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28日
首頁 新聞 遠洋漁船觀察員的跑船人生:海上實地觀察與採樣 成為漁業管理的一雙眼

遠洋漁船觀察員的跑船人生:海上實地觀察與採樣 成為漁業管理的一雙眼

內容提供/《漁業推廣》 文/財團法人台灣養殖漁業發展基金會組長 李昱鼎、《漁業推廣》編輯蔡旻宏 圖片提供/遠洋漁業觀察員 陳彥志、曾政寅

無論驚滔駭浪,還是頂著寒冷刺骨海風,無論漆黑深夜,還是晴朗白天,在海上有一群來自臺灣的觀察員,離鄉背井隨著遠洋漁船,在船上擔任著公正的眼,記錄著每一尾漁獲物的捕撈,也記錄船上的辛勤工作,為我國遠洋漁業貢獻一份心力。

1982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通過以來,國際漁業組織要求會員國執行觀察員計畫,特別針對高度洄游的鮪魚進行資源管理。1990年我國政府開始著手設立檢查員制度,為研究和保護海洋盡一份心力,自2002年起執行觀察員計畫迄今。三大洋區鮪類保育組織針對主要目標魚種的作業漁船,訂有觀察員最低人數要求,例如中西太平洋漁業委員會(WCPFC)即設定5%的涵蓋率,規定每百艘大型鮪釣船,至少應配有5名觀察員,雖然我國人力吃緊,但已優先符合大西洋大目鮪與長鰭鮪作業船各10%與5%涵蓋率的要求。

目前有對外漁業合作發展協會和漁業署皆有招聘遠洋觀察員,對外漁協招聘79人,漁業署招聘21人,合計遠洋觀察員100人,依照任務所需,被指派在三大洋執行觀察業務,每次隨船出海就超過半年,在船上與船員和船長朝夕相處一起生活,同舟共濟齊心為遠洋漁業打拼。

觀察員除了詳實記錄漁船捕撈魚種資料外,還需協助科學研究採樣。

滿腔熱血踏上甲板

每年漁船返港或是執勤結束,觀察員就會回到漁業署待命,並帶回在船上所累積的豐富觀察報告,本文分享3位觀察員海上工作的甘苦。其中資歷最深的王進名,具有多年的海上觀察員經驗,出入三大洋猶如家常便飯,善於與船長溝通周旋大小事務;陳彥志則是具有4年觀察員資歷的學長,嚮往大海與悠遊自在的生活,總是用海上執勤的機會記錄海上所見;而剛入門幾年的曾政寅雖然是學弟,但積極學習的心態,讓他在海上執勤期間累積了豐富的經驗。

對於踏上海洋工作,一般人會認為需要深厚的漁業背景,但出乎意料的,多數的觀察員當初僅是因為滿腔熱血而入行,觀察員表訂的聘用資格只需要高中以上學歷,而主要的工作是出海記錄漁撈狀況,所以面試時還會要求打字文書能力,以及基本電腦操作如Office系統和Power Point軟體,進行報告、統計或報表呈現,測試過程皆符合需求即可聘用。另外由於工作上需要與船公司和冷凍運搬船接觸,並接受登檢等情況,如果具備基本外語能力,對於工作上滿有幫助。

海上的公正之眼

經過聘用之後,觀察員會開始大約一個月的密集訓練,經由海洋大學、資深船長及漁業署等專業授課,每天扎實上課8小時,把工作需要的魚種辨識、漁業型態、漁撈及航海儀器、海洋法規等專業漁業知識,以及各式航海儀器的原理直接傳授學員,再經過測試確認學員是否吸收瞭解,最後在上船前再接受漁船船員基本安全訓練班(即俗稱3.5天的大基安訓練),便可取得船員證,由漁業署依照業務所需安排上船工作。

漁船出海作業,船長須依各洋區作業規定填寫漁撈日誌,為了有效覆核、加強漁獲統計資料的精確度、符合國際社會對海洋管理及保育的期望,並藉此蒐集一般報表所欠缺的保育類或其他混獲生物(如海龜、海鳥、鯨豚等)資訊、瞭解實際作業的情形,設置觀察員是目前最有效的做法。

觀察員需要在忙碌的捕撈作業中,抓緊時間記錄。

透過觀察員在海上的實地觀察、記錄和採樣,蒐集具有科學價值的資料,有效輔助漁業相關科學研究,提升我國遠洋漁業漁獲資料的正確性,並配合國際趨勢,提升我國遠洋漁業管理形象。在船上除了記錄漁撈情況,科學採樣也是十分重要的工作,依照國內學者研究所需做採樣,不同洋區有不同的樣本需求,取肌肉、尾鰭、骨髓、硬鰭、胃袋或生殖腺等珍貴樣本,這些在上船前會先與船長溝通,用途以資源評估為主。

酸甜苦辣的跑船人生

每趟觀察的航程都是隨機分配,在三大洋間跑船的過程,經歷許多酸甜苦辣的人生體驗,許多特別的國外小港,或許是許多人一輩子聽都沒聽過的地方,位於非洲西岸大西洋的維德角共和國、位於加勒比海的千里達及托巴哥共和國、迦納蒂瑪港,塞內加爾的達喀爾、納米比亞的華維斯灣,在異地有時孤身進港,有新奇也有危險,必須照顧好自身安全。在海上的生活不比陸地,通訊十分不便,漁業署在每個洋區會安排一位助理,就像是觀察員的保母,每周一或二需要打電話回臺, 除了報告工作,也將想對家人說的話,透過助理轉達。

