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山櫻花的復育之路 簇葉病成老櫻花樹剋星

詹鳳春為阿里山的染井吉野櫻作土壤調查。因吉野櫻的生長土壤出現硬化,為掌握土壤狀況,以便日後調查調配適合生長的土壤。
內容提供/柿子文化 文/詹鳳春

一般人對櫻花樹的認知有限,僅知道櫻花樹喜歡足夠的日照,事實上,除了日照需求外,櫻花樹非常忌諱過度的乾燥或溼潤,因此,種植櫻花樹需要適度的水分及排水良好的砂質土壤。

此外,土壤也是確保櫻花樹永續生長的重要關鍵。櫻花樹偏好排水良好且通氣的土壤環境,櫻花樹的根系屬於淺根性質,一旦土壤硬化,根系的呼吸作用便會受阻,進而導致根系生長不良,甚至出現根系腐朽等問題。

過去有句諺語說「修剪櫻花的是笨蛋,不剪梅花的是笨蛋」,說明了櫻花樹對修剪的承受力非常弱,修剪的切口也容易感染菌類進而腐爛。不過,這並不是說櫻花樹完全不能修剪,而是修剪時應著重於剪除病害枝、亂枝等不良枝條即可;若是修剪較粗的枝條,則需塗抹癒合劑以避免菌類入侵。

多數品種的櫻花樹忌諱潮風(水氣重的風)、強風。若已選在合適的地點種植卻仍舊無法健全生長,就必須考量本身是否出現「厭地」的現象,避免枯損後反覆無意義的重植新樹。

除了種植須注意的重點外,櫻花樹也是屬於病害較多的樹種,常見的主要病害約有40種。依據櫻花樹品種的不同,會發生的病蟲害也大不相同,一棵樹平均會出現約2至3種不同類的病害。臺灣平地的櫻花樹常見的病蟲害莫過於介殼蟲病,每到春末夏初時,很容易在枝葉上出現白色介殼蟲寄生,或因蚜蟲而導致葉子變形等等。

櫻花樹的主要害蟲多為食葉性,偶爾也會因害蟲啃食木質部而出現流膠現象。這類幼蟲產卵於樹皮之間的間隙,於孵化後啃食形成層內部的活組織。

瀕危的阿里山櫻花

在櫻花樹眾多病害之中,簇葉病依舊是最為棘手的病害。在臺灣,阿里山一直是大眾矚目的賞櫻勝地。日據時期,日本政府為了開發森林鋪設了森林鐵道,並在鐵道周邊等處種植櫻花樹,以慰駐留人員的思鄉之情。除了染井吉野、山櫻花、八重櫻等,還種植了各式各樣的品種。阿里山的染井吉野如今已接近高齡,比起東京染井吉野予人的都市印象,生長於高山環境的染井吉野,更顯與眾不同的氣質。

出身東京的染井吉野喜歡溫帶乾冷的氣候,一旦被種植在潮溼、霧氣重的環境中,除了生長緩慢以外,也容易罹患簇葉病。簇葉病在日本又被稱為天狗巢病,早在一百多年前,此病害就曾被記錄在日本樹病治療的古籍中。

日本身為賞櫻國度,自然無法容忍簇葉病帶給櫻花的傷害,然而,儘管嘗試了各種治療方法,卻始終無法找到最適當的處理方式。樹木受到簇葉病感染時, 枝葉會變形,出現如掃帚般雜亂的外形,並影響開花,嚴重時整棵樹都會逐漸衰弱、枯萎。目前為止還找不到任何藥物可以控制簇葉病,唯一的對策只有將病枝剪除,長期抗戰。簇葉病雖已出現百年有餘,各方專家卻始終束手無策,至今仍想方設法研發可控制病勢的藥物。

對於櫻花樹而言,簇葉病可說是相當棘手的病害。(圖片提供/鎮邦

我接受嘉義林管處的邀請,一同進入阿里山勘查櫻花樹。走近百年歲月的染井吉野,我看見它們身上寫滿了努力適應環境所留下的痕跡。

過去幾年來,染井吉野因簇葉病的影響而衰弱後,林管處曾嘗試噴藥進行處置,卻絲毫未見改善,面對樹木衰弱病害,我們常常都會在第一時間考慮噴藥、施肥等做法。阿里山的染井吉野櫻長期受到簇葉病的影響,出現慘不忍睹的樹型及枝條變形。再加上過去面對樹幹腐朽多以碳化燒烤等方式處置,也漸漸影響到樹木的整體健康。

