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07日
首頁 新聞 【草生栽培】蟲蟲心聲:草生栽培的好,昆蟲最知道

【草生栽培】蟲蟲心聲:草生栽培的好,昆蟲最知道

愈來愈多農民注意到草生栽培的優點,包括保水、保濕、保肥、調節土壤溫度和增加有機質等,各農業試驗改良場所也力推草生栽培,但執行時對生態一定有幫助嗎?

此外,曾有農民的果園用草生栽培,卻發生嚴重病蟲害。建園過程中,究竟有哪些面向需要注意?農傳媒訪問好食機農食整合有限公司生態顧問蘇立中,從昆蟲相談草生栽培與生態系建立的重要性,以第一人稱呈現訪談摘要。

草生栽培對生態會有幫助,但因為栽培方式可分成單一草相和雜生草相,影響程度也不一。如果只是為了覆地作物而培養單一草種,昆蟲相不會多;但如果空地覆蓋各種雜草,棲地多樣性高,自然就會吸引許多昆蟲。

如果選擇雜生草相,不表示不用割草,但是農民要割對東西,例如一下就會長很快的大花咸豐草或禾本科的雜草,割完有空地就讓它長其他的野草;割的時候大約離地10公分,不要割太短,並保持一點空隙,可以調節土壤保濕性,割完的草建議可覆蓋在土壤上,能保濕和增加有機質。

營造草生栽培區兼顧生態,應避免草相單一化

當農民希望在果園或農田做草生栽培,並營造生態時,需要注意哪些面向?

第一、可先認識這片果園有哪些草是優勢種,適度壓抑它的族群數,不要一直讓它生長,變成單一草相,應讓多元草種生長,進而吸引不同的昆蟲。

第二、要多留開花型的野草,花粉及花蜜可以吸引昆蟲,例如種植菊科、豆科、蓼科或錦葵科植物。

第三、會攀附的藤蔓類應盡量移除,因為會攀爬到果樹或作物上覆蓋,影響作物生長,如葉子像愛心的紫花牽牛、槭葉牽牛、菟絲子,或是入侵種的小花蔓澤蘭也應清除。

盡量用人為的方式抑制強勢種,讓在地雜草可以多樣化,如果農田附近有小山丘或林田交界帶,可以去那裡採集野草種子帶回來種,各農業試驗改良單位也有推薦一些豆科或菊科的草種。

提醒農民,在選用某種草種之前,可先查詢該草種是不是外來種、入侵種及其特性。如果是大花咸豐草,雖然屬於外來種,蔓延速度快,但是處理方便,還可以同時提供昆蟲花粉,問題不算太大。

六星瓢蟲。

草種愈多樣,病蟲害愈少

農民在建立草生栽培園區與營造棲地多樣性的同時,也經常擔心病蟲害問題,關鍵在於草種應多樣,不要一大片都是單一種。

像有些人討論馬利筋可以吸引瓢蟲,其實是因為會先吸引蚜蟲,瓢蟲才跑過來吃蚜蟲,但蚜蟲可能會連帶蔓延到其他作物。農民還是可以種馬利筋,只是不要種的整片都是。

其實田裡的草相若都發展成單一種,就容易會有病蟲害問題,但若是以草的多樣性方式呈現,病蟲害反而會被抑制。

另外,要特別注意,鄰田如果是沒有管理的休耕田,雜草可能愈呈單一相,生態也會往單一化發展,草一變,蟲就跟著變,有可能藏匿害蟲、天敵變少,而影響到草生栽培的田或果園。

如果草生栽培用於果園,周圍可以設計成多樣性的棲地,種一些圍籬作物如芒草,因為芒草比較高,可種在最外圍當作雨水的儲存帶,達到土壤持續保濕的效果,但若是要種芒草,建議先跟鄰田主人協商好,並做好定期管理芒草的工作,以避免芒草長得太快,而引發跟鄰田主人的糾紛。

農民也可考慮種一些跟果樹不同的樹種,只要是臺灣原生且適合在地生長的樹種都可以,讓生態趨於完整,昆蟲相也會愈豐富。

想要確認草生栽培有無營造出好的生態系,可進一步請專家做生態調查。以昆蟲相來說,我們會用一些採集方法或針對某些物種調查,例如蜘蛛、寄生蜂或某些捕食性的昆蟲,這幾大類會當成監測生物多樣性的指標。

營造農業生態系需要有人為干擾才能維持平衡,所以才要適度割草、除草,並復育其他雜草。如果沒有人為干擾農田,會導致強勢物種覆蓋整個空間,農田很容易發生生態不平衡的狀態,重點還是在於適度管理。

細紋貓蛛。

 

本平台提供各方意見投稿交流,文章內容為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延伸閱讀

【草生栽培】雜草知多少:顧水土、保水、保肥,草生栽培好處多

【草生栽培】完全指南:草生栽培應注意哪些面向?哪些草種較適合?

【草生栽培】數據比一比:草生栽培增進土壤空隙度和有機質

【草生栽培】農友血淚談(一):那一年留級的紅龍果

【草生栽培】農友血淚談(二):紅龍果根瘤線蟲

最新文章

職人大未來:生活中的工藝復興運動

「一輩子做好一件事」是職人的單純想望,然而時間也是最大的敵人——當產業、技術日新月異,傳統工藝則面臨需求減少的嚴峻考驗,有些就這樣消失在時代的洪流裡。周易正與陳明輝分別從出版及教育著手,找回被時代遺忘的職人工藝。他們相信,工藝不應是博物館館藏、要價不斐的奢侈品,只要重回你我的生活,便有了創造未來的動能。

【讀冊】聽見大樹的在地足跡

「樹」始終不只是「樹」而已。樹是一張地圖,可以超越時空,透過歷史、透過記憶,去建構屬於你和它的心靈座標。我的生命中有很多關於樹的記憶,就跟這本書一樣,它是圍繞在不同的國度裡,在世界各個角落中穩穩佇立,似乎也在你的腦海中盤纏出自己的位置。

開放固殺草? 紅豆農:期待兼顧食安與收穫的藥劑

農委會將開放固殺草做為紅豆植株乾燥使用,種植紅豆的農民指出,自從巴拉刈禁用後,農民就普遍對無藥可用感到很恐慌,政府有必要開放一支能有效乾燥的農藥給農民使用,期待政府開放的藥劑能兼顧食品安全及收穫便利性。

固殺草作為紅豆落葉劑 立委暫喊卡 要求衛福部撤銷公告

立法委員陳椒華、林淑芬、王婉諭6日共同召開「給我安心紅豆,拒絕固殺草落葉劑」記者會,邀請專家學者、紅豆農針對農委會擬公告固殺草作為紅豆植株乾燥劑使用方法提出意見,陳椒華要求衛福部先撤銷紅豆的固殺草殘量容許量修正公告,並要求防檢局1個月內召開聽證會,公開讓大家做評定。

「燒好香」的堅持:舉重若輕、聞香識木的職人技

香火鼎盛的廟宇,善男信女燃香參拜,虔心相信祈願會跟著拜香的裊裊輕煙上達天聽。以香祭祀是自遠古流傳至今的習俗,製香技藝亦隨著明清移民傳入臺灣。來到宜蘭頭城專門製香的己文堂,職人不畏工序繁雜辛苦,以手工與誠心上粉做香,作為人與神靈的溝通媒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