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02日
首頁 鄉間小路 土地 【非關爬山】山野考古進行曲(上)

【非關爬山】山野考古進行曲(上)

文字.攝影/楊理博

他將事先炒好、冷凍的蛋裝進夾鏈袋,連同生鮮食材放入一只老舊的保麗龍箱,置於揹架底層。鋁製臉盆、充當鍋蓋的鋁箔紙、封箱膠帶統統塞進部落農家隨處可見的飼料袋,置於保麗龍箱上,再熟練的用彈力繩綁定。揹架上肩,蛋殼睡墊墊在髖骨後,色彩斑駁的頭帶頂在額前,他低著頭走入前方齊腰的蕨林,消失在初夏的蟬鳴與綠光之中。

這支幾乎全由卓溪鄉登山協會的布農族人組成的登山隊伍,不見尋常登山客的標準裝備,倒是人人背著鋁架、頂著頭帶,一副揹工的專業形象。不過這次,他們不是為協作而來,而有個特別的任務在身:考古調查。

在我起心動念,想認識那些不為爬山而進入山裡的人之後,我發現學者占了很大一部分,其中除了生態學者之外,最多的就是人類學、考古學者,這並不意外,因為臺灣廣袤的山林從來不是荒野,遍布著人類活動的痕跡。為了解這座島嶼,學者只能穿起雨鞋、背起大背包,步入人跡罕至的山林。

「不過人類學者跟研究對象之間,其實常常有種微妙的對立關係,畢竟人類學的起源是作為一種殖民工具。」Jeff躺在藍白帆布搭起的天幕下,慵懶的講起嚴肅的話題。他就是自己口中的學者,曾經是登山社成員的他,後來相繼拿了人類學與考古學學位,山林考古理所當然成了他的飯碗。他也不諱言,自己就曾經感受過那種矛盾,直到他接觸拉庫拉庫溪的布農族人,輕鬆融洽的相處模式引領他開始此處的舊社調查。

這幾年,他進而有了「原住民考古學」的想像。所謂的原住民考古學並不是以原住民為研究對象,而是以原住民為主體,在考古的過程中進行自身族群的探究。臺灣的歷史發展中,原住民歷經了文化的剝除,而考古學恰好可以作為原住民文化意識再建構的工具;文化的詮釋權不應該把持在學者手中,更應該由族人共同決定。從前幾年在佳心、喀西帕南進行調查,他便開始與部落建立關係,招兵買馬,終於在今年編成了全卓溪布農的考古軍,前進阿桑來嘎。

與過去調查的不同之處,在於阿桑來嘎位於拉庫拉庫溪的北岸。拉庫拉庫溪流域是布農人翻越中央山脈向東遷徙的第一個落腳處,在清領與日治時期分別於北岸與南岸建立了一條八通關道路,後常稱「清八」與「日八」。而日八除了主線之外,還開闢了兩條跨越南北岸的支線:馬西桑與阿桑來嘎,成為北岸的行政中心。近百年後的今日,清八與聯繫支線早已被山神回收;日八則因國家公園的持續養護,仍為入山人的高速公路。

在長輩們的帶領下,我們循著北岸的獵徑入山。兩日的重裝行腳,到了最後一段陡下,大夥踉蹌的步伐洩漏了疲倦,忽然空氣中透進一點清涼的味道,一道溪溝橫過眼前,「舊部落的水源處到了!」再往前腰繞的小徑,邊坡忽然出現一面高大的疊石牆,滿覆青苔綠蕨幾乎要隱身不見,牆中間開出一道長長的石階,向上通往一處寬大平臺:我們抵達阿桑來嘎駐在所。

PROFILE

楊理博 旅行是生活, 土地是信仰,戒不掉的是把生活裝進背包裡,走入他方與山林。把親土文化當成直譯自大地的語言,聽古老的故事,唱土地之歌。現在努力的學習當一個山人。

阿桑來嘎駐在所遺址。


文章未完,全文請見《鄉間小路》2020年8月號;也可至金石堂誠品讀冊生活博客來購買

最新文章

原生種「圓田螺」培育技術新突破 育成率9成 1分魚池收成18萬元

圓田螺是臺灣原生種中體型最大的淡水螺,但野外數量已很少,市價每公斤高達200元,水試所已經突破圓田螺種苗量產及養殖瓶頸,公告技轉「圓田螺種苗量產繁殖技術」及「高效率圓田螺技術」,協助養殖漁民順便在魚池裡加養高價值的圓田螺,除可協助清除魚池有機物,還能增加收入。

臺南市府擴大未納停灌補償區服務

農委會公布臺南曾文、烏山頭水庫灌溉區110年第一期稻作停灌,臺南市農業局向農糧署建議,爭取將佳里、西港、七股、將軍及北門等區域也納入補償範圍,但農糧署表示,上述區域屬攔河引水灌溉區,仍有供灌,不符補償資格。市府將針對非停灌區域推動節水及蓄水設施、現金救助及低率貸款、擴大服務灌區。

臺灣豬標章第1號站出來 摩斯、四海遊龍、家樂福連鎖店首批入列

代表使用國產豬的臺灣豬標章,今(1)日發出第1號,由摩斯漢堡創始店拿到,農委會主委陳吉仲表示,至11月底止已有5千5百家申請,年底會有1萬5千家店申請使用臺灣豬標章,距離明年1月1日開放萊豬進口還有30天,農委會將派員到地方去積極輔導麵攤、自助餐等業者也來申請使用臺灣豬標章。

農委會將從制度面改善農會總幹事考績評核

雲林縣虎尾鎮農會總幹事黃鈺惠上任3年,讓農會轉虧為盈,並獲獎連連,雲林縣府考核97分全縣第一,理事長丁榮義卻打0分,農委會認為落差太大,將從制度面檢討改革農會總幹事考績評核作業,以避免發生個人喜惡而有過於偏頗的不合理情事。

水稻「桃園5號」:因應缺水的新選擇,適用延後插秧的早熟稻米

農委會桃園區農業改良場針對水稻的育種目標以早熟、產量穩定,且在穀粒充實期間遇到35℃左右的高溫, 尚可確保白米外觀透亮的方向進行。新育成的水稻品種「桃園5號」即在此目標下誕生,配合當前農糧政策適度調整耕作制度,推廣延後插秧,分散整區同時整地用水的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