我站在這幾棵老櫻花樹前,靜靜體會它們過去所經歷的一切。簇葉病已侵蝕霸占了整個樹體,我對它們說:「你們是簇葉病的帶原者,為了保全其他的櫻花樹,我必須選擇伐除你們。」這些老樹已屆高齡,即使勉強治療也只是徒增痛苦,也讓我更加不捨。一同前來的飯店管理者問我:「飯店向來為著名的賞櫻勝地,若選擇伐除, 形象勢必會受到損害。難道沒有任何的治療方法嗎?」

「確實沒有,也來不及了。簇葉病已發展成重症,又已屆高齡。自日據時期推算起來,這些老樹已將近120歲,就算勉強治療,也只剩下幾年的壽命,何必再增加老櫻花樹的痛苦?我想老櫻花樹也不願意成為病菌的傳播者,害更多的櫻花樹罹病。」

完完全全的呈現出來。重症之下,它只想保留下一代。我們勉強治療的目的又是什麼?若這個目的不明確,何不選擇尊重自然,順應自然?老櫻花樹面對人為的碳化燒烤仍堅持保留著一口氣,只是為了把體內僅剩的養分輸送至腳下的小苗,留下第二代。而我,就像是個死刑宣判者,不得不替老櫻花樹完成遺願。

櫻花樹是非常無私且具強大母愛的樹種,當樹幹內部出現腐朽時,腐爛碎木所殘存的養分便可用來供應不定根生長所需的養分,自己養自己,培養之後的第二代。一旦腐朽的部位遭到燒烤碳化,不定根便無法順利生長,想必此刻的老櫻花樹也非常心急。「即使伐除老櫻花的樹體,也一定要重新培育第二代小苗,讓它可以代代相傳。這是一個殘酷的抉擇,卻也是老櫻花樹美麗的遺愛。」看著殘缺不全的老櫻花樹,我在心中下了這樣的決定。

除了面臨簇葉病害及錯誤的腐朽治療,阿里山櫻花最大的危機仍來自於整體植栽基盤已失去機能,無法提供櫻花樹所需的養分及水分。很多人以為阿里山是自然的環境,事實上,隨著阿里山的開發,被視為自然的植栽基盤其實一點都不自然,不但混入部分人工基盤,甚至填充了水泥,這都會影響到植栽根系的生長。

老櫻花的遺愛

儘管櫻花樹無法言語,但觀察樹體的變化、生長的狀況,團隊進入阿里山進行櫻花樹的土壤調查後發現,原本屬於砂岩系特質的母岩,因為過去的反覆開發,使用廢棄土壤、磚塊來填土而導致土壤基盤惡化,填土的壓實更讓原本蓬鬆的土壤變得有如水泥般硬實。再者,除了部分地勢排水良好之外,深陷的窪地區域卻嚴重缺乏排水機能。早年所種植的櫻花樹因高齡化而漸漸出現衰頹的趨勢;近年新植的櫻花樹不是沒有整地,就是沒考慮排水,甚至過度施用肥料而出現土壤鹼化。

這就有如閱讀了阿里山過去以來的種植紀錄一般,可惜的是,我們並沒有隨著文明的發展而提升種植技術,反而是另人乍舌的倒退。面對累積多年的植栽不良,具備優勢基因的櫻花樹尚可越過障礙,而基因不良者便只能垂死掙扎了。

樹木醫的工作是拿著醫護箱到處診斷樹木,面對已經無法治療的樹木,卻也只能忍痛宣判安樂死。在日本樹木醫的訓練考試中,樹木醫的道德觀也占有一定的比例,面對已回天乏術或治療後僅剩下幾年光景的樹木,是否該選擇放棄治療,將經費轉而用來培育小苗,也考驗著樹木醫的良心與智慧。

阿里山櫻花的復育有如燙手山芋,沒有專家願意冒險治療,身為樹木醫,我也僅能竭力提供完善的診治。我衷心期盼阿里山的櫻花樹能等到全面整治的一天,延續臺灣人的回憶與驕傲。

【延伸閱讀】

醫治樹木、也被樹治癒了!臺灣第一位女樹醫─詹鳳春

落葉變多了?可能是「褐根病」惹的禍 樹木醫詹鳳春:得靠樹的自身免疫力克服

都市內的一點綠意 行道樹的美麗與哀愁

樹木的化肥與農藥是必要之惡? 樹木醫師:應避免過度使用

本文摘自柿子文化《醫樹的人:臺灣第一位女樹醫教你如何看樹、懂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