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06日
首頁 農藝 人間條件 123年後澤珍珠菜再度面世,第一發現者重現追蹤過程

123年後澤珍珠菜再度面世,第一發現者重現追蹤過程

文、圖片提供/蘇惠昭

3月26日在臺灣消逝123年的澤珍珠菜,於基隆暖暖公園一處草地上被發現

3月31日論文隨即發表,但與被認為是第一發現者的蘇惠昭毫不相干。

發現新事物的激動之情,讓她開始回溯發現的經過,並且像個福爾摩斯般追蹤蛛絲馬跡。

2020年3月26日,一個我生命中必須註記的日子,有一種不認識的花轟轟然開展在我眼前。

它們真美,又正盛開。白刷刷的頂生花花序,在我看來,每一朵就像微縮版的百合,然後數十朵百合聚攏成一束,偏長在公園邊角,一塊人跡罕至的開闊草生地。

一個偶然就是生命的印記

你是誰呢?我問天問地,只聽見大冠鷲~忽悠~忽悠~。

植物學者陳玉峰總說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觀察,以及找出自然與自我之間的連結。我有點懂有點不懂。名字對我很重要,沒有名字就找不到入口,無論如何我都想先找到入口,再向內張望。

所以我蹲跪下來拍照,準備回家後請教一位強大的花友。

這日陽光燦爛,陽光召喚我到運動公園找出更多的綬草。搬到基隆16年,距離我家750步,面積8.6公頃的暖運(暖暖運動公園)就是我的健身房,特別是非假日時空無一人的球場,根本包場。一開始我只是散步,接之快走,最後趕上流行跑起步來直到筋膜受傷,大致就是這樣的情況,我順勢把目標轉移看野地花草至今7年,中間又歧出一條兼看野鳥的岔路。

我是從只認識大花咸豐、紫花酢漿草和紫花藿香薊這樣的幼稚班起步的,非常土法煉鋼,先用手機拍下照片,回家後再對照《台灣野花365天》與《野花圖鑑》(天知道數年之後有「形色」APP~),每多確定一種花草之名,便宛如銀行多了一筆存款,短短3年我的帳本上收錄了300多筆款項,找花的範圍擴及台北大屯山區、大雪山、阿里山與合歡山區,手機也換成單眼配上一顆無敵百微。

我渴望知道每一種野地花草的名字;我迷戀大部分野火(除草機)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的植物,夢想一座長滿耳挖草、半枝蓮、線柱蘭、綬草等──等──等的雜草花園。

蘇惠昭喜歡找尋0.5公分的野花拍照。

第一個在這裡發現臺灣野花的在地人

辨認花鳥讓我與大自然有了新的連結,所知越多,所不知的也越多。

據我所知,暖運並沒有做植物調查記錄,我也從未在這裡遇到找野花的夥伴,我猜想我是第一個在這裡發現野菰、臺灣白及和百金的在地人。為了野菰,我還曾經拜託園方暫時別除草,同時告訴他們,岩壁上有臺灣白及喔。換來「那是我們的工作啊」、「草太長民眾會抗議」的回應。

有段時間這裡也跟風種櫻花,水土不服幾乎全部陣亡。

3月16日,我在栽種百合的草坪發現了第一株初開花的綬草,但沒注意有無微縮版百合。依綬草花苞狀況,我估算26日應該開好開滿,果然一踏進公園,就在已被雜草佔領的花壇找到10株,大喜。也許是陽光太好,也許是深信病毒畏懼陽光,總之,我下了決心普查公園綬草,於是從上午10點混到下午快3點,因為綬草,附帶發現好大一個族群的細纍子草和地耳草(它們過午之後就閉合了),細葉蘭花蔘、小菫菜、節毛鼠尾草和圓椎花遠志則恆常穩定,就在趴著找到第30株綬草時,一種不認識的花向我招手。

經驗告訴我,如果此處出現一個小族群,必然會擴散到周圍,果然在30步之外我看到一個更大的族群以及離群索居的幾株,數一數,大約100多株。

可是,這條小徑我走過無數次,微縮版百合又比綬草大好幾倍,怎麼以前從未曾看過?

APP告訴我「澤珍珠菜」,在臺灣已滅絕

疑問像影子跟著我回到家,我先翻圖鑑,查不到,就把照片傳給強大的花友,「很像某種菜」我說,同時上手機問「形色」。「形色」幾秒鐘後就告訴我這叫做「澤珍珠菜」。

我只在海濱看過茅毛珍珠菜。「會是澤珍珠菜嗎?」我在線上問花友。

「澤珍珠菜」在臺灣紀錄為「已滅絕」,會是它嗎?

