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07日
首頁 新聞 【草生栽培】農友血淚談(二):紅龍果根瘤線蟲和草生栽培的眉角

【草生栽培】農友血淚談(二):紅龍果根瘤線蟲和草生栽培的眉角

前陣子一直聽到,各地紅龍果農友受到根瘤線蟲危害的消息,許多共通的特點是,前期作或伴生植物(地被、鄰田)同為根瘤線蟲的寄主,要不是芭樂、木瓜、鳳梨鄰田或轉作,就是種了四瓣馬齒莧作草生栽培。

並不是說芭樂、木瓜不能轉作紅龍果、四瓣馬齒莧不能作果園的植被,只是土壤裡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線蟲,在前期作與養草皮的過程,等於提供根瘤線蟲一個適合滋長的「大平台」,甚至夾帶在種苗入侵果園,譬如芭樂苗圃有根瘤線蟲,下游的農家都挫在等。

因此,採用健康種苗(並禁止線蟲受害者參觀果園),一開始就將病蟲拒於門外,同時選留合適的伴生植物,營造不適合病蟲生存的環境,是最容易被忽略的,卻也是最重要的。

此外,在種紅龍果前,先確認土裡根瘤線蟲的密度,可以採土樣送農試所或各地改良場,或種茄瓜等敏感作物,拔龍葵、馬齒莧等「哨兵雜草」肉眼判斷。如果量不少的話,一定要確實做好清園,千萬別急著就種下去。

清園的部分,如果你的田可以淹水,那只能說恭喜喔!你可以淹一到兩個月的水,甚至種一期水稻,應該就沒什麼問題了。如果你的田水源取得不易,甚至土壤太砂了,想淹也淹不了,那我只能轉贈「真.線蟲專家」農試所陳殿義博士當時給我的一句話:「你一定要種紅龍果嗎?有沒有考慮種其他作物吶?」

受根瘤線蟲侵襲的紅龍果根部。

好啦!這邊提供幾個從研究和專家口中聽到的方法:

  1. 化學農藥:紅龍果並沒有根瘤線蟲的推薦用藥,不管用哪支,都是違反《農藥管理法》。而泰半殺線蟲劑都是系統性,不確定多久後生產的果實才不會有農藥殘留,若殘留量超標,會再追加一條《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

  2. 高溫和薰蒸:高溫以熱水(蒸氣)或大太陽,薰蒸以尿素、烏肥或溴化甲烷等藥劑,再覆以不透氣的銀黑塑膠布。

  3. 天然資材和生物防治:先種萬壽菊嚇嚇它們,大欉後再跟L-TM一起翻耕入土,以蓖麻粕麻痺幼蟲,以蝦蟹殼(甲殼素)誘導放線菌分解卵塊。農試所待技轉的黑修羅,據研究也有一定的效果。

  4. 離土栽培:以容器盛載乾淨的土壤介質,從頭就排除病原。

  5. 焦土戰術:全園鋪抑草蓆一年以上,讓所有寄主都無法生存,一併斷了線蟲的糧。

  6. 誘殺作物:有聽過以作物生長期時間小於線蟲生活史的短期葉菜來操作,但實際情況還是要問專家學者。

農法因作物、環境、資源甚至銷售通路而制宜,當負面影響(肥培、病蟲害、工序等)可藉由技術、農機的應用極小化,在經營者可接受的範圍,個人當然是建議做草生栽培。

至於草種的選擇,我會選擇自然草相,定期割草之餘,再慢慢汰除惱人的鬼針草、蔓澤蘭,當果園的生物多樣性高,病蟲害雖然有卻也不會太嚴重,只是夏天草長很快,割草很累就是了。

若非要選擇單一草種,也建議種類地毯草等病蟲害較少的禾本科植物,跟禾本科草種相比,雙子葉草種有著嚴重的蟲害,四瓣馬齒莧也不例外,除了容易招引粉介殼蟲,同時更是根瘤線蟲的寄主,果農們往往得在防治上下更多功夫。

