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人們回到地方,發展農產品加工可行嗎?

內容提供/ 豐年雜誌 文/ 李柏寬 攝影/ 吳忠維

2019年是臺灣版的「地方創生元年」,政府大戰略很明確,目的是要重建鄉村地區瀕臨崩潰的人口結構,避免地方社會的生活機能逐漸消退而淪為步履蹣跚的「失能者」。

但對於有心想跨出返鄉第一步的人而言,光是能在鄉村「安身立命」就是一個巨大的挑戰。是要種田,還是要找工作?如果要從農,農作賣得出去嗎?現實的生活壓力,隨時都在打碎著人們對於鄉村懷抱的憧憬。

不少地方創生的推動者就主張,農產加工是一個有助於提升農家生產的附加價值、振興在地經濟的方案,也符合農村的產業特性。但政策該如何做、做些什麼,才能協助這些小型生產者呢?這一次,本文將從鄉村新移民的經驗出發來找尋答案。

移居者的全能改造王:Me棗居透過農產加工活化村落街區

談到地方創生與農產品加工,就不能不提到「Me棗居自然農園」的主人陳淑慧。早在十年前,她就是從臺北移居苗栗的鄉村「新移民」。為了給愛犬一個健康的生活環境,她選擇在緊鄰山巒、空氣清新的苗栗公館置產,同時買下房子旁的紅棗園開啟她的新人生。

六年前,她更蓋起一間宛如文青咖啡廳般小巧精緻的有機農產品加工室,利用自己農場所產出的作物來加工製造各類產品。在加工室裡,整個場所的配置完全符合食安衛生標準,不僅規劃正確的生產動線,也通過有機加工場所的認證。對此陳淑慧強調:「在加工室裡,若有使用農場沒有生產的食材,如醃漬或加工所需的糖,絕對會另外採購有機農產品。只要有取料,就會紀錄日期、自主登記生產過程,讓食品安全得以追蹤檢驗。這對小型生產者來說,其實真的沒有很困難。」

除此之外,陳淑慧更在農田附近有「穿龍圳」流過的村落街區,租下村落老屋、將其保存改造,開設「穿龍豆腐坊」,透過契作臺灣豆,推廣臺灣本土黃豆復興。同時,她也打造青農共耕田,培力更多人加入農作生產,並同時成立「貓裡小學團」前往苗栗11所小學推展食農教育。去年起,她的「事業版圖」又再擴大,她在穿龍豆腐坊的對面租下另一間老屋打造「94友善小舖」,串連苗栗友善耕作的青農、販售裸裝食材,為村落街區的復興帶來更多希望。

「這一、兩年來,常常都有好多農友跑來說要參觀我的加工室,就是想要看看能不能在他們自己的農田上也蓋個這麽一棟,自己來製作農產加工品。」陳淑慧娓娓道來這些豐富的經歷,儼然是有意從事農產加工農友的典範,更是當地創生的關鍵角色。作為移居者的她透過街區老屋的再生改造、產業復興以及建構苗栗青農社群,不斷地開拓著這個地方的新生命。

 

穿梭在田野間的「Me棗居自然農園」主人陳淑慧。

新移民帶路,讓人們重返地方

陳淑慧之所以能在地方安身立命,最關鍵的因素,還是她善用社群連帶來支撐起他們的產業。舉例來說,陳淑慧所開設的「94友善小舖」,就是由不少苗栗各地的青農集結而成。這些青農不只是把貨賣來小舖,更重要的是,陳淑慧也賦予參與小舖運作的青農一項「義務」,就是他們必須加入食農教育及青農培訓的行列。這樣的做法,間接促使整個青農社群產生連帶,讓零星的地方移居者/返鄉者成為一個「共同體」。

農產加工也是另外一個例子。像是穿龍豆腐坊當然不可能由陳淑慧一人自行經營,她找來昔日臺北友人陳又睿,領著她一起走進鄉村、專職當豆腐坊店長、成立公司,透過「一人拉一人」的模式把原本在城市裡的社群網絡帶往鄉村裡去。同時,豆腐坊聘雇在地青年為師傅,藉此活絡農村的就業機會,將原先可能離開鄉村青年留了下來。

陳淑慧認為,真正能夠活絡鄉村的不會只有農業生產,而是一系列伴隨農業而來的支援性產業,她談到:「在我的想像裡,我就覺得每間街上閒置的老屋,都可以是一個契機。像是農村裡可能需要植物醫生,幫農民處理病蟲害問題,他就可以進駐這裡。而豆腐坊的資金,甚至也能投資這些人創業,讓地方活絡起來。」陳淑慧另指出已在鄉村裡的新移民可扮演引路者角色,從中提供資金或協助,強化社群間的連結和相互支持,而這些都是地方創生的可行方案。

●本文節錄自《豐年雜誌》,更多精彩內容請見2019年5月號

回覆留言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