花友說有像是有像,但「澤珍珠菜」在臺灣紀錄為「已滅絕」,上次被看到是100多年前,「應該不可能」,不過為了慎重,強大的花友就拜託另一位更強大的花友,約定隔日來現場勘查。

我大驚,深覺事情莫名的大條,有必要請植物學者出馬。

癡迷野花野鳥,專業煮飯洗衣之外,文字工作者是我的另一個身分,因為報導《台灣原生植物全圖鑑》,我採訪過林試所副研究員鐘詩文博士,這人是充滿天然野性的文青,對植物的狂熱幾至沸騰,人不是在關門古道就是在大漢山或蘭嶼,鑽進的都是無人無路的深山,或者莎勒竹爆長的密林。我找到他的臉書,私訊他,把照片傳給他看。

「很像,真的很像」他秒回,又問了一堆問題:是有人種的嗎?怎樣的生長環境?有多少株?公園有填過土嗎?如果有,土是哪裡的土?哼哼,後面一題我哪裡會知道答案。

讓一群植物瘋魔失眠的在臺滅絕物種

然後他又傳來一篇文章,我讀後方知原來澤珍珠菜曾經存在台北濕地,但隨著濕地消失,很多濕地植物也跟著滅絕,包括澤珍珠菜。

換句話說,這是紀錄中不存在台灣的植物,一直到2007年,科博館楊宗愈博士在俄羅斯科馬洛夫植物研究所標本館發現一批100多年前向日本人矢野勢吉郎收購的標本,其中有1897年採自臺北的澤珍珠菜,是一個在台灣已沒有個體的新紀錄種。

如果真的是澤珍珠菜,那麼我看到的,不就是一種臺灣123年來從來沒有人發現的植物?這是偶然還是必然?

氣象預報說隔日上午天晴,但下午變天,發出大雨特報,我和鐘詩文就約定隔日上午公園見,那晚我失眠了。

27日,更強大的花友9點來,他拍了照片,傳給一位植物學老師,「老師幾乎確定就是」他告訴我。

10點,鐘詩文帶著研究助理黃偉傑前來,「看到照片後我半夜就想跑來,」他笑嘻嘻的說,顯然失眠的不只我一人。

兩人對著我的微縮版百合慎重的拍照、檢視環境,還挖了幾株要回去解剖和復育,我只問了我最關心的問題:「到底是不是啊?」

鐘詩文點頭。

正在採集標本、做紀錄的植物學家。

〈澤珍珠菜於台灣消失123年後的再發現〉的第三作者

我們開始商量後續,還把關心生態的王醒之議員拉來,醒之建議開記者會宣告,但考量現場可能遭破壞,植物被挖走,最後決定等花期結束,種子散播出去後再公開。期間萬一除草呢?我向認識的公園管理人員打探了一下,有兩個好消息:一是這裡沒填過土,是原汁原味的土,土裡原來就埋藏著澤珍珠菜的種子,但也可能由候鳥攜帶過來,或者是隨風送來的禮物。二,負責該區的除草人退休了,所以短期之內這塊草區都不會受到擾動。

原來之前幾年我沒遇到都是因為除草?

3月31日,在赴蘭嶼做植調之前,鐘詩文傳來了一篇待審查〈澤珍珠菜於台灣消失123年後的再發現〉,把我列名為第三作者,於是我被寫進了一則故事,那故事似乎是我啟動的,我啟動了一個不知如何寫下去的故事,只有植物學家才能接下去寫,完成它。

之後幾日我等待著故事的展開以及結局,還有朋友封我為「公民科學家」,好像我已成了科普書《意外的守護者》裡的角色。我不曾用過名牌(相機除外),「科學」之於我猶如千里之外的名牌,我一堂植物課都不曾上過,分不清楚雌花雄花,搞不懂蒴果、莢果、蓇突果,我愛的是辨認長在野地上的微小植物,驚異於它們的精巧與美麗,任人踩踏卻永遠能夠死裡復活的生命力。

也許不是死裡復活,100多年來,澤珍珠菜就默默的活在無人侵擾的野地,花開花落,它不是期待王子親吻的公主。

在野地裡走了7年,只為了一瞬間的相見。

「澤珍珠菜就是澤珍珠菜」,這就叫做發現新事物

土壤與種子更是奇蹟。我在亨利梭羅《種子的信仰》讀到,有一種薊,從一粒種子開始,設若在5年之間生長繁殖不間斷,到第5年,它生產的後代不但足夠播滿地球表面,甚至可以播滿太陽系所有行星的表面。

