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03日
首頁 新聞 農產經 水稻保險第3年 兩期稻作覆蓋率均超過10%

水稻保險第3年 兩期稻作覆蓋率均超過10%

農耕是看天吃飯的行業,遇到天災雖然有農業天然災害的現金救助,但補助相當有限、標準也高,農委會近年推動農業保險,以補助部分保費,減少農民保費負擔為誘因,提高農民投保農作物保險的意願,水稻收穫保險進入第3年,今年一期作的保險覆蓋率已超過1成,二期作現在開始受理投保至8月底止,預期覆蓋率也能突破10%。

農委會自106年第2期稻作開始,與富邦產險合作推出「水稻區域收穫農作物保險」商品,農民對於保險商品原本就不怎麼熱衷,經過2、3年的推廣,投保意願已有提升,108年第1期稻作投保件數1萬107件,投保面積1萬7253公頃,較107年第1期作的投保面積增加約6560公頃,投保面積成長6成多,農糧署認為水稻收穫保險的接受度已明顯提升。

農糧署統計,107年第1期稻作的投保面積為1萬1千多頃,保險覆蓋率6%;107年第2期作的投保面積有8300公頃,保險覆蓋率為8%;108年第1期稻作的投保面積1萬7253公頃,覆蓋率已超過10%,以其成長態勢,農糧署表示,108年第2期稻作的保險覆蓋率保守估算也能超過10%,則投保面積將超過1萬公頃。

水稻保險的內容,第1期稻與第2期稻不同,農糧署糧食產業組長林傳琦說明,第1期保證收獲量是近5年單位面積產量平均的9成,低於9成就會理賠,產量差額乘以每公斤23元(公糧輔導收購價),即為理賠金額;第2期保證收穫量是8成,低於8成即可理賠,產量差額每公斤亦是23元。不過,是否能獲得全額理賠,要看是否全額投保。

現在的保險機制下,中央會補助50%的保險費,農民負擔10%,若地方政府沒有補上剩下的40%保費,就不是全額投保,林傳琦說,將無法獲得全額理賠,在只投保60%保費的情況下,理賠金額的計算是產量差額乘以每公斤23元,再乘以60%,才是最後的理賠金額。但如果補足100%保費,則為全額投保,理賠金額就是產量差額(公斤)乘以23元。

農民自付10%的保費究竟多不多?農糧署以近5年同期作各鄉鎮稻作單位面積產量估算,各鄉鎮每公頃全額保險費介於1526元至7618元之間,農民自付保險費10%,即每公頃保費的自付額約153元至762元,每分地最多不會超過80元,農民只要投保,自付10%保費,農委會即提供50%保險費補助,則農民至少可獲得60%的理賠金額,如果地方政府也願意提供保費補助最高40%,稻農甚至可獲得100%的收穫保障。

根據農糧署掌握各縣市補助保費情形,桃園、雲林、嘉義均補滿40%,除了高雄市沒有補助保費之外,其餘縣市政府也或多或少有補助;水稻種植面積主要分布在台中市、彰化縣、雲林縣、台南市,高雄市的水稻種植面積相對而言並不大。

即使僅需自付10%保費,但仍有農民不願投保,農糧署副署長莊老達說,原因不外乎覺得自己出險的機會不高,但他們仍會持續鼓勵農民投保,「保這個對農民有好處,不限減產原因為天災或蟲害,保費幾百元,收入就能獲得保障。」

最新文章

【木虌果攻略1】原生自臺灣土地的鮮紅:木虌果「臺東1號」

臺灣除了北部較少見,全島低海拔山野地帶其實都有野生木虌果的蹤跡。它跟我們一般食用的苦瓜是親戚,屬於多年生的藤本植物,果實初為青綠,熟後轉鮮紅,剖開後種子型如鱉,故稱木虌。在《美濃客家民俗植物誌》中有記載,先民會搗碎其塊根作為洗滌劑;而最常利用的地方還是在原住民眾多的東臺灣。直到最近,多年來投入臺灣原生作物(小米、紅藜、翼豆、樹豆等)推廣的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臺東區農業改良場(簡稱臺東場),也發現了這渾圓鮮紅的果實

【氣候變遷04】11項最易受乾旱衝擊作物公布 農委會擬推大區輪作制度

農委會2日公開農業部門因應乾旱調適策略,公布其評估11項易受缺水衝擊的乾旱高度敏感作物,並提出短中長期調適策略,中期策略擬實施大區輪作制度,將以農糧署明年一月實施的「稻作四選三」政策為基礎,鼓勵稻作兩年四期作其中一期轉作旱作雜糧。

【氣候變遷下的臺灣農業】專輯

近年來極端氣象頻繁,2020年更是又乾又熱的一年,半世紀以來首次汛期沒有颱風帶來降雨,36度以上極端高溫天數超過兩個月。全球環境氣候變遷,正影響臺灣農業長期永續發展。 除了西部因缺水部份農田停灌,東部也首次拉警報,擔心面臨停灌之苦;地球暖化,氣溫升高,也將衝擊水稻減產。農民、農業部門要如何因應自然挑戰,農傳媒深入各地,提出解方。

【氣候變遷03】雙管齊下 讓稻作找雨季、培育最耐旱稻種

今年10月中農委會宣布桃竹苗二期作停灌,11月初新竹縣新豐鄉已結穗的水稻,因為缺乏水源持續供灌,稻穀充實不足,稻穗低不下頭,只能在九降風強吹下瘋狂地搖晃,有的不耐風颳,甚至倒伏一片,彷彿已喪失求生的意志。

【氣候變遷02】停灌休耕 農民半暝勤追水 品牌米找出路

臺灣米倉的嘉南平原是臺灣面積最大的平原,農田水利署嘉南管理處太保工作站掌水工楊金松,接手掌水工工作五年多的他,負責後庄區域的供灌,今年特別忙碌,因為雨水偏少,頻繁巡圳路看水走到哪了,一塊田吃夠水了,就得趕快把水孔塞起來,換另一塊田灌,才能善用有限的水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