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06日

米果 × 醬油

「醬油大概就是以那種隨時備戰的姿態存在著,從來沒讓人失望過。」

Q:對你而言,最能代表家的醬汁是什麼?

A:應該是醬油吧!阿公阿嬤那一代,沒有冰箱,為了食物保存,至多就是鹽巴醃一醃,很多菜色只要 有鹹味,就覺得美味。相對於鹽巴的鹹味,醬油那種鹹中帶著甘醇的滋味,更覺得奢華,但也不到奢華那麼浮誇,屬於庶民的奢侈吧!畢竟以醬油做菜入味,很少失敗。到了母親那一輩,醬油更是常備 佐料,瓦斯爐旁邊如果沒有一罐醬油坐鎮,主婦多少會焦慮吧! 滷肉要靠醬油,涼拌也是,魚的清蒸更是。豆腐豆干原本也沒什麼味道,被醬油裹了一身,就圓滿了。 有些料理只為了添色提味,滴幾滴醬油,光是在熱鍋裡面冒出醬色的水泡,都覺得安心。 我們家的吃食習慣,每餐必然要有一小碟醬油,或剁幾顆蒜頭一起入味,有時切一些薑絲泡在醬油裡, 什麼都能沾,配菜都吃完了,就把小碟子的醬油倒入碗裡,拌飯吃。有時候回家晚,沒菜了,母親就 起油鍋,煎一顆荷包蛋,鋪在白飯上,再淋上醬油,好吃得不得了。醬油大概就是以那種隨時備戰的姿態存在著,從來沒讓人失望過。

菜色一:豆干炒肉絲

肉絲先加上少許醬油、胡椒、米酒跟蕃薯粉拌勻,讓每根肉絲都可以均 勻裹上味道,再放置一段時間,等待入味。先以熱油炒到肉絲呈現琥珀 色澤,再加上切過的豆干,淋上醬油,起鍋之前,加入青蒜潤色提味,是很簡單卻很下飯的一道菜。學生時期,我吃過六年的媽媽手作便當,這道菜幾乎每週出現,蒸飯箱蒸過也完全不走味,重點是,吃不膩。盡量挑選肥瘦均勻的梅花肉,裹上蕃薯粉,吃起來不至於太「柴」。豆 干則是盡量挑選大片且質地較軟的非基改黃豆製品,切成薄薄長條,添上醬油的醬色,跟著肉絲和青蒜一起入口,絕配。

PROFILE

米果 

文字工作者,小說與隨筆雜文書寫者,網路重度使用者。臺南出身,喜歡棒球、日劇和日本小說。曾獲幾項文學獎,現為專欄寫作者。喜歡逛菜市場與超級市場,把自己餵飽是現階段最熱中 的人生志業。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8年01月號

最新文章

乘著飯碗時光機,吃一口臺灣米粒史

你吃飯了嗎?不,我不是在問你吃了沒,我是問你吃米飯了嗎?吃飯之於臺灣人太理所當然,我們自然以「飯」代稱日常三餐。早在16世紀,就有文獻記載原住民種稻,臺灣食米的歷史悠久,飯碗裡的風景往往是碗外世界的縮影,讓我們一起到不同時代的飯碗一探究竟,扒一口飯,品嘗由簡至豐的臺灣生活滋味。

【餐桌通信】甘味消暑提案

敦子老師你好: 東京的夏天還好嗎?臺灣的夏天,如果不先大吃一些冰冰涼涼的點心,在身體內建冷氣的話,實在沒有走在豔陽下的勇氣。尤其等紅綠燈的時候,大家尋找陰影的功力都很厲害,剛回臺灣沒多久的我,總是搶輸一步,啊又輸了,倒數著漫長的紅燈酷刑。

【農遊食趣】柴焙龍眼乾——時尚的夢幻食材

如果你印象中的龍眼乾,還是用來拜恩主公,或中藥進補坐月子的老東西,那資訊要Update一下了。龍眼乾這幾年正以一種充滿土地感情與風土滋味的文青速度往前衝,一轉眼,它已往時尚夢幻食材的潮流走去,其轉變之快,讓人有點措手不及。

【農婦心底話】偽農婦就是這麼一回事

我花了一些時間,才接受自己不會下田這件事。身處農村,田裡夫唱婦隨的身影引我無限浪漫幻想。飽這麼專注於田間大小事,我總想著,自己也要當一個「賢內助」才行。可惜我不是。

【路上採集學】星空下,精靈圍著山唱歌

「還記得親水公園對岸那密密麻麻的鷺鷥公寓嗎?鷺鷥寶寶現在都換成潔白的羽毛囉!」「大雨散去後的山濛濛霧霧,有兩道虹與霓掛著。」「鋪著綠色軟毯的石頭是我們吃午餐的地方喔!」精靈們亂入我的夢,在翻身如炙燒生魚片的悶熱夜裡,忽睡又醒。我想要涼快的風襲來,冰鎮收服這隻發威的秋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