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通信】食物的丟臉誤會

文字.攝影/林品嘉、佐藤敦子 翻譯馬力

敦子老師你好:紅豆真是日本人的精神糧食啊!在日本工作的期間,3點下午茶總是有濃濃的黑咖啡配點心,點心不管外表長得圓的扁的,咬下一口,沒有意外地內餡全部是紅豆,當時覺得是不是要得紅豆恐懼症了,現在倒是很想念那甜甜的內,吃一口就覺得體力恢復了不少。

相反的,在臺灣夏日的精神糧食是綠豆,有綠豆沙、綠豆冰棒、綠豆湯外,不同的家庭也有不同的吃法,有一次在朋友家,吃到冰冰涼涼的綠豆稀飯,上面撒滿黃色的二砂糖,吃不下飯的正中午,很適合來一碗。夏天家裡的冰箱門很像便利商店的玻璃門,一打開不只舒服的冷氣迎面而來,背後還總是立刻悠悠傳來一句:「有綠豆湯。」冰箱等於媽媽的清涼便利店,解你身體的渴。

快要秋天了,是各式海產好吃的季節,有時候也很懷念日本的迴轉壽司,頭幾次到日本的迴轉壽司店,看著整頁滿滿的壽司菜單,除了一眼就知道的鮭魚和鮪魚以外,其他各式各樣不同漢字的生魚片,全部認不出來,友人問我想吃什麼魚呢?我說,魚沒有頭有臉整條送上來的話,只有切片我認不出來耶!於是就像猜謎大會和生字配對一般,胡亂拿一盤,放進嘴裡仔細感受,有的入口就猜出是什麼魚,有的邊查單字才恍然大悟。久而久之,知道自己喜歡什麼魚,進到迴轉壽司店也總能快速的下手了,希望認得這些魚後,有一天可以去高級壽司店,否則吃得不明不白,就太對不起魚和壽司師傅了。

海產的料理手法也很不同呢。在北海道的時候偶爾會去釣魚,釣上來的魚,我們總是豪邁的整尾紅燒,問日本朋友要來一口嗎?臺灣口味唷!日本朋友總是看著鍋子裡烏漆墨黑、有頭有臉有骨頭的魚,一臉為難地婉拒,不可置信地看著我們搶眼睛吃,吃魚眼睛變聰明喔。

 

品嘉桑你好!

綠豆啊!我很喜歡。每次要去臺灣,友人總是會託我買鳳梨酥。其實比起鳳梨酥,我更喜歡綠豆糕!但是在日本沒有看過像綠豆糕這樣的甜點,對日本人來說,綠豆等於豆芽菜,是這樣的感覺。

之前想做做看臺灣的點心時試著買綠豆,但這樣的進口食品在一般超市幾乎是買不到的。我想,綠豆糕與抹茶非常搭,常常覺得為何在日本都不太有人知道呢?像這個時期,很適合搭配用冷水泡的抹茶呢。

魚啊!確實臺灣與日本的吃法也不太一樣。魚這麼好吃,但據說最近的小孩都不吃魚了,不過卻吃壽司(小孩們真奢侈),似乎是不喜歡挑魚刺,所以在超市會看到魚的包裝上寫著「此魚片已去骨」的說明。不禁想,這樣的魚會好吃嗎?還聽到有些家庭會說「我們家不煎魚,因為廚房會變臭變髒」,我覺得日本國內吃魚的習慣已經變了不少。

才說完好像很偉大的話,但其實回想自己小時候,對於食物是非常無知的,無知到有些不好意思呢。在日本,早餐常會出現剖開的鹽烤竹筴魚。我一直以為,竹筴魚就是以這樣剖開的樣子在水中游,認真覺得「竹筴魚原來是這種薄薄的魚啊,不知道牠的內臟在哪裡」。(笑)

對於米,也有這種有些羞恥的誤會。當父親告訴我「飯煮好後會變成米的兩倍大喔」時,腦中想到的是「米粒像細胞分裂般從一顆變成兩顆!」到後來與父親聊天才發現自己根本會錯意了啊……。

不知道品嘉是否也有像這種對食物有些丟臉的誤會呢?

PROFILE

林品嘉 2011年成立「100個,冰茶、水果、家庭料理。」工作室,擔任一人農產開發局。感受臺灣帶給自己的澎湃與大方,並期許自己永遠知道她的可愛之處。

佐藤敦子 日本料理研究家,為「肚子料理生活工作室」主理人,也是狗狗Tinker跟Moomin的媽媽。目前居住於東京,除在自家教授料理,也不定期來臺開設課程。


更多文章請見《鄉間小路》2020年9月號;也可至金石堂誠品讀冊生活博客來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