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06日
首頁 農觀點 專欄 【蝗蝗不安】從東非蝗災看蝗蟲如何成為威脅全球糧食安全的災害?

【蝗蝗不安】從東非蝗災看蝗蟲如何成為威脅全球糧食安全的災害?

文、圖片提供/中興大學昆蟲學系 楊正澤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將2020年定調為植物健康年,卻不料2月底東非爆發一場25年來前所未見的嚴重蝗災,大範圍地影響東非30國,當地各國政府甚至公告進入「國家緊急狀態」,與此同時,FAO亦宣布東非蝗災進入橙色警戒。

根據FAO Save and Grow(2011)在小農作物生產永續集約化政策制定者手冊的數據顯示,飛蝗每年造成作物損失僅占0.2%,遠遠小於由病蟲害所造成的30~40%農損,那為什麼飛蝗還被認定是史上威脅全球糧食最大蟲害?其原因在於,全世界已知的20種飛蝗中,亞洲及非洲等常見7種飛蝗幾乎都曾釀成蝗災,且數年一次的大規模遷飛以及每年的小規模蝗災,也都是造成當地重大農業損失的關鍵因素。

飛蝗是會轉型的多態性蝗蟲

蝗蟲是昆蟲綱直翅目的3大昆蟲支系之一,分類系統上稱為蝗亞目(Acridoidea)或善跳類(Caelifera),外觀形態主要特徵是前翅稍厚,革質,稱翅覆(tegmen);後足發達,翅脈平直,得名直翅目Orthoptera。

依照遷移行為學特性,蝗亞目大致分為兩大群:其一是熟知的蝗蟲(grasshoppers),值得一提的是,臺灣也曾有蝗蟲危害農作物的記錄,如曾出現於澎湖的條背土蝗Patanga succincta (Johansson, 1763),根據歷史記載13~15年即大發生一次,造成的危害屬於區域性,根據蔡金池1996年報告,條背土蝗大發生時,政府曾以每公斤200元收購3000公斤,卻仍無法避免農作物廣泛性受災。

其二是飛蝗(locusts),飛蝗也是蝗蟲,只是具有多態性(polyphenism),同一族群內的個體,發育過程會受外在環境的影響,由散居型(solitary phase)轉變為聚集型(gregarious phase),例如沙漠飛蝗Schistocerca gregaria (Forskael, 1775)分布在非洲大陸惡劣與次惡劣地區,經過數年乾旱後遇季節性降雨,族群增長快速,飛蝗為食物而大量聚集,族群密度因此陡升,Roffey & Bopov 1986年證實散居型飛蝗若蟲在發育過程中,因族群密度激增,擁擠效應誘發型態轉變(transformation),老熟若蟲在適當棲所,安定後數天開始成熟,羽化為成蟲,初羽化體色由紅黑轉為黃色,開始交配,然後再產卵,如此代代累積,發展為聚集型。

聚集成蝗蟲大軍的成蟲群(swarm)每平方公里多達50億隻,每天可以200公里的長距離遷飛,進而造成蝗災。且除了龐大的群體優勢之外,最近中國科學院康樂院士團隊更研究發現,聚集型的飛蝗,其體液及某些組織中含有大量具毒性氰化物(HCN)的前驅物苯乙腈(phenylacetonitrile, PAN),推測可藉以躲避天敵。

沙漠飛蝗他山之石,東亞飛蝗在臺滅蹤超過一甲子

聯合國糧農組織定義蝗蟲入侵等級達到「數量激增」(upsurge),也就是大範圍受到影響,且情勢加劇又未獲控制時間達1年以上,即為蝗災(plague of locusts),除南極洲外,全球各大陸塊都可能發生蝗災,在此簡單介紹兩大重要的飛蝗。

非洲有最嚴重的沙漠飛蝗Schistoterca gregaria生育地範圍由大西洋到印度西北,老熟若蟲找到棲所,安定後數天開始性成熟,羽化為成蟲體色轉黃色,開始交配,然後產卵,其擴散面積可達 2800萬平方公里;亞洲則有亞洲飛蝗Locusta migratoria (Linnaeus, 1758),在中國大陸危害較大。聚焦臺灣,威脅最大的是東亞飛蝗或稱菲律賓飛蝗Locusta migratoria manilensis (Meyen, 1835)。

