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30日
首頁 新聞 將致資源分配不均?規劃保育行動優先順序時 常見的6大失誤

將致資源分配不均?規劃保育行動優先順序時 常見的6大失誤

內容提供/《自然保育季刊》 文/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助理研究員 林大利

近幾十年來,環境和生物多樣性保育議題層出不窮,但是保育工作所需要的資源(如時間、金錢、人力等)卻是有限的,這是執行保育行動(conservation action)時必須面對的現實與抉擇。換句話說,當我們把某些事情做好時,就有 另一些事情可能做得不夠好,這是現實上必須面對的取捨。

因此,在分配這些保育資源時,必須先設定解決各項議題的優先順序,稱為「保育優先順序」(conservation-prioritization scheme),例如保育地點、保育對象或物種的選擇、決定採取的策略與行動,以及經費分配等等。目前決策科學(decision science)中的決策程序,已經廣泛應用於保育優先順序的規劃,以幫助決策者在面對複雜的保育議題時,能夠做出最適當的決定。

然而,現實往往事與願違。在決定保育優先順序時,常常出現下列6大失誤,而難以求得最適當的保育優先順序。也就是說,保育資源分配的方式並不理想。本文內容主要改寫自 Game ET et al. 2013. Six common mistakes in conservation priority setting. Conservation Biology, 27(3): 480-485.,嘗試探討這些可能會發生的失誤及建議的改善方法。

失誤1:未理解到「擬訂保育策略」就是「設定優先順序」; 「設定優先順序」就是「決定保育資源的分配」

在擬訂保育策略的過程中,提出保育計畫的人,通常是保育生物學家或相關的研究人員。然而,做出決策的人,則往往是土地所有權人或政府部門的決策官員。由於「提出計畫」與「做出決定」經常不是同一人或具備相同的背景知 識,讓保育工作的規劃到實務之間出現許多落差。

最常見的是經費分配不足,或是忽略了某些必要重點,導致保育計畫窒礙難行。由於保育計畫的各項工作細節是環環相扣,如果有一部分的保育資源沒有到位,工作就難以推行。因此,保育資源分配的多寡與預算額度的落差,其實同時決定了各項保育計畫的優先性。保育資源越多或是實際額度與預算之間的落差越小的項目,就是較為優先的工作。然而,如果決策者沒能理解到這一點,就會因為部分保育資源不足而導致保育行動失敗。舉例來說,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祕書處所舉辦的締約國大會(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長達2星期的議程中,前3天都在討論後續年度聯合國相關保育資源分配,可見保育資源分配的重要程度。

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秘書處2016年於墨西哥坎昆召開的第13屆締約國大會。

失誤2:問題與議題的定義不明確

將保育議題明確地定義清楚是排定保育優先順序時最重要的基礎工作。如果議題定義不明確,很可能造成決策者理解或認知錯誤,導致保育資源的分配出問題,例如額度不足或配給的比例失衡。此外,將議題定義清楚,才能確切地針對問題提出適當的解決策略,以及相對應的保育資源需求。在計畫提案者和決策者往往不是同一人的狀況下,將議題描述清楚,將可避免造成雙方認知有落差,以及保育資源分配失準的問題。舉例來說,規劃農業環境之生物多樣性保育的時候,需要確認保育的對象是偏好農業環境的野生動物?還是包含偏好其他棲地類型的生物?在執行保育多樣性保育的同時,是否要兼顧糧食安全議題或維繫作物產量?這都需要明確的敘述與定義。

當然,為了降低資訊流失或誤解的風險,更理想的方式,是讓擬訂保育計畫的保育生物學家進入決策圈,而不是只在研究論文中留下一行「本研究結果可做為未來保育及經營管理之參考」。由於保育生物學家通常不是分配保育資源或指揮行動的決策者,如果連決策圈都難以涉入,那麼他們的策略就更加窒礙難行。

失誤3:未設定「保育行動」的優先順序

在安排保育優先順序的確切執行對象,就是「保育行動」。執行保育行動需要保育資源,因此,所謂的「安排優先順序」,就是安排保育行動執行的優先性。然而,保育優先順序容易誤解為某些棲地或某些物種的優先順序,例如原始林優先於次生林、保育類野生動物優先於一般類野生動物。但是,只從保育對象來看,並無法確切的評估需要多少保育資源來執行保育行動。因此,「保育行動」所需要的保育資源與成本,才是保育優先順序真正且唯一評估的對象。

而且,保育行動的內容與方法,也必須清楚描述,才能與其他的策略做比較。在評估保育資源分配時,必須要考慮:(一)該保育行動是否可行?(二)該保育行動的效益如何?(三)是否也有其他的保育資源可運用?(四)是否能確實獲得所需的保育資源?以路殺議題為例,減緩路殺衝擊的策略包括設置天橋、地下通道、圍籬、交通管制、設立警示牌等等,必須審慎評估各項行動的成 本、效果與必要性,並排出優先順序。

塔塔加遊憩區的獼猴天橋。

失誤4:判斷過於武斷

決定保育優先順序時,常常需要在資料和資訊非常有限的狀況下做決策,例如資料的時空尺度與問題本身不相符,或是僅有間接可用的資料與資訊。因此,決策者難免需要加入個人的知識與經驗來協助決策。然而,在常用的「序數打分數」的決策機制中,不同決策者對於各個級距的認知不盡相同。2分就一定是1分的兩倍嗎?5分就一定是2.5分的兩倍嗎?委員A的2分會不會等於委員B的3分?

