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06日
首頁 新聞 【不回頭的鰻魚產業01】捕鰻人在沙灘與海水的長夜等待

【不回頭的鰻魚產業01】捕鰻人在沙灘與海水的長夜等待

文/莊曉萍、戴安瑋 攝影/張峻浩、戴安瑋

從google衛星地圖能發現,沿著防風林有許多簡易的鰻寮,數量之多連捕鰻人都說像是個部落。(圖/擷取自google衛星)

每到11月又到日本鰻苗捕撈季,只要打開google衛星地圖,拉向蘭陽溪出海口,就會看到沿著防風林圍著一圈大大小小的鰻寮,這些鰻寮狀似白芝麻,仿若是上帝吃燒餅忘記接著似的。若說芝麻是捕鰻苗人住的鰻寮,燒餅恐怕就是有水中軟黃金之稱的「日本鰻苗」。有人靠牠娶到老婆、買到一部車,甚至賺了千萬房產,只是今年鰻苗少太多了,迄今1個多月小盤商才收到1萬多尾,幾乎是10年前一個晚上的數量。捕鰻人陳家姊妹說,考慮明年不來了。

宜蘭壯圍蘭陽溪出海口,是全臺著名的捕撈日本鰻苗區域,每年11月至隔年的2月,是政府開放捕撈日本鰻苗時間,20年前從第一個鰻寮出現開始迄今,已成長為數百個鰻寮,繁榮的景況,像極了部落,只是這個部落快因鰻苗大量減少而沒落。

今年60歲、在當地開計程車的大哥表示,透明如釣魚線的日本鰻苗,40年前數量很多、市場需求不高,壯圍地區1台斤(約5000尾)收購價不到200元,日本人來收購後,日本鰻苗價格看好,許多人加入捕撈,有人因此賺到一棟千萬透天厝,吸引更多人跟進,也由於捕撈過度,加上河口污染等多重因素,原先要溯溪成長的鰻苗,就此喪失長大機會,沒有母鰻產卵,鰻苗就愈來愈少。臺灣在102年啟動「鰻苗捕撈漁期管制規定」,限制國內除了臺東、花蓮外,其他地區不得在3月至10月時捕撈鰻魚苗,近年也祭出封溪護成鰻的措施。

捕鰻人上岸篩選出高價的日本鰻苗,黑鰻和鱸鰻苗就地放生。(攝影/張峻浩)

過去18年來每年都從臺東到壯圍捕撈日本鰻苗的陳家姊姊說,巔峰時一晚可捕到千尾日本鰻苗,當時1尾8元,幾個月下來50萬元入袋。後因鰻苗愈來愈少,一尾慢慢漲到40、80元,今年更慘,價格已飆到一尾要145元,若苗況持續低迷,還可能會上漲;另一位捕鰻人阿龍預估,再幾天可能會飆到180元,甚至更高,「高有什麼用,捕不到,也賺不到錢」。

到底今年日本鰻苗少到多慘,陳家姊妹說,她們來了1個多月平均一晚捕不到20尾,已考慮明年不來了。阿龍好一點,偶爾還有40多尾,但他說,12月15日再捕不到,就準備打包回家;而在壯圍收購日本鰻苗的阿嬤,秀出她的收購單,竟出現有捕鰻人一個晚上只捕到1尾、2尾的記錄。陳家姊姊說,看了這個數字會想哭。

東港村裡知名的小盤商簡阿嬤亮出收購紀錄,最高只有26尾、最低只有1尾。(攝影/戴安瑋)

根據資料顯示,2018年底至2019年初,臺、中、日、韓總捕獲量僅21公噸,臺灣只有2.75公噸,創歷史次低,當時鰻魚苗收購價喊到一尾170、180元,甚至200元。今年(2019年底至2020年初)更讓捕鰻人悲觀,才開放1個多月,日本鰻苗少到收購價格一直往上漲。陳家姊姊說,她捕撈到快懷疑人生,有時甚至認為是「鰻苗喜歡你的網子才會進去。」

壯圍沙灘上捕鰻苗的漁法有定置網、鰻線耙網,偶爾還有漁船會出航捕撈。兩姊妹用的是一人就能操作的鰻線耙網,人拉著被鐵架撐開的網具在海中行走,膽量大的男性會走向水深及頸處,盯緊水面浪花,抓緊水向上翻的時機讓鰻苗進網。「一個晚上走的路,換算起來可以走到花蓮了!」陳姊姊比畫,從鰻寮走到捕撈地點約數百公尺,連續6個小時在海裡、沙灘上穿梭,來回10幾趟都有可能。妹妹氣呼呼說,「若晚上12點還沒捕到的話,就不吃飯」。

在壯圍捕鰻苗邁入10年的阿龍,今年41歲,他是穿潛水衣到較深的海裡捕撈。他說,長住壯圍沙灘上的捕鰻人多是從臺東縣成功鎮來的阿美族人,一個找一個來淘金。據當地人表示,某年有來自成功的阿美族人單靠捕鰻苗就買到一臺車,引起族人瘋狂跟進,儼然變成臨時的「成功部落」。

捕鰻人阿龍每年都會來捕鰻苗,鰻苗季就生活在沙灘上。(攝影/莊曉萍)

