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06日
首頁 豐年雜誌 封面故事 國產豬拚經濟,挑戰還在疫區除名後

國產豬拚經濟,挑戰還在疫區除名後

坐落彰化縣芳苑鄉漢寶村的增豐牧場, 36歲第三代經營者鄭育松自幼和豬一起長大, 過去他執意養黑豬的做法,曾一度與父親鄭文信因理念抵觸而失了和氣,直到以畜試黑豬一號與高畜黑豬育成「新增豐黑豬」的黑毛豬品種獲得好評,同時在32歲那年拿到神農獎,父親才明白鄭育松當初的堅持。

我養豬豬養我,三代傳承最佳寫照 

增豐牧場占地四甲多,周邊全沒住家,鄰近西濱快速道路,交通便利。身材高大壯碩的鄭育松,坐在桌前氣定神 閒地泡茶,一邊娓娓道來從外公、父親到他這三代人的養豬歷程。鄭育松說外公洪福來曾是芳苑鄉公所的總務與兵役課長,過去公務人員餘暇養豬、做家庭代工頗稀鬆平常,當時才五、六歲大的鄭育松就像跟屁蟲般,總愛黏著外公幫 3、400頭豬餵飼料和沖澡,對此父親鄭文信笑說:「他念小學時,每天出門上課前除了書包,還會把豬場的工作服拿下一樓,只要放學回家就能在樓下換好工作服,接著直奔豬場,這點小事,就知道他對養豬很有興趣。」

鄭育松的外公因公務生涯不能斷, 於是當時在鹿港郵局上班的父親便辭去工作投入養豬,外公負責豬隻運銷,父親負責豬隻照料,當畜牧場在父親手上時已達4、5,000隻,如今則有13,000~14,000隻的規模,當中有四千多隻為黑豬。鄭育松認為他們雖從業餘農戶半路出家,但外公和父親從最初就把豬場的基礎設備以及動線規畫好,所以他接手時,管理其實十分順暢。

也因管理得當,家族經營的豬場無 恙地度過1997年口蹄疫,只是仍敵不過臺灣豬肉價格崩盤的池魚之殃。鄭育 松說當年負債很多,但長輩們寧可豬場凍結不賣也不拋售,除了借錢買飼料, 再來則是留下母豬並淘汰小豬,藉此省飼料,所幸政府壓制疫情得當,疫病逐漸得到控制。但豬肉畢竟是臺灣國民主食,因此市場很快恢復需求,沒多久豬價開始回穩,回彈到每公斤70多塊新臺幣行情,當時一隻豬約130餘公斤,不到一年時間債務都還完了。

國產豬要先增產,才能談外銷 

鄭育松認為臺灣豬肉要恢復往昔外銷榮景,增量困難就是國內有待克服的產業現實,他解釋:「豬不是說今天要增量,明天就可以多出幾百、幾千隻的,再加上環保意識抬頭,要設立新的養豬場非常困難,在法令規範下就算有業者想擴廠,也會面臨環保、汙水、空 氣與土地等問題,加上每個縣市都有地方自治法,要面對的單位太多,多少都會澆熄業者要拚經濟的熱情。」

更多內容請見《豐年》 2019年7月號

最新文章

乘著飯碗時光機,吃一口臺灣米粒史

你吃飯了嗎?不,我不是在問你吃了沒,我是問你吃米飯了嗎?吃飯之於臺灣人太理所當然,我們自然以「飯」代稱日常三餐。早在16世紀,就有文獻記載原住民種稻,臺灣食米的歷史悠久,飯碗裡的風景往往是碗外世界的縮影,讓我們一起到不同時代的飯碗一探究竟,扒一口飯,品嘗由簡至豐的臺灣生活滋味。

【餐桌通信】甘味消暑提案

敦子老師你好: 東京的夏天還好嗎?臺灣的夏天,如果不先大吃一些冰冰涼涼的點心,在身體內建冷氣的話,實在沒有走在豔陽下的勇氣。尤其等紅綠燈的時候,大家尋找陰影的功力都很厲害,剛回臺灣沒多久的我,總是搶輸一步,啊又輸了,倒數著漫長的紅燈酷刑。

【農遊食趣】柴焙龍眼乾——時尚的夢幻食材

如果你印象中的龍眼乾,還是用來拜恩主公,或中藥進補坐月子的老東西,那資訊要Update一下了。龍眼乾這幾年正以一種充滿土地感情與風土滋味的文青速度往前衝,一轉眼,它已往時尚夢幻食材的潮流走去,其轉變之快,讓人有點措手不及。

【農婦心底話】偽農婦就是這麼一回事

我花了一些時間,才接受自己不會下田這件事。身處農村,田裡夫唱婦隨的身影引我無限浪漫幻想。飽這麼專注於田間大小事,我總想著,自己也要當一個「賢內助」才行。可惜我不是。

【路上採集學】星空下,精靈圍著山唱歌

「還記得親水公園對岸那密密麻麻的鷺鷥公寓嗎?鷺鷥寶寶現在都換成潔白的羽毛囉!」「大雨散去後的山濛濛霧霧,有兩道虹與霓掛著。」「鋪著綠色軟毯的石頭是我們吃午餐的地方喔!」精靈們亂入我的夢,在翻身如炙燒生魚片的悶熱夜裡,忽睡又醒。我想要涼快的風襲來,冰鎮收服這隻發威的秋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