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06日
首頁 鄉間小路 當月主題 泰國 × 阿Tuk - 濁水溪土孕育的道地泰味

泰國 × 阿Tuk – 濁水溪土孕育的道地泰味

彰化縣溪州鄉位於濁水溪畔,是豐饒的農業區。潤澤水土利農也養人,包括阿 Tuk。她嫁來臺灣 30 年了,能 說一口流利的閩南語,她拜佛,年節也會備上滿桌飯菜招呼兒孫輩;若不特別介紹,就如同尋常的鄉野母親。但一 開口,她喜歡被稱呼「泰國媽媽」。

總在臉上漾著彬彬微笑,泰國媽媽曾在溪州鄉經營一間頗為成功的泰式餐館。她的料理不只抓住臺灣人的胃,慰藉了在臺泰人的鄉愁;更能因應客群,巧妙調整酸、苦、甘、辛、鹹的比重,烹調出印尼人、越南人、柬埔寨人也稱讚的好味。「泰國菜較辣、較苦、較酸;印尼菜比泰國更辣,不吃酸;越南人只能吃一點點辣,喜歡吃火鍋。」至於臺灣 人呢?「比較不吃鹹。」偶爾也會遇到難題,「泰國菜不酸不辣就沒有味道。有人說他的菜不要酸不要辣,我就不知道怎麼煮了。」

半模仿半記憶 重建泰國味道

每一個國家都各有不同的味覺記憶。泰國媽媽說,泰國菜追求五味:酸、苦、甘、辛、鹹的巧妙平衡,但較不強調「苦」這一味,除了毛肚這道料理會特別用膽汁增添苦味。

為何泰國菜有這麼多種不同的醬料呢?「泰國菜煮一樣有一種的辣椒,煮三樣有三種的辣椒,攏嘸同款。」泰國媽媽說,泰國菜沒有簡單的,例如泰語發音「東洋拱」的泰式酸辣蝦湯,要使用到一種酸辣湯專屬辣椒醬、晒乾的辣椒籽、香茅嫩莖、泰國香檬葉、南薑與香菜。雖被稱之為「湯」,但是這道菜使用的湯汁不必太多,因為它的主角是蝦, 華人看到醬汁較多會以為是湯,但這道菜的湯汁不是用來喝的,通常也 不會拿來拌飯,是用來為烹煮的肉類壓味道的,比較類似一種開胃香草 醬汁。前述「東洋」,就是這種醬汁的稱呼;「拱」是蝦子。若將蝦子 用豬肉、雞肉等代替,就是不同的菜色。

其實在嫁作人婦之前,她從沒進過廚房;來到臺灣之後,在泰式餐館洗盤子,「我就在旁邊注意偷看人家怎麼做」,一半模仿、一半依賴自己敏銳的味覺記憶,點滴把泰國味道重建回來。

「像這個泰國紅咖哩,我要把(包裝上)很小的字一個一個看清楚,才知道配方,然後一一記下來, 去找材料來做,不好做咧。」備好所有的食材,需用文火慢慢炒香,放冷裝盒冷凍,要煮的時候,依需要的量解凍。「一點點就很夠味了。」解凍後的紅咖哩滿溢著豔紅色汁液;下鍋炒香後,加入薑黃粉,就是泰式咖哩醬。

除了味覺記憶,還有一些小秘方。例如木瓜絲涼拌的醬汁需要用到蒜頭,用幾顆?按個人味覺與數量 判斷,但最好是用三、五、七等奇數量,會最好吃。她也說不上來為什麼,只知道是泰國老家長輩傳下來的小祕訣,源自曼谷舊機場附近一帶的鄉土偏方。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8年01月號

最新文章

乘著飯碗時光機,吃一口臺灣米粒史

你吃飯了嗎?不,我不是在問你吃了沒,我是問你吃米飯了嗎?吃飯之於臺灣人太理所當然,我們自然以「飯」代稱日常三餐。早在16世紀,就有文獻記載原住民種稻,臺灣食米的歷史悠久,飯碗裡的風景往往是碗外世界的縮影,讓我們一起到不同時代的飯碗一探究竟,扒一口飯,品嘗由簡至豐的臺灣生活滋味。

【餐桌通信】甘味消暑提案

敦子老師你好: 東京的夏天還好嗎?臺灣的夏天,如果不先大吃一些冰冰涼涼的點心,在身體內建冷氣的話,實在沒有走在豔陽下的勇氣。尤其等紅綠燈的時候,大家尋找陰影的功力都很厲害,剛回臺灣沒多久的我,總是搶輸一步,啊又輸了,倒數著漫長的紅燈酷刑。

【農遊食趣】柴焙龍眼乾——時尚的夢幻食材

如果你印象中的龍眼乾,還是用來拜恩主公,或中藥進補坐月子的老東西,那資訊要Update一下了。龍眼乾這幾年正以一種充滿土地感情與風土滋味的文青速度往前衝,一轉眼,它已往時尚夢幻食材的潮流走去,其轉變之快,讓人有點措手不及。

【農婦心底話】偽農婦就是這麼一回事

我花了一些時間,才接受自己不會下田這件事。身處農村,田裡夫唱婦隨的身影引我無限浪漫幻想。飽這麼專注於田間大小事,我總想著,自己也要當一個「賢內助」才行。可惜我不是。

【路上採集學】星空下,精靈圍著山唱歌

「還記得親水公園對岸那密密麻麻的鷺鷥公寓嗎?鷺鷥寶寶現在都換成潔白的羽毛囉!」「大雨散去後的山濛濛霧霧,有兩道虹與霓掛著。」「鋪著綠色軟毯的石頭是我們吃午餐的地方喔!」精靈們亂入我的夢,在翻身如炙燒生魚片的悶熱夜裡,忽睡又醒。我想要涼快的風襲來,冰鎮收服這隻發威的秋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