針對這個種類,1997年我曾為IUCN\SSC直翅類專家群整理過一篇短文,回顧文獻過程發現,貢穀紳(1994 )報告在1945~1990年間,東亞飛蝗已不再是臺灣的甘蔗重要害蟲,各改良場及相關監測記錄沒有資料,或者可大膽地說沒記錄了,且在後續的分類學與生態資源調查、採集、害蟲防疫記錄,也未見東亞飛蝗名列其中。

蔡承豪博士(2008: 2013)兩篇論文回溯臺灣對於東亞飛蝗最早記錄可能落在1653~1655年,接著有詳細記載的則是1896~1897年,根據歷史資料推測可能是6月由菲律賓隨西南季風及黑潮效應產生的氣流而來,降落在恆春半島或臺灣東部,落地後轉向北,向東往日本沖繩,再折返西進入臺灣北部,如大臺北、基隆,接著一路往南至桃竹苗、雲林再到嘉南。對於行進路線,另有一說是由屏東恆春轉澎湖,但尚且存疑,需以文獻考證與現地採集或以蒐藏標本檢查方式,深入探討。


文獻參考

蔡承豪博士(2008:2013)論文:〈天降飛蝗—1650年代的臺灣大蝗災〉、〈飛蝗遮天:東亞飛蝗侵襲下的臺灣社會景況與官方因應(1896–97)〉

【延伸閱讀】

蝗蟲過境戒備!揭非洲沙漠飛蝗的歷史不歸路止於此

先別管非洲沙漠飛蝗了 植醫:應盯海南島蝗害近年發生頻率

蝗災步步近逼 臺灣要擔心嗎?專家會議近日召開給答案

最新文章

乘著飯碗時光機,吃一口臺灣米粒史

你吃飯了嗎?不,我不是在問你吃了沒,我是問你吃米飯了嗎?吃飯之於臺灣人太理所當然,我們自然以「飯」代稱日常三餐。早在16世紀,就有文獻記載原住民種稻,臺灣食米的歷史悠久,飯碗裡的風景往往是碗外世界的縮影,讓我們一起到不同時代的飯碗一探究竟,扒一口飯,品嘗由簡至豐的臺灣生活滋味。

【餐桌通信】甘味消暑提案

敦子老師你好: 東京的夏天還好嗎?臺灣的夏天,如果不先大吃一些冰冰涼涼的點心,在身體內建冷氣的話,實在沒有走在豔陽下的勇氣。尤其等紅綠燈的時候,大家尋找陰影的功力都很厲害,剛回臺灣沒多久的我,總是搶輸一步,啊又輸了,倒數著漫長的紅燈酷刑。

【農遊食趣】柴焙龍眼乾——時尚的夢幻食材

如果你印象中的龍眼乾,還是用來拜恩主公,或中藥進補坐月子的老東西,那資訊要Update一下了。龍眼乾這幾年正以一種充滿土地感情與風土滋味的文青速度往前衝,一轉眼,它已往時尚夢幻食材的潮流走去,其轉變之快,讓人有點措手不及。

【農婦心底話】偽農婦就是這麼一回事

我花了一些時間,才接受自己不會下田這件事。身處農村,田裡夫唱婦隨的身影引我無限浪漫幻想。飽這麼專注於田間大小事,我總想著,自己也要當一個「賢內助」才行。可惜我不是。

【路上採集學】星空下,精靈圍著山唱歌

「還記得親水公園對岸那密密麻麻的鷺鷥公寓嗎?鷺鷥寶寶現在都換成潔白的羽毛囉!」「大雨散去後的山濛濛霧霧,有兩道虹與霓掛著。」「鋪著綠色軟毯的石頭是我們吃午餐的地方喔!」精靈們亂入我的夢,在翻身如炙燒生魚片的悶熱夜裡,忽睡又醒。我想要涼快的風襲來,冰鎮收服這隻發威的秋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