當觀察員特別辛苦的地方,是在有風浪時做觀察,尤其為了捕抓南方黑鮪和長鰭鮪,來到高緯度的地方往往會遇到6~7級浪,十分危險,晚上海風吹打,溫度大約12~16度左右,穿著雨衣和羽絨衣,有時裡面還要穿好幾件衛生衣才能禦寒。此外,在船上洗澡也是需要勇氣的,當淡水不足時,寒冷的天氣也必須在甲板洗澡,有時盛接雨水使用,也可能是冷氣的冷凝水,就像當兵一樣,每位觀察員都有一套自己的生存之道。

有時船長會將所捕撈的漁獲,分給船員加菜。

至於船上的飲食則是碰運氣,關係到船公司所配置的廚師以及採買的食材,遇到會料理的廚師吃什麼都開胃,若是遇到隨意煮煮的情況,既使食材沒煮熟也要硬著頭皮吃下肚,在船上缺乏新鮮蔬菜,三色豆往往一吃就是整年。

在海上工作雖然辛苦,但也有讓人欣慰的事情,海上遼闊無垠,即使是簡單的日出日落也比陸地漂亮,一個打雷的瞬間,出現雙彩虹的全景,或是地震時整片海面的水珠跳動,讓人體會大自然的壯觀。在海上空氣新鮮,很少有灰塵,讓許多人回到臺灣擤鼻涕時,總會突然懷念起海上的生活。

遠洋漁業觀察員,左起為曾政寅、陳彥志、王進名。

給新進觀察員的建言

每位觀察員對於海上的生活總有說不完的故事,雖然辛苦但卻是人生中難得的歷練,對於有意從事觀察員工作的新人,他們以自身的經驗給予一些建議。

王進名

歡迎各位加入觀察員的行列,但入行前請必須抱著海上生活的決心,不能抱著玩一玩的心態,認真對待這份職業將有所收穫。

陳彥志

如果對漁業或海洋生態有興趣,這份工作可以支撐你做得長久,此外在海上也是個存得到錢的機會,利用這段時間遠離瑣事,在船上進修做人生規劃,存下人生第一桶金。

曾政寅

觀察員對於剛畢業的學生來說是份十分不錯的工作,也是一個踏進漁業的契機,觀察員的年資具有許多考取海洋相關證照的優勢,並且利用機會熟悉遠洋漁業的每個環節,未來可朝船長或遠洋公司的職位邁進。

 

本文轉載自406期《漁業推廣》月刊,原文標題〈漁業管理的眼 大海上的觀察員〉

最新文章

有機農業推動有成 8月正式突破1萬5千公頃

農委會積極推動國內擴大有機及友善耕作面積,去年5月30日《有機農業促進法》正式施行,農委會即訂下國內1.5萬公頃的目標,截至今年8月底,有機驗證面積達10,374公頃,友善耕作登錄面積4,646公頃,合計15,020公頃,成功達標。

香蕉盛產隨便丟? 屏東縣府:農團去化餵豬、做綠肥

國內香蕉盛產,近日網路流傳一支影片,以「滿坑滿谷香蕉,潘孟安原來這樣處理…」做標題,意圖使人以為是政府不當去化。屏東縣政府、內埔迦登果菜生產合作社均出面澄清,此為農民團體向農民收購的香蕉次級品,主要提供豬隻食用及做堆肥。

格子籠養蛋鴨造成皮蛋前進歐盟受阻?農委會:只剩20多場籠飼輔導中

鴨蛋加工品申請外銷歐盟不順利,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直指是因為臺灣仍有忽視動物福利的格子籠鴨蛋所致。農委會畜牧處認為歐盟尚未核准臺灣的鴨蛋加工品進口還有其他因素,而蛋鴨場業者則指出,歐盟若規定只接受平飼鴨蛋,他們也能提供,產業要顧及的面向很多,福利蛋是理想也是選擇,不該強加壓力於產業、要求全面接受。

影響產季的關鍵!簡單一招判斷 刺番荔枝果實生長的停滯期長短

刺番荔枝(學名:Annona muricata L.,英名:Soursop)又名刺果番荔枝或紅毛榴槤,分類上屬番荔枝科番荔枝屬果樹,果肉風味酸甜,熱帶水果香氣濃郁,多元利用性良好,為極具加工發展潛力的新興果樹。農友在栽培刺番荔枝時,常會發現花朵在開放後,子房總是遲遲不發育為果實,因此總是不確定到底有沒有著果?果實會不會發育?什麼時間可以採收?這都是讓農友感到困擾的問題。

【有機農業的銷售題5】水花園有機農夫市集 串連小農與餐飲業者的市集3.0

有機農夫市集從十多年前萌芽,近幾年更是如雨後春筍般在各地開枝散葉,位於臺北的水花園有機農夫市集(以下簡稱水花園市集)走過農夫市集的萌芽期,近幾年不僅發展穩定,更走出市集,在不同消費通路巡迴展售,現在更要嘗試打破「生產者賣給消費者」的既定買賣模式,運用網路媒體行銷推廣,並做物流管理媒合有機農產品和餐飲業者,豐富消費有機農產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