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10日
首頁 鄉間小路 藝文 【小村畫誌】找一個容得下我的所在

【小村畫誌】找一個容得下我的所在

我家在宜蘭,是個世代務農的人家。那一年日本政府剛離開,大家從戰爭慢慢恢復生機。雖然有段時間,大家都忘了一般生活怎麼過,但是該長大的會長大、該生孩子的生孩子,家族的人越來越多。

我不是長子,當家族人口變多,家裡的人開始暗示,說我必須成家立業了。我聽懂他們的意思,哥哥會繼承家裡,家裡不夠容下我了。我想著,不然就去花蓮吧?聽人家說花蓮的土地多,我是一個農人的後代,有土地哪裡都活得下去。

我跟朋友借了一臺單車,說我要騎去花蓮,他笑著說我騙子。於是我就騎上了單車,一路往南,經過九彎十八拐、清水斷崖,累的時候就用牽的,不累的時候就用騎的,想睡的時候就在路邊找塊安全的山岩,把單車抬上去睡在上面。那時候的蘇花公路,只有一臺車子寬的道路,旁邊就是懸崖峭壁。我不敢往下看,只想著媽媽怎麼教我騎單車。

我騎了三天來到花蓮,又花一天到豐田。那天我渴得不得了,向路上的街坊討茶水喝。街坊問我從哪裡來?我說宜蘭。那街坊看著我的單車。我說:「是,我騎單車來的。」街坊聽了以後不相信,就我沿路的景色。我告訴他們路上的景色如何,遇到了什麼事情。本來只是在人家家門口說,越來越多人聚集聽著我講。

他們終於相信我是騎單車從宜蘭來到豐田,忍不住問我,到底怎麼騎到的?我想了想,其實就是左腳往前踩、右腳往前踩,踩不動的時候就用牽的,這樣就到了。後來一開始懷疑我的人,招待我住在他們家裡一晚,告訴我豐田過去的故事;我覺得這裡真的很不錯,有人願意招待我喝水跟睡覺。

一個月後,我花了一部分積蓄買下單車,拖著板車載滿行李,讓我的妻子、小孩坐火車來到豐田,並要他們晚我四天出發。四天後,我就在豐田火車站前等著他們的火車,與他們就此定居在這裡。之後開了一間旅館,叫做順泰旅社,我希望也能夠容納、招待所有來到這裡的人。

 

PROFILE

簡聰連

來到花蓮的第十個年頭,正好是豐田玉鼎盛時期,他耗盡積蓄,1973年開了豐田第一間旅社。如今旅社傳承到第三代,完成他想要容納所有人的夢想。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9年10月號

可至金石堂誠品讀冊生活博客來購買

最新文章

600億元商機農民也分得到!農漁會支援三倍券換現金

搶攻振興三倍券商機600億元,農委會主委陳吉仲宣誓,農業界要拿下2成業績!為了讓農民漁民安心收券,陳吉仲9日表示,農漁民賣東西收到的三倍券可以拿到農漁會兌存,而提供三倍券兌存服務的農漁會,將可獲得農委會「三倍券兌換金額10%」的獎勵。

全國龍眼蜜評鑑復辦 「特等獎」12名出爐

千呼萬喚始出來!由台灣養蜂協會主辦的「全國國產龍眼蜂蜜評鑑」今年恢復辦理,評鑑成績今(9)日揭曉,今年全臺總計有119名專業蜂農報名龍眼蜜評鑑,其中包括何文當、黃丞璽等12名蜂農的龍眼蜜獲得「特等獎」榮耀。

快搶2波中獎機會!限量500萬份農遊券開放登記 限期60天使用

價值250元農遊券9日下午3時開放登記、參加抽籤,限量500萬份!農委會表示,農遊券分2階段登記及抽籤,即日起可上網登記,限期中籤後60天內使用完畢,農遊券合作店家超過2千個,購買農漁特產伴手禮可抵用,也能抵用農業體驗及行程,但必須跨鄉鎮市區使用,一次抵用不找零。

【非關爬山】山中的玉米故事

玉米於我的連結,源於旅途中拾起的味道。尼加拉瓜的偏僻山村裡,土造的房子家徒四壁,只有牆上的耶穌畫像及一張吊床,女人拿出前一晚以石灰煮過的玉米穀粒揉麵做餅,烤盤上的薄餅如胸脯般呼吸起伏;非洲槁黃的高地草原,黃昏的炊煙點綴平坦單調的大地,人人與我握手擁抱,然後端出一大盤灰白扎實的玉米糕,用菜刀切了一片遞給我;

霓虹夜不眠,一代匠人忘不了的燦爛時光

19世紀末,世界上第一支霓虹燈於英國的實驗室亮起,十多年後,霓虹燈招牌現身巴黎與洛杉磯的街頭,接著也點亮了東京、上海,這些亞洲大城的霓虹燈師傅遷徙來臺,開枝散葉,培育一班匠人,三立霓虹燈的負責人李茂富也參與其中,彩繪五光十色的都市風景。進入20世紀後,霓虹光彩褪去,然而見證過燦爛時光的人不忍就此熄燈,希望更多人知道它的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