再舉個例子,為了評估A、B兩方案的優先順序,共有3位委員,評分標準是:非常好:4分、 很好:3.5分、普通:2.5分、很糟糕:1分。

結果得分如下:

行動方案A:2.5 + 2.5 + 2.5 = 7.5分

行動方案B: 3.5 + 3.5 + 1 = 8分 => 行動方案B優先

但如果評分標準將「很好:3.5分」改為「很好:3分」,結果得分就會完全相反:

行動方案A:2.5 + 2.5 + 2.5 = 7.5分 => 行動方案A優先

行動方案B:3 + 3 + 1 = 7分

由此可見,用級距評分不僅有過於武斷的問題,在級距差距不大的狀況下,即便同樣的評分者,也可能導致截然不同的結果。

失誤5:無從得知判斷依據

有時候,就保育優先順序的結果來看,無法看出其中的公平性或獨立性,也就是無法從結果得知決策者評估的依據。一方面是承上一段過於武斷的判斷所致,另一方面是評估過程中,判斷依據鮮少呈現於評估結果。此外,評估結果常常由多項變數的綜合考量所得,例如族群變化趨勢、族群量、族群分布範圍、潛在受脅風險等,都是評估物種是否歸類保育類的參考變數。然而,有時候在一個國家保育法規的結構之下,比起修法,直接列為保育類是最有效果的手段。 但這些考量不一定能從公開的文件中看出來。因此,除了針對判斷依據詳細說明之外,舉辦公開說明會或記者會,透過網路社群或大眾媒體傳播保育策略,也是相當重要的管道。

失誤6:未事先設想失敗的風險

幾乎所有的保育行動都有失敗的可能,這是很正常的現象,但是在規劃保育優先順序時,卻很少有妥善的失敗風險評估,並提出可能的改善、補償或因應措施。尤其在現實狀況下,執行保育行動的可能是在地社區或相關的權益關係人 (stakeholder),這些人最在乎的不一定是保育行動本身,反而是生計是否會受到影響,或者是否能因而受惠,執行保育行動是不是值得參與的「投資」。有時候,社會觀感和政治情勢也是導致保育行動失敗的潛在原因,例如外來種移除。保育行動的失敗,也意味著所投入的保育資源付諸流水。事先評估失敗風險並做為保育資源分配的考量,也是評估保育順序時的重要工作。

外來種的移除策略、成本與風險也需要審慎評估。圖為白尾八哥(Acridotheres javanicus)。

經費、人力、時間等保育資源是有限的,而且保育行動有時相當迫切,妥善的優先性評估,將有助於提出保育行動的效能與效率。除了上述的6大失誤等問題,在各種局勢變化快速的現代社會,時時掌握工作進度、針對突發狀況所做的應變,適時調整策略和保育資源分配,也是必要的措施。此外,詳細描述決策過程,舉辦公開說明會或記者會,都有助於傳播及公開資訊。在決策科學中,已經有許多為環境保育設計的流程與建議,保育生物學家和決策者都值得學習相關知識與接受訓練,畢竟生物多樣性的流失快速而劇烈,而且往往是永遠無法挽回的消失。

本文轉載自108期《自然保育季刊》,原文標題為〈論規劃保育行動優先順序時 常見的失誤〉

最新文章

阿里山櫻花的復育之路 簇葉病成老櫻花樹剋星

一般人對櫻花樹的認知有限,僅知道櫻花樹喜歡足夠的日照,事實上,除了日照需求外,櫻花樹非常忌諱過度的乾燥或溼潤,因此,種植櫻花樹需要適度的水分及排水良好的砂質土壤。

FAO公布2020全球糧農統計年報 指出亞洲農業人口減少幅度最大

聯合國糧農組織(FAO)發布最新的「2020年全球糧食與農業-統計年報(Statistics Yearbook)」,首度提供數位互動與可供下載資料。年報內容提供全球糧食與農業最新情形,包括農業趨勢、投入物質使用、農業勞動力狀態、糧食安全與營養、溫室氣體排放與農業對環境之衝擊等。

