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女話她】女性的復仇,嚇到你吃手手

文、圖片提供/潘家欣

先談談今天這張畫的主題,本期專欄涉及血腥暴力畫面,請小心服用(咦? 可是我已經翻開了啊!)(沒關係我們用黑白呈現比較不血腥)。

這張作品題目為《朱迪斯斬殺赫羅弗尼斯》(Judith Slaying Holofernes),典故出自《朱迪斯記》(Book of Judith)(本記留存在天主教與東正教聖經中,馬丁路德修訂聖經時刪除,所以基督教新教聖經沒有喔),內容是古代亞述大軍一路侵略以色列,主角朱迪斯(Judith)是位聰明美麗的以色列寡婦,基於愛國之心,決定暗殺敵軍將領赫羅弗尼斯(Holofernes)。所以她利用自己的美色來跟赫羅弗尼斯交朋友,假裝通敵,其實是博取將軍的信任,使她可以帶著自己最親信的女僕,自由進出將軍帳篷,然後時機來臨,在某次將軍喝酒喝到不省人事之際,朱迪斯便趁機將其頭顱砍下!亞述敵軍群龍無首,就此潰散,寡婦朱迪斯就變成拯救人民的民族英雄了。

落落長講了這一大串,讀者稍稍可以理解這幅作品為何如此血腥暴力,不過更恐怖的還在後頭,就是我們要介紹這幅作品的作家──阿特蜜希雅˙真蒂萊希(Artemisia Gentileschi,1593 ∼ 1652 / 1653)。

阿特蜜希雅˙真蒂萊希出生在羅馬,12歲喪母,她的父親奧拉齊奧(Orazio Gentileschi)也是一位著名畫家。從小,阿特蜜希雅就跟著爸爸一起畫畫,並且展現出比兄弟更加驚人的天賦,奧拉齊奧聘請了一位畫家同事阿戈斯蒂諾˙塔西(Agostino Tassi)來擔任女兒的私人家教,塔西卻夥同另一個男子,性侵了阿特蜜希雅。

事情還沒完,這可是17世紀,17世紀處理性侵的傳統方式,就是讓受害人跟性侵犯結婚!父女倆只好等著塔西來提親,等來等去塔西就是沒有要娶她的意思,老爹一怒之下告上法庭,控訴塔西性侵我女兒,還在工作期間偷走我的畫作,法官大人明鑑啊!

法官怎麼明鑑呢?你說你女兒是處女,要證明啊,於是阿特蜜希雅被施以酷刑以及殘忍的婦科檢查逼供,證明沒有誣告。但是你們家女兒被性侵完不先來按鈴申告,怎麼等了九個月才來告呢?可見你們兩情相悅嘛,於是法官就只判塔西偷東西的刑,還沒服刑,塔西就逃跑了。

看到這邊有沒有想翻桌!恐龍法官!司法已死啦!

PROFILE

潘家欣 

臺南人,1984 年生,大學主修美術,著有詩集《妖獸》、《失語獸》。 平日剪紙、寫作,最近開始兼任睡眠不足的新手媽媽。

專欄簡介 

以藝術家、主婦、母親、妻子、女兒之眼重讀世界名畫,並用擴音機用力廣播畫面中長期缺席的女性之聲。搭配插圖均根據原作改繪而成,有時搞笑,有時殘酷。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8年9月號

回覆留言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