粉介殼蟲比較好處理,除了植物保護手冊上的推薦用藥,包括毒性低的達特南、賜派滅,還有一些有機資材可以使用。只要適時正確施藥,並不會影響果實的安全。

根瘤線蟲就非常麻煩了,由於線蟲生活在土中,無論化學農藥或有機資材效果都有限,只能抑制而無法根除,一旦沾染到就只能長期抗戰。但若你的田區從來就沒有根瘤線蟲,只要將它們拒於園外,那就什麼問題都沒有。

因此,四瓣馬齒莧不適合我的果園,不代表不適合其他紅龍果園或其他作物,像施班長的紅柚園與阿霞姐的紅龍果園,因為早先種水稻,週期性長時間的淹水,田區沒有線蟲的危害,他們家的四瓣馬齒莧跟果樹配合的還算不錯。

這其實也是適地適種的概念,不僅於作物與氣候的配合,栽培模式、雜草管理、病蟲害管理、土壤肥培、機械使用等都必須納入通盤考量,農業真的是非常實務卻又博大精深的產業啊!

本平台提供各方意見投稿交流,文章內容為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延伸閱讀

【草生栽培】雜草知多少:顧水土、保水、保肥,草生栽培好處多

【草生栽培】完全指南:草生栽培應注意哪些面向?哪些草種較適合?

【草生栽培】蟲蟲心聲:草生栽培的好,昆蟲最知道

【草生栽培】數據比一比:草生栽培增進土壤空隙度和有機質

【草生栽培】農友血淚談(一):那一年留級的紅龍果

最新文章

職人大未來:生活中的工藝復興運動

「一輩子做好一件事」是職人的單純想望,然而時間也是最大的敵人——當產業、技術日新月異,傳統工藝則面臨需求減少的嚴峻考驗,有些就這樣消失在時代的洪流裡。周易正與陳明輝分別從出版及教育著手,找回被時代遺忘的職人工藝。他們相信,工藝不應是博物館館藏、要價不斐的奢侈品,只要重回你我的生活,便有了創造未來的動能。

【讀冊】聽見大樹的在地足跡

「樹」始終不只是「樹」而已。樹是一張地圖,可以超越時空,透過歷史、透過記憶,去建構屬於你和它的心靈座標。我的生命中有很多關於樹的記憶,就跟這本書一樣,它是圍繞在不同的國度裡,在世界各個角落中穩穩佇立,似乎也在你的腦海中盤纏出自己的位置。

開放固殺草? 紅豆農:期待兼顧食安與收穫的藥劑

農委會將開放固殺草做為紅豆植株乾燥使用,種植紅豆的農民指出,自從巴拉刈禁用後,農民就普遍對無藥可用感到很恐慌,政府有必要開放一支能有效乾燥的農藥給農民使用,期待政府開放的藥劑能兼顧食品安全及收穫便利性。

固殺草作為紅豆落葉劑 立委暫喊卡 要求衛福部撤銷公告

立法委員陳椒華、林淑芬、王婉諭6日共同召開「給我安心紅豆,拒絕固殺草落葉劑」記者會,邀請專家學者、紅豆農針對農委會擬公告固殺草作為紅豆植株乾燥劑使用方法提出意見,陳椒華要求衛福部先撤銷紅豆的固殺草殘量容許量修正公告,並要求防檢局1個月內召開聽證會,公開讓大家做評定。

「燒好香」的堅持:舉重若輕、聞香識木的職人技

香火鼎盛的廟宇,善男信女燃香參拜,虔心相信祈願會跟著拜香的裊裊輕煙上達天聽。以香祭祀是自遠古流傳至今的習俗,製香技藝亦隨著明清移民傳入臺灣。來到宜蘭頭城專門製香的己文堂,職人不畏工序繁雜辛苦,以手工與誠心上粉做香,作為人與神靈的溝通媒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