對於捕撈鰻苗的辛苦和風險,他說,深夜的海水其實不冷,但上岸後的風,會讓人凍到發抖;他並細數曾在壯圍捕日本鰻苗發生的意外,有人被海水捲走發現時人躺在漁網裡,他從小生活在海邊、耐水性,也摸索了好長一段時間才找到與大海搏鬥,順利捕撈的訣竅。他說,捕鰻苗靠的是意志力,還要耐得住東北季風、狂奔的巨浪。

他剛開始不懂得鰻線耙網的施力技巧,又頻繁地彎腰篩選鰻苗,腰椎和大腿曾麻到無法動彈,隔天起床只能側身,腳趾也有血液循環不好的後遺症。最近一個晚上撈的量只有個位數,他想打退堂鼓,又擔心人一撤,日本鰻苗就來,錯過發財機會,因此還堅持待在海邊賭一把,季節結束前帶回幾萬元讓家人過好日子。

走進壯圍東港村裡,到處可看到鰻苗收購廣告,其中最有名的是阿娥小吃部的阿嬤簡老太太,她是鰻苗收購的小盤商,每天清晨5時,捕鰻人會將日本鰻苗賣給她,她再賣給中盤商,她拿出一本本帳簿說,以前日本鰻苗多時,捕鰻人賣給她的鰻苗,一盆盆的可以從客廳排到廚房,現在只有一、二盆。她出示一本最近的帳簿,依上面的記錄,19名捕鰻人中,捕最多的是26尾,最少的是1尾。阿嬤說,數量少得讓人驚訝,很少看到這種狀況過。

簡阿嬤說,1個多月只收到1萬多尾,與多年前一晚上就能收1萬尾相比,產量已大不如前。圖為已裝袋的鰻魚苗。(攝影/戴安瑋)

她強調,這一個多月她才收到1萬多尾日本鰻苗,幾乎是10年前一個晚上的數量。陳家姊姊說,政府管制日本鰻苗捕撈時間,每年只有4個月捕撈,但以今年收獲慘況來看,若政府能規定休漁個幾年,或有助於日本鰻魚復育。不過,阿龍認為,現在政府就有禁漁期,並非沒有管制,休漁不只會影響捕鰻人,連帶養殖、加工也會受到影響,多少人靠鰻魚為生,況且政府也沒辦法保證只要休漁,資源就能恢復。

阿嬤說,收購時也會收傷員,因為知道捕鰻人真的很辛苦。(攝影/戴安瑋)


延伸閱讀

【不回頭的鰻魚產業02】初冬側寫 隨鰻而居的聚落與他們手裡空虛的網

【不回頭的鰻魚產業03】2原因讓鰻魚產業走向孤寂 舌尖上鰻魚飯消失中

【不回頭的鰻魚產業04】鰻魚產業如何從生死旋渦爬起?韓玉山:5建議是關鍵

【不回頭的鰻魚產業05】缺鰻的蒲燒風 同一抹醬汁造就蒲燒鯛發燒新美味

最新文章

乘著飯碗時光機,吃一口臺灣米粒史

你吃飯了嗎?不,我不是在問你吃了沒,我是問你吃米飯了嗎?吃飯之於臺灣人太理所當然,我們自然以「飯」代稱日常三餐。早在16世紀,就有文獻記載原住民種稻,臺灣食米的歷史悠久,飯碗裡的風景往往是碗外世界的縮影,讓我們一起到不同時代的飯碗一探究竟,扒一口飯,品嘗由簡至豐的臺灣生活滋味。

【餐桌通信】甘味消暑提案

敦子老師你好: 東京的夏天還好嗎?臺灣的夏天,如果不先大吃一些冰冰涼涼的點心,在身體內建冷氣的話,實在沒有走在豔陽下的勇氣。尤其等紅綠燈的時候,大家尋找陰影的功力都很厲害,剛回臺灣沒多久的我,總是搶輸一步,啊又輸了,倒數著漫長的紅燈酷刑。

【農遊食趣】柴焙龍眼乾——時尚的夢幻食材

如果你印象中的龍眼乾,還是用來拜恩主公,或中藥進補坐月子的老東西,那資訊要Update一下了。龍眼乾這幾年正以一種充滿土地感情與風土滋味的文青速度往前衝,一轉眼,它已往時尚夢幻食材的潮流走去,其轉變之快,讓人有點措手不及。

【農婦心底話】偽農婦就是這麼一回事

我花了一些時間,才接受自己不會下田這件事。身處農村,田裡夫唱婦隨的身影引我無限浪漫幻想。飽這麼專注於田間大小事,我總想著,自己也要當一個「賢內助」才行。可惜我不是。

【路上採集學】星空下,精靈圍著山唱歌

「還記得親水公園對岸那密密麻麻的鷺鷥公寓嗎?鷺鷥寶寶現在都換成潔白的羽毛囉!」「大雨散去後的山濛濛霧霧,有兩道虹與霓掛著。」「鋪著綠色軟毯的石頭是我們吃午餐的地方喔!」精靈們亂入我的夢,在翻身如炙燒生魚片的悶熱夜裡,忽睡又醒。我想要涼快的風襲來,冰鎮收服這隻發威的秋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