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野保存食】女兒的自煮隔離

文字/朱美虹 插畫/Ruth Yeh

女兒去年9月到京都大學當交換生一年,農曆過年時,全家一起去京都跟女兒開心過年,回國之後疫情爆發,接下來就如大家所見,大家保持社交距離,全世界呈現一副末日景象。我一度非常擔心一個人留在日本的女兒,甚至希望她可以提早回來。但是女兒非常堅定地說,沒有什麼問題需要提早回來,一年結束後她就會如期回家。

我也不知道其他人怎麼看待這樣的事情,至少在我心裡,女兒這番篤定的話語,讓我感受到女兒真的長大了,她願意為自己的人生負責。做媽媽的只有放下自己的控制,給予她無限的祝福與信任。

終於在今年9月,女兒結束日本的學業回臺灣了。接下來就開始面臨14天居家防疫隔離的流程,從機場接機就要保持距離,戴口罩、開車不關窗、一路不交談,這對好不容易見到從疫情不穩定的日本歸國的女兒的媽媽來說,真的是萬分煎熬,我多想抱抱她、溫暖她這麼多日子一個人在日本度過疫情的寂寞,但是我只能遠遠的望著她,然後把她送進隔離的房子裡,讓她獨居14天。不過老實說,我真心覺得這個政策真的很棒,臺灣的防疫措施的確是做到了極致、滴水不漏。

女兒住進自家附近的隔離場所,雖說是隔離的地方,但是三層樓房一應俱全,要運動、要煮食、要睡覺都方便。女兒要求要自己煮東西,於是前一天我會得到一個菜單,第二天再把食材送給女兒,她就會把自己餵飽,從三餐到有甜點咖啡的下午茶。繼而一想,我覺得這樣的隔離,真的還滿愜意的,而且不會太無聊。女兒從小就在廚房看著媽媽忙東忙西,長大後也跟在我身邊做東做西,練就一身很好的廚藝。包括在外地念書、在日本生活,都把自己的三餐照顧得好好的。她在日本時,我們常常在訊息上分享料理的成果或是遇到的困難。看著這樣的女兒,我感到非常溫暖。沒想到自己好吃、愛料理的靈魂,也可以帶給女兒這麼美好的禮物。

常常我也會很沮喪的想,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災情、疫情、人禍,這麼多不美好的事情。但或許在這些表象的不美好之下,是要我們看見那些更純粹、更良善、更美好的領悟呢!

PROFILE

朱美虹 「美虹廚房」的掌鍋人,因為老是做七、八十歲老人家才會的傳統食物,被老公戲稱為宜蘭深溝最年輕的耆老。不是在自己的廚房就是在別人的廚房,整個蘭陽平原就像私人廚藝教室,隨四季作物變換上演各種食材秀。


文章未完,請見《鄉間小路》2020年12月號;也可至金石堂誠品讀冊生活博客來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