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後橫空出世的澤珍珠菜 植物園方舟計劃保育它

從發現地移至植物園溫室的澤珍珠菜,長得很好,待種子成熟後即可收集保種。(圖片提供/林試所鐘詩文)

被《台灣維管束植物紅皮書目錄》列為臺灣已滅絕物種的「澤珍珠菜」,於2020年春「復活了」!距離上一筆被發現的記錄,已經時隔123年,被發現的地點就在基隆暖暖,一塊潮濕、滲著水的草生坡地。農委會林業試驗所副研究員鐘詩文以「橫空出世」,來形容澤珍珠菜在暖暖一處草生坡地的出現,令人驚喜的是,現地觀察後發現族群量穩定,1百多公尺的範圍內有3、4個族群,已經擴散生長,推估出現在此處應該已有3、5年的時間。

家住暖暖,常在暖暖運動公園觀察野地草花的蘇惠昭,發現這株她從未見過的野地草花後,拍下相當詳盡的照片並傳給花友協助指認,花友懷疑是被記錄為「已滅絕」的澤珍珠菜,於是蘇惠昭趕緊再找植物專家鐘詩文鑑定,到現場察看、拍照、檢視環境後,確認了就是在臺灣記錄上消失百年的澤珍珠菜。

而幾乎與此同時,社區大學講師王偉聿也收到學生轉傳給他,疑為澤珍珠菜的野地草花照片,王偉聿轉傳給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研究員楊宗愈鑑定,楊宗愈也到了現場勘查鑑定,確認就是澤珍珠菜本尊。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裡,有楊宗愈從俄羅斯帶回來的1百多年前的澤珍珠菜標本,但現在既然已發現暖暖運動公園的草生坡地裡,有幾群活生生、生命力旺盛、正值花果期的澤珍珠菜,植物學家們面對植物滅絕的無力感暫時消失,鐘詩文已將6株澤珍珠菜從發現地移回植物園溫室種植。

林試所有一項國家植物園方舟計劃,鎖定受脅植物物種進行就地保育與移地保育,當就地保育面臨棲地破碎化,或是棲地不在國家保育區劃設範圍內時,就會移地保育,將植物移至有專人看管的植物園,以保住這些生存已受到威脅的植物。暖運公園裡的澤珍珠菜,就符合植物園方舟保育對象的條件。

林試所鐘詩文說,這6株在植物園溫室裡的澤珍珠菜,從3月底種到現在,長得很好,移植6株回植物園種植的目的很簡單,就是希望等種子成熟後採集種子,再拿去適合澤珍珠菜的環境播種,讓它自然生長繁殖,如此,澤珍珠菜的族群就能增加,鐘詩文認為,澤珍珠菜「理論上應該是很好種」,預估只要再等1、2個月的時間,就能採集到成熟的種子。他同時表示,曾在福建看過澤珍珠菜,真的是草如其名,喜好潮濕土壤,因此,可能就屬臺北盆地或基隆是最適合它生長的地方。

植物園溫室裡已移植來6株澤珍珠菜,正值花果期。(圖片提供/林試所鐘詩文)

鐘詩文說,澤珍珠菜是1至2年生草本植物,花果期3月至7月,從原生地族群分布情形來看,澤珍珠菜在暖暖運動公園的出現絕不是第1年,少說也有3、5年的時間了;蘇惠昭訪問了公園管理人,他表示前1、2年也有看過這花,佐證了澤珍珠菜已在暖運公園駐紮下來,但因為公園一直有定期除草,所以隱密沒被發現;今年,負責除草的工作人員已退休,逾時沒人除草,才讓澤珍珠菜睽違百年後首度現身!

蘇惠昭指出,也正是因為暖運公園採取的除草方式是除草機,而不是除草劑,才保住了澤珍珠菜的一線生機,讓澤珍珠菜能再度現蹤臺灣。不過,百年後才重現臺灣的澤珍珠菜發現地點,已無法保密,早就因為社群轉傳照片詢求鑑定時在植物同好圈裡廣傳開來,蘇惠昭說,在原生地已看到一條被人踩出來的小徑了,只希望植物同好們別把它挖回家種,保留它們在原地繼續生長繁衍的機會。

不過,只有暖暖有嗎?楊宗愈說,他最想知道的是「還有其他地方(有)嗎?」,在這次於暖暖發現澤珍珠菜之前,最後一筆記錄停留在1897年,當時是日本人矢野勢吉郎採集台灣的澤珍珠菜製作標本,澤珍珠菜最早是在臺北的艋舺一帶發現,現在則是在基隆找到,都是在比較潮濕的草生地環境。楊宗愈同時表示,暖運公園的族群分布得不錯,有好幾個小群落,但到底其他地方有沒有?「可能現在澤珍珠菜變有名之後,可以找到它的人會比較多,這需要很多公民科學家的投入」。

回覆留言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