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21日
首頁 新聞 【雲林花生事件簿】契作才能領給付、資訊全公開!農糧署明年祭2措施看緊花生量價

【雲林花生事件簿】契作才能領給付、資訊全公開!農糧署明年祭2措施看緊花生量價

受到812豪雨影響,今年花生二期作產量預估減產近2成,但雲林花生二期作的產地價,日前竟然出現不尋常的急崩現象,經過收購補助計劃後,產地價已回穩,但難保未來不會再出現類似情形,農委會農糧署決定從加強管理、資訊公開兩方面雙管齊下,避免花生農再受傷。農糧署長胡忠一說明,水稻轉作花生每公頃可領取2萬5千元的對地綠色直接給付,原本沒有什麼特別規定,但自明年花生一期作開始除了必須登記之外,還須找到契作主體例如農會或合作社,符合登記及參與契作這2項條件,才能領到這2萬5。

胡忠一指出,農糧署近年推動大糧倉計畫,鼓勵農民種植雜糧作物,並結合對地綠色環境給付計畫,以花生為例,原本水稻轉作花生,每公頃會給2萬5千元的補助;但未來會有新規定,從明年3、4月播種的花生開始,除了要求登記種植面積之外,也會要求須先找到契作主體,亦即花生農要參加農會或合作社的契作,才能拿到2萬5千元的給付。強制登記以及集團契作,成為未來花生農申請對地綠色給付的2項要件,胡忠一解釋,有集團的營運主體負責契作,「才不會像現在這樣,生產後不知道要賣給誰,讓盤商進來隨便喊多少就是多少」,農民不再任人宰割。

至於詳細做法,胡忠一表示,已指示作物生產物組及糧食產業組儘快規劃,並且於明年一期作花生播種前,在全國做完教育訓練、進行廣宣,「否則的話,就怕未來再次重演花生亂局」。

另外一項措施則是資訊公開透明,這次雲林花生之亂可以發現,一切都是傳聞,傳說政府要進口花生,所以盤商不想收,正在晒花生的農民聽到這個傳聞後,急著打電話找盤商來收購時,竟然真的就叩不到人,這讓「這期花生沒人收」傳聞的漣漪不斷地擴大。胡忠一認為,農民沒有獲得正確資訊的管道,是最大的問題,因此,農糧署將比照高麗菜種植資訊價格資訊大公開的模式,也公開花生的量價資訊,包括進口數量及價格在內。農糧署正在規劃公開的花生產銷資訊,包括:全國有多少人登記要種花生、面積累計到多少、現在價格為何、國外已進口多少量、進口花生價格如何等等,這些資訊將全部公開,花生農將不再是資訊不對稱中最弱勢的那一方。

農糧署統計,近幾年全國花生種植面積約在2萬1千至2萬3千公頃之間,每公頃產量約2.96噸,全部產量就是6萬多噸,但實際產量多寡仍受氣候影響,國產花生數量與國內花生需求量相當,因此,當配合WTO關稅配額的花生進口後,就對國產花生造成壓力,不過,農糧署認為,這並非造成這期雲林花生價格紊亂的原由,因為花生長期以來就是關稅配額農產品,更何況今年還因為812水災而大減產了18%,所以,今年二期作花生根本就不該發生價格急崩,甚至還到啟動收購補助措施的地步。

最新文章

植物會痛、也有記憶!科學研究揭開 植物複雜的反應行為

植物有沒有感覺?會不會產生感情?有沒有記憶?這些都是科學家長期以來很感興趣的問題。幾十年來,科學家一直為揭開植物的奧祕進行了大量的研究和實驗。

韓國農業界興起「不接觸」風潮 農民搶當YouTuber推銷農產品

韓國原來的外食文化因應疫情也逐漸被在家用餐取代,家庭烹飪文化隨之興起,拜科技發達所賜,現在隨時可以透過手機、電腦觀看烹飪影片,學習相關料理技術。過去民眾多至傳統市場、超市採購新鮮食材,現因疫情影響,且韓國農民掀起直播熱潮的關係,「在線農民」成為目前民眾青睞的方式之一。

世界之巔下的漁業研究站 初窺尼泊爾漁業

博卡拉谷地約在尼泊爾的中心,有三個主要淡水湖泊:費娃湖、貝格納斯湖和魯帕湖。費娃湖是一個群山環繞的單循環湖(monomictic lake),集水區諸多溪流承接了尼泊爾最多的降雨注入湖中,在唯一溢流口設有水力發電廠與灌溉設施。費娃湖中約有1,700艘木造小船與筏,主供觀光遊湖使用。

李登輝總統與我——前臺北市長黃大洲專訪

黃大洲被認為是最受李登輝栽培提攜的學生,他早年公職生涯一路追隨李登輝,李登輝當臺北市長時,把黃大洲找來擔任市長機要顧問兼研考會主秘;李登輝轉任臺灣省主席,黃大洲也跟著前往省府擔任副秘書長。1990年,李登輝總統任內,黃大洲經臺北市議會同意,成為最後一任官派臺北市長。

記一段與李前總統登輝先生的農業奇緣(下篇)/丁文郁

2005年還心念「農業基本法」立法的李前總統,對於臺灣加入WTO之後的開放環境如何思考?現今為農業人信奉的「三生一體」與「六級化產業」的農業觀,如何普及於世,本文作者在這一篇呈現立法過程。最後,為什麼李前總統要親自實踐發展「臺灣國產肉牛產業」,與臺灣農地休耕、土地利用有什麼關係,他的一整套農業思想的脈絡終於在此呈現並得到結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