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03日
首頁 新聞 新知先知 地球暖化的後果:蟲咬與高溫 將成植物難以承受的雙重打擊

地球暖化的後果:蟲咬與高溫 將成植物難以承受的雙重打擊

內容提供/《國際農業科技新知》 編譯/黃仁藝

近期研究顯示,當地球氣候變暖,食草生物與害蟲對農業作物的危害也會加深,例如每當氣溫升高攝氏1度,因昆蟲導致的農業損失就會增加10%~25%。根據一項新的研究,當生蟲的番茄植物想要抵抗毛蟲時,便難以適應升高的溫度,如此一來便傷害了番茄的產量。

該研究呈現了兩個因素:一個是溫度升高,致使昆蟲的新陳代謝提升了,吃得更多。此外,高溫使得更多地區變成適合昆蟲的棲息地。第二個因素是舊有的數據研究所忽略的,即生蟲的植物對高溫作出的反應。

在美國能源研究院(MSU-DOE)植物研究實驗室、同時擔任密西根州大學的講座教授Gregg Howe說:「我們明白植物本身有一些限制,無法同時對付兩種壓力來源。但確切而言,植物如何在氣溫升高的情況下抵抗昆蟲攻擊,我們所知甚少。」

面對昆蟲和氣溫的威脅,植物有不同的應對系統。毛蟲來襲?有個系統用來對付牠們。當毛蟲咬了葉子一口,植物便分泌一種叫茉莉酮酸(Jasmonate)的荷爾蒙。茉莉酮酸會促使植物分泌防礙毛蟲的防禦化合物;如果氣溫太高,過熱的作物顯然無法跑去樹蔭底下乘涼,但可以藉由抬高葉子,遠離發熱的土壤。而植物也會「排汗」,它們能打開類似人類毛孔的氣孔,令水分快速蒸發,以降低葉子的溫度。

博士後研究員Nathan Havko在高達攝氏38度的培養室中種番茄時,把飢餓的毛蟲放進去,隨即有了大發現。「有兩組植物分別種在『正常』與『炎熱』的溫度中。當我打開培養室的門時,我超級驚訝,高溫空間中的毛蟲長得非常大,把整株植物啃光了。」

「當溫度升高時,受傷的番茄植株分泌更多茉莉酮酸,防禦反應也更強,」Havko說,「然而這阻止不了毛蟲。此外,我們還發現茉莉酮酸妨礙植物自我冷卻的能力,使它無法抬起葉子或排汗。」

植物可能是關上了氣孔,阻止水分從傷口蒸發得太快,但這也使得它們自己中暑。也有可能是毛蟲學聰明了,對植物施加額外的傷害,使它的氣孔關閉、溫度提升,以利毛蟲的生長與成熟。

Havko認為,「在存在高溫或其他環境問題的狀況下,植物開啟了防禦反應,這可能意味著帶來更多傷害,而不是好處。」

參考資料:https://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20/01/200121133319.htm

本文轉載自第86期《國際農業科技新知》,原文標題〈蟲咬與高溫:植物難以承受的雙重打擊〉

最新文章

【氣候變遷04】11項最易受乾旱衝擊作物公布 農委會擬推大區輪作制度

農委會2日公開農業部門因應乾旱調適策略,公布其評估11項易受缺水衝擊的乾旱高度敏感作物,並提出短中長期調適策略,中期策略擬實施大區輪作制度,將以農糧署明年一月實施的「稻作四選三」政策為基礎,鼓勵稻作兩年四期作其中一期轉作旱作雜糧。

【氣候變遷下的臺灣農業】專輯

近年來極端氣象頻繁,2020年更是又乾又熱的一年,半世紀以來首次汛期沒有颱風帶來降雨,36度以上極端高溫天數超過兩個月。全球環境氣候變遷,正影響臺灣農業長期永續發展。 除了西部因缺水部份農田停灌,東部也首次拉警報,擔心面臨停灌之苦;地球暖化,氣溫升高,也將衝擊水稻減產。農民、農業部門要如何因應自然挑戰,農傳媒深入各地,提出解方。

【氣候變遷03】雙管齊下 讓稻作找雨季、培育最耐旱稻種

今年10月中農委會宣布桃竹苗二期作停灌,11月初新竹縣新豐鄉已結穗的水稻,因為缺乏水源持續供灌,稻穀充實不足,稻穗低不下頭,只能在九降風強吹下瘋狂地搖晃,有的不耐風颳,甚至倒伏一片,彷彿已喪失求生的意志。

【氣候變遷02】停灌休耕 農民半暝勤追水 品牌米找出路

臺灣米倉的嘉南平原是臺灣面積最大的平原,農田水利署嘉南管理處太保工作站掌水工楊金松,接手掌水工工作五年多的他,負責後庄區域的供灌,今年特別忙碌,因為雨水偏少,頻繁巡圳路看水走到哪了,一塊田吃夠水了,就得趕快把水孔塞起來,換另一塊田灌,才能善用有限的水資源。

【氣候變遷01】缺水停灌 高溫減產 極端氣候改變農業產業面貌

2020年是又乾又熱的一年,半世紀以來首次汛期沒有颱風帶來降雨,秋季雨量也相較氣候平均值直接少了四成;氣溫變化更異常,36度以上極端高溫天數超過兩個月,遠高於過去平均20天。極端氣候正威脅全世界,「靠天吃飯」的農業首當其衝,產業面貌將面臨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