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03日
首頁 新聞 資產收歸公有違憲?農民水權向誰討? 農田水利會改制公聽意見分歧

資產收歸公有違憲?農民水權向誰討? 農田水利會改制公聽意見分歧

行政院《農田水利法》草案即將送立法院院會協商,立法院經濟委員會6日舉辦公聽會,對於農田水利會改制為公務機關、資產由國家繼承是否侵犯人民財產權等議題,與會專家意見分歧;對於改制後水權調配問題,也各有看法。農委會表示,農田水利法立法完成後,許多實施細節、法規需在相關子法進一步規範,農委會已承諾邀請經委會委員參與相關子法修訂,也會與基層農民持續溝通。

行政院《農田水利法》草案日前經立法院經濟委員會初審通過,部分條文將送院會進一步協商,經委會6日舉辦「農田水利法草案公聽會」,收集各界意見,做為日後院會協商參考。

針對外界爭論多時的農田水利會資產究竟屬於私產或公有財產議題,中正大學財金法律系教授黃俊杰表示,依據大法官釋字第518及628號解釋,水利會是依據法律設立之公法人,立法院可依法進行人員、財產及組織的調整變動;並且農田水利會不屬於私有或地方所有財產,依《國有財產法》就應視為國有財產,《農田水利法》草案明訂國家繼承農田水利會資產,也未違反國有財產法規定。

前臺南縣長蘇煥智提出不同看法,農田水利會有2、3百年存在歷史,有先於法律存在的事實,法令只是配合水利會需求、彌補民間經營不足而設,農田水利會改為公務機關,他認為「不是改制、是沒收」。蘇煥智說,政府廢掉17個水利會法人資格,沒收150萬水利會會員選擇權及水權最終決定權,且沒收掉水利會已登記2997公頃,以及尚未登記1萬2千多公頃土地等私人財產,這才是改制的本質。

全國17個農田水利會資產規模不相同,一般都會區農田水利會土地資產價值高,卻可能沒有農地需要灌溉,鄉村型農田水利會反而灌區遼闊,仰賴政府補助,財務有困窘之虞。屏東農田水利會會長黃信茗便指出,若沒有政府補助,屏東農田水利會明年就會倒閉,鄉村型水利會經營困難,只有改制為公務機關才能釜底抽薪;他說,未來設置農田水利事業作業基金管理水利會資產,基金「取之農民、用之農民」,應可化解政府沒收人民財產的疑慮。

現行農田水利會採會員制,由會員直選出會務委員監督水利會運作,臺中農田水利會會務委員吳呈賢便質疑,政府機關民營化是世界趨勢,現在水利會由農民自主管理,本是民主制度的最佳示範,政府卻要大開民主倒車,「民間做好好的、為何政府要收回?」他說,現在水權主管機關是經濟部,依民生、農業、工業的優先順序調配,未來農田水利會人員若改由官派,農民要水權該找誰爭取?「水利會會聽給他官做的人的聲音、還是農民的聲音?」

1988年臺灣農民運動發起人之一、臺灣農民聯盟副主席胡譽鐘卻表示,當年農民爭取權益之一,即希望整頓水利會、加強農地灌溉設施,以保障農民獲得充分灌溉水源權益,但迄今30多年,仍有許多農民不是水利會會員,許多農民無水可灌溉,他贊成水利會改制,因為水資源是公共財;他並說,水資源是公共財,水利會土地是前輩所捐輸,許多集水區、攔河堰工程還是政府出資興建,沒理由公共財不能共享、不能由政府管理。

最新文章

野蓮出庄,鄉村出典故

《野蓮出庄》是生祥樂隊繼《圍庄》之後,暌違4年發行的專輯,也是《我庄》系列的第三部作品,2013年至今,從農村社會的呼喚到社會需要農村來救贖,這張專輯深化了鄉村的意涵,回頭尋找意義從植物的名與食物的料理開始。

【木虌果攻略1】原生自臺灣土地的鮮紅:木虌果「臺東1號」

臺灣除了北部較少見,全島低海拔山野地帶其實都有野生木虌果的蹤跡。它跟我們一般食用的苦瓜是親戚,屬於多年生的藤本植物,果實初為青綠,熟後轉鮮紅,剖開後種子型如鱉,故稱木虌。在《美濃客家民俗植物誌》中有記載,先民會搗碎其塊根作為洗滌劑;而最常利用的地方還是在原住民眾多的東臺灣。直到最近,多年來投入臺灣原生作物(小米、紅藜、翼豆、樹豆等)推廣的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臺東區農業改良場(簡稱臺東場),也發現了這渾圓鮮紅的果實

【氣候變遷04】11項最易受乾旱衝擊作物公布 農委會擬推大區輪作制度

農委會2日公開農業部門因應乾旱調適策略,公布其評估11項易受缺水衝擊的乾旱高度敏感作物,並提出短中長期調適策略,中期策略擬實施大區輪作制度,將以農糧署明年一月實施的「稻作四選三」政策為基礎,鼓勵稻作兩年四期作其中一期轉作旱作雜糧。

【氣候變遷下的臺灣農業】專輯

近年來極端氣象頻繁,2020年更是又乾又熱的一年,半世紀以來首次汛期沒有颱風帶來降雨,36度以上極端高溫天數超過兩個月。全球環境氣候變遷,正影響臺灣農業長期永續發展。 除了西部因缺水部份農田停灌,東部也首次拉警報,擔心面臨停灌之苦;地球暖化,氣溫升高,也將衝擊水稻減產。農民、農業部門要如何因應自然挑戰,農傳媒深入各地,提出解方。

【氣候變遷03】雙管齊下 讓稻作找雨季、培育最耐旱稻種

今年10月中農委會宣布桃竹苗二期作停灌,11月初新竹縣新豐鄉已結穗的水稻,因為缺乏水源持續供灌,稻穀充實不足,稻穗低不下頭,只能在九降風強吹下瘋狂地搖晃,有的不耐風颳,甚至倒伏一片,彷彿已喪失求生的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