「種子以及產生種子的植物,才是支撐大自然各種體系的基石。」寫《種子的勝利》的生物學家索爾漢森這麼說。

我決定好好讀書,渾然不知我們的故事正要進入迎接巨大變化的章節。

4月7日晚,鐘詩文的聲音從蘭嶼傳來,萬般無奈。他的文章尚未公開,但環境資訊中心線上刊載了王偉聿、楊宗愈共同掛名的〈滅絕植物沉睡120餘年後再度甦醒:澤珍珠菜〉。

如果這是比賽,我方顯然落敗。

我點進去讀。楊宗愈就是從俄羅斯帶回澤珍珠菜標本的學者,行文中他提到,3月中旬,在他開車下山途中,有人把幾張植物生態照片傳到他手機,一看,心頭一振,「不就是在臺灣滅絕的澤珍珠菜嗎?」那是一個上午天晴下午大雨的日子,隔天大雨依然,他在有雷鳴的雨中抵達「北臺灣某處廣闊的草地」,關於生育地的描述與我的公園幾乎疊合,也就是說,在我為尋找綬草而遇到澤珍珠菜之前的10天左右,澤珍珠菜就已開花,有一個人發現了它,而且確定這是一種不尋常的植物。這位不具名的發現者想必是在地人,與我一樣長期觀察野地植物,無論如何都不會有人老遠跑到這個天涯海角找植物,一定是這樣的,只是我從們從來沒有遇見過。

我們的故事尚未公開,結果有人先一步說了另一個版本的故事,於是我寫下以上這些文字,記述我與微縮版百合相遇的經過。就為了那一瞬間的相遇,我在草地上趴趴走了7年。

但無論誰第一個發現,澤珍珠菜就是澤珍珠菜,但願它永遠活在這塊土地,與日月星辰同在。

澤珍珠菜 Lysimachia candida小檔案

澤珍珠菜,報春花科,珍珠菜屬,分布於中國大陸、日本(列為瀕危種)、緬甸及越南等地,常見於溝渠、溪邊、田邊或山坡邊潮濕處。未曾紀錄於臺灣植物誌等叢書,2012年獲報為新紀錄種,但同時也宣告滅絕,因在1897年後此物種在臺灣便無任何標本紀錄。

一年生或二年生草本,全株光滑無毛,株高30~60公分,莖單生或分枝,葉淺綠色,先端邊緣略呈紅色。總狀花序頂生,初開時花序短而密集,開花時逐漸伸長,花冠白色,鐘狀,花徑0.5~0.7公分。

(鍾詩文描述)

農傳媒專欄作者/蘇惠昭
資深文化出版記者,仍持續採訪寫作中。幾乎天天拍野花,三天兩頭拍鳥,曾遠赴南美阿根廷、美國、日本,以及經常在臺灣各地的山林中拍照。

最新文章

從武漢肺炎疫情 看美國漁業現況及防疫對策

自從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開始肆虐美國,相關部門已廣泛週知在捕撈產業進行防疫。美國海岸警衛隊在3月13日發布《海洋安全信息通報》,操作員和船東必須向海岸警衛隊和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報告船上人員的健康狀況。美國國家海洋漁業局將提供3億美元的援助計畫,應對因covid-19導致的水產業經濟損失及相關補助計畫。

動物用疫苗國際趨勢與臺灣發展現況

動物用疫苗產業的發展攸關整體國家動物防疫安全,對整體農業經濟產值與相關生技產業的發展亦重要。

後疫情時代的養鵝產業:飼養、防疫、行銷 3招多管齊下 盼回過去榮景

鵝肉也許不會天天躍上您的餐桌,但談起鵝肉清甜不膩、軟嫩適口的品質,肯定大家都會認同。受武漢肺炎疫情影響,餐飲市場嚴重萎縮,養鵝產業也無能倖免,淪為農委會公告認定的營運困難產業。好不容易從104年禽流感重創中逐漸恢復元氣的養鵝或是國產鵝肉產業,這次如何再一次振興?不妨從飼養、防疫與消費端,檢視該產業的危機與契機。

【友善山林】山中迷途免驚!備妥2大登山利器 平安下山才是無痕山林

在臺灣從事登山活動的人口眾多,因此林務局考量民眾需求及針對舊有林道、步道、古道、山徑的歷史脈絡整建為自然步道,提供優質戶外場域供民眾及山友作為親近山林的選擇,而登山及戶外活動首重安全,尤其在野外迷途或意外事故發生的時候,最重要的就是正確通報目前所在位置。

【星光花室】借助花卉的溫柔 得到安定身心的力量

2020年已經過了一半,歷經上半年的世紀之「疫」,許多人開始意識到外在環境對於身心靈的影響,下半年12星座即將面臨什麼樣的挑戰呢?有什麼方式可以幫助自己遇到逆境時仍能從容以對?想提升運勢,就快來看看星座專家小孟老師特地為12星座量身打造的四大錦囊妙計,只要利用生活中隨手可得的花材,就可以在家中打造愜意舒壓的環境,消解負面情緒,在逆境中「花」現轉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