嘗起來像另類紅鳳菜 有綠有紅,都是青葙

文.圖/黃朝慶 全國教育退休人員協會野菜學校校長 曾有人說過野菜是讓人接近生態的一個方法。其實老一輩的都有屬於自己的野菜故事。筆者研究過很多野生植物,以前不會想到要怎麼吃,也不用管病蟲害,但自從參與野菜學校推廣野菜文化,就要慢慢體會各種野菜風味。 今天筆者想介紹一種常見的野菜——青葙。青葙開的花外表像雞冠花,筆者小時候曾因青葙像雞冠,就採了青葙逗雞,結果反被雞啄傷了眼,因此永遠記得又痛恨此植物。 青葙是莧科(Amaranthaceae)青葙屬(Celosia),拉丁學名為Celosia argentea,又名野雞冠花、百日紅、狗尾草、野雞冠、雞冠莧、土雞冠、狗尾莧等,從溫帶至熱帶亞洲、歐洲及非洲均有分布。通常自然生長於荒廢平原、田邊、河床、丘陵、山坡、村落路旁、農墾旱地等,常一大群生長。 青葙葉子有紅有綠 可能還有中間型 青葙為一年生至多年生草本植物,植株高30~150公分,莖直立,有分枝,顏色為綠色或紅色,具顯明條紋。葉互生,呈披針形或卵形,長4.5~15公分,綠色常帶點紅色,葉頂端急尖或漸尖,具芒尖,葉基部漸狹,葉緣全緣;葉柄長0.2~1.5公分,或無葉柄。花頂生或腋生,為雌雄同株,花序呈披針或直立圓柱狀,花序長5~18公分,花色為白色或紫紅色,雄蕊5枚,基部合生成杯狀,包進子房內,花期在5~8月。果實為胞果球形,成熟後橫裂,大小為0.3~0.4公分;種子為黑色具有光澤,小粒,呈腎狀圓形,直徑約0.15公分,果期在6~10月。 據調查,青葙在臺南以北的花色大多是紫紅色,葉子多為紅色,而臺南以南、東部和離島,花色卻是白色的,葉子多為綠色。經筆者野外實際觀察結果,除了上述兩種形態品系,應該還有雜交的中間型,換言之,有的花色及葉子顏色介於兩者,尤其葉子已不是純紅色系,各位讀者外出走走時,可仔細瞧是否真是如此。 青葙苦後回甘,昆蟲不愛 反而成為友善環境的選擇 老實說,青葙是不受歡迎的野生植物,是農民討厭的雜草,種子多、生長快,除草劑除不盡,昆蟲也不喜歡吃,連在水泥地、柏油路縫隙都能生長,是一種生命力強韌的野菜。但不受歡迎的野生植物不代表它們就沒有價值,其實有很多野菜的營養價值,是慢慢被科學家發現且不亞於一般蔬菜的,例如紅藜或木虌子。 筆者曾多次採食青葙,取紅葉品系青葙的嫩莖葉加入薑絲、麻油,大火炒煮,味道跟顏色都像極紅鳳菜,就像是另類的紅鳳菜,稍有苦味但會回甘。此外,綠葉品系的青葙是否也適合炒煮呢?據筆者經驗是可以的。淡綠色葉子採下後若不馬上炒食,約2、3小時後就會變成褐色,紫紅色葉子也會如此,只是葉片本身的紅色掩蓋著氧化後的褐色,所以野菜還是趁新鮮食用較好。圓柱狀花序可宿存經久不凋,作為觀賞花材也耐看。青葙的種子在民間叫做青葙子,是民間常用中草藥,其藥效就請讀者自行上網或找《本草綱目》查閱。 現代人吃東西是盲從的,不知不覺就跟著世界潮流走。若有天,全世界的人都吃相同的食物了,這樣標準化、單一化的結果,容易讓人們營養產生失衡,因為我們只挑部分幾種菜來吃。筆者藉由野菜知識來推廣野菜文化,其實我們臺灣本島還擁有很多別人沒有、卻能讓自己驕傲的野菜文化呢!現在許多消費者吃不了「苦」,野菜常有苦味,倒也是特色,因為味道苦澀,昆蟲不喜食,因此可以自然種植。苦瓜雖苦,但經過巧手料理也成了美味,而且青葙苦味的回甘不輸紅鳳菜,或許哪天它也可以做出米其林料理。當愈來愈多人願意讓野菜端上餐桌,田間種植野菜的面積及種類增加,相對地會減少農藥或除草劑的使用,自然也對環境有益,所以多吃野菜對大自然生態是有幫助的。 更多文章請見《豐年雜誌》2020年11月號

希望廣場「全民瘋履歷」 30家產銷履歷農友聯合展售

農糧署28、29日於臺北希望廣場農民市集推出「You Are What You Eat全民瘋履歷」109年度產銷履歷成果展售會活動,邀集30攤產銷履歷農友聯合展售,提供消費者安心採買,認識產銷履歷推動成果。

【綠主張】飼料玉米多仰賴進口 本土雜糧飼料面臨的3大挑戰

人吃五穀雜糧,禽畜的餵養也多半以雜糧飼料為大宗,即便國內仍有少部分以廚餘製作飼料,在非洲豬瘟的威脅下,經由市場機制也將逐漸萎縮。如此,作為主要飼料來源的雜糧材,就成為重要的研究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