漲。因此就算近年來收穫量都不如以往,仍讓不少人甘願冒著寒風,來到壯圍東港海岸捕撈,盼望有一天遇上大出鰻,能夠過上較富裕的生活。

鰻苗資源的永續

也由於鰻苗的產量逐年減少,要如何永續鰻魚資源,使鰻苗不致枯竭成了急需面對的課題。宜蘭縣政府2013年公告境內河流禁捕8公分以上的鰻魚,並於2014年1月向漁民收購常被棄置的鱸鰻(黑鰻)鰻苗逾6,000尾,於宜蘭縣動植物防疫所進行3個月的育成後,同年4月於河川放流。

漁業署也於2013年9月公布了「鰻苗捕撈漁期管制規定」,規定每年的11月1日至隔年的2月底為鰻苗捕撈期,其餘時間不得捕撈。不過這段期間本來就是鰻苗洄游到臺灣的主要時間,捕撈本來就是在這段期間,幫助並不大。

在宜蘭的海岸,除了在海岸邊用人工方式捕撈漁苗的捕鰻人外,有時候在白天還可以看到有漁船在沿岸捕撈鰻苗。漁船因為機動性高,所以捕獲量大,在捕撈過程中也會將其他魚類捕撈上來,對於生態影響非常大。目前對於這些捕撈漁船的規範,是依「鰻苗捕撈漁期管制規定」,只要在開放捕撈時間,登記即可捕撈,至於捕撈的總量則無明文規範。

日益減少的鰻苗,價格不斷攀漲。對於資源永續發展,也許仍有上待調整的空間。

目前我們對於鰻苗資源的搶救有開始進行,但仍有不少值得調整之處,如目前除宜蘭外,不少縣市都僅是列出部分河川水域禁捕鰻魚,禁捕範圍應該還要再擴大,以增進復育鰻苗的成效,復育出來的鰻魚才不至於又進入漁民的網子之中。

對於捕撈鰻苗的漁船,應該規範採捕總量,一方面能使更多鰻苗能夠洄流至河川生長,另方面也使沿岸捕鰻人能夠更有機會捕到鰻苗,增進捕撈的公平性。對於法令規範的開放捕撈期也值得調整,縮短一個月讓更多的鰻苗能夠洄流至河川生長,來年也會讓更多的鰻苗洄流,使鰻苗資源得以永續發展,捕鰻人也不致在寒風中苦苦守候日益稀少的鰻苗。

作者介紹/張峻浩

政大臺史所碩士,曾在公家機關工作,但因喜歡拍照,深入各個地方認識當地的文化生態,而毅然離開,返回宜蘭,目前從事自由接案工作。

 


延伸閱讀

【不回頭的鰻魚產業01】捕鰻人在沙灘與海水的長夜等待

【不回頭的鰻魚產業03】2原因讓鰻魚產業走向孤寂 舌尖上鰻魚飯消失中

【不回頭的鰻魚產業04】鰻魚產業如何從生死旋渦爬起?韓玉山:5建議是關鍵

【不回頭的鰻魚產業05】缺鰻的蒲燒風 同一抹醬汁造就蒲燒鯛發燒新美味

最新文章

植物會痛、也有記憶!科學研究揭開 植物複雜的反應行為

植物有沒有感覺?會不會產生感情?有沒有記憶?這些都是科學家長期以來很感興趣的問題。幾十年來,科學家一直為揭開植物的奧祕進行了大量的研究和實驗。

韓國農業界興起「不接觸」風潮 農民搶當YouTuber推銷農產品

韓國原來的外食文化因應疫情也逐漸被在家用餐取代,家庭烹飪文化隨之興起,拜科技發達所賜,現在隨時可以透過手機、電腦觀看烹飪影片,學習相關料理技術。過去民眾多至傳統市場、超市採購新鮮食材,現因疫情影響,且韓國農民掀起直播熱潮的關係,「在線農民」成為目前民眾青睞的方式之一。

世界之巔下的漁業研究站 初窺尼泊爾漁業

博卡拉谷地約在尼泊爾的中心,有三個主要淡水湖泊:費娃湖、貝格納斯湖和魯帕湖。費娃湖是一個群山環繞的單循環湖(monomictic lake),集水區諸多溪流承接了尼泊爾最多的降雨注入湖中,在唯一溢流口設有水力發電廠與灌溉設施。費娃湖中約有1,700艘木造小船與筏,主供觀光遊湖使用。

李登輝總統與我——前臺北市長黃大洲專訪

黃大洲被認為是最受李登輝栽培提攜的學生,他早年公職生涯一路追隨李登輝,李登輝當臺北市長時,把黃大洲找來擔任市長機要顧問兼研考會主秘;李登輝轉任臺灣省主席,黃大洲也跟著前往省府擔任副秘書長。1990年,李登輝總統任內,黃大洲經臺北市議會同意,成為最後一任官派臺北市長。

記一段與李前總統登輝先生的農業奇緣(下篇)/丁文郁

2005年還心念「農業基本法」立法的李前總統,對於臺灣加入WTO之後的開放環境如何思考?現今為農業人信奉的「三生一體」與「六級化產業」的農業觀,如何普及於世,本文作者在這一篇呈現立法過程。最後,為什麼李前總統要親自實踐發展「臺灣國產肉牛產業」,與臺灣農地休耕、土地利用有什麼關係,他的一整套農業思想的脈絡終於在此呈現並得到結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