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06日
首頁 新聞 林宏燦:從設施農業到植物工廠,不合宜法規讓創新淪違章建築

林宏燦:從設施農業到植物工廠,不合宜法規讓創新淪違章建築

2016年,由Google所開發的人工智能「AlphaGo」擊敗了世界頂尖棋手李世乭和柯潔,AI人工智能的發展似乎又向前邁進了一步,許多產業相繼投入AI人工智能與機器人的開發。

農業領域裡,許多研究人員開始利用人工智能做各種嘗試,例如地面的採收機器人、空中的病蟲害預警系統,試著使用最先端的技術來輔助農業生產與管理。

在人工智能出現之前,農業發展已超過一般民眾的想像,農作物生產的方式有許多樣態,若是以農田的型態來區分,今天的農業可以區分為三大類:露天農業、設施農業,以及使用人工光源的密閉型植物工廠。

第一項的露天農業,亦即人類自古以來的農業生產業態,在開闊的農田上種植作物,有風有雨,還有除不盡的雜草,受到季節變動的影響,單位面積的產量有一定的限制。
第二項的設施農業,就是在農田上興建鋼骨或金屬支架,屋頂附上特殊的塑膠布,四周以塑膠的防蟲紗網隔離,建立起小型且簡易的空間供農作物成長,這也就是我們常講「農業溫室」。在先進的農業國家裡,高階的農業溫室還具有氣密性、光源與溫濕度等環境調控功能,降低天候條件對農作物的影響,維持終年的穩定產出。
第三項的人工光源型植物工廠,此為上述高階農業溫室的變形版,以特殊的LED燈具取代日照,並以層架堆疊的方式進行立體式栽培,在沒有日照的室內,也可以在人工控制的環境下進行農作物生產。
這類技術源自於極地探勘,為了讓南極探險隊的成員也能獲得新鮮蔬菜所研發出來的技術。

隨著科技進步,多樣化的農業型態,除了挑戰現行農業法規,也讓人們重新去思考「農田」的定義。

一般人對農田的定義多半停留在第一項,有土、有草、有風雨、有日月的露天農業,現行法規的設計思維也是依據上個世紀的傳統農業而制定,一旦跨進了設施農業,就有許多不合時宜之處,尚待解決。

簡易設施離土介質。

例如,台灣在興建簡易型溫室時就有許多問題,有水泥固定基礎類型的要怎麼認定?什麼樣的設施要申請建築執照?地面水泥覆蓋可以到什麼程度?這些屬於地方法規的各縣市都有所不同。

此外,農地上到底能不能蓋廁所,每個審核單位也都有不一樣的意見。也就是說,農地可以種田,農地可以請大批的工人來幫忙採收,但是農地不能蓋廁所,有三急要自己想辦法。

不過,最慘的是人工光源型植物工廠。財經雜誌上曾多次介紹的人工光源型植物工廠,目前在台灣竟然無法可管。

植物工廠建築體是固定式的水泥基礎,大量的燈具、養液槽,氣密型的栽培室,旁邊又有採收、包裝、分級的流水線,既不是農田也不是加工廠,更不是食品廠,在地目使用上找不到可以使用的產業類別,在法規上也找不到相關的條例可以支援。

已進入商轉的日本植物工場。

既然無法可管,業者豈不笑個開懷?並沒有。

台灣目前有數間進入運行階段的植物工廠,既然叫「廠」,那在法規上就要有工廠登記。然而,在建築物使用類組及變更使用辦法裡根本不存「植物工廠」這個品項,經濟部叫業者去找農委會,農委會叫業者去找經濟部,兩個單位皮球互踢,一來一往,不亦樂乎。

在法規上成了黑戶的植物工廠,既不是農場也不是工廠,但硬體設備又如工廠般的存在,每逢被有心人士檢舉,因為沒有也無法辨理工廠登記,地方政府的稽查員礙於法規一定要找上門。但是,植物工廠並不屬於任何一項產業別,就算找上門,稽查員也找不到相關的法條來稽核或開罰。

像植物工廠這樣,現實中它就在那,在行政體系或是法令規範裡卻不存在的新興產物,除了植物工廠之外,還有線上金融交易、第三方支付等議題,後兩者因為牽涉範圍過大,產官學三界的討論至今都沒有停過。

身處農業產業,我們期待本國農業官員勇於任事,為新式產業開路,除了防弊,更要懂得興利。

本平台提供各方意見投稿交流,文章內容為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最新文章

乘著飯碗時光機,吃一口臺灣米粒史

你吃飯了嗎?不,我不是在問你吃了沒,我是問你吃米飯了嗎?吃飯之於臺灣人太理所當然,我們自然以「飯」代稱日常三餐。早在16世紀,就有文獻記載原住民種稻,臺灣食米的歷史悠久,飯碗裡的風景往往是碗外世界的縮影,讓我們一起到不同時代的飯碗一探究竟,扒一口飯,品嘗由簡至豐的臺灣生活滋味。

【餐桌通信】甘味消暑提案

敦子老師你好: 東京的夏天還好嗎?臺灣的夏天,如果不先大吃一些冰冰涼涼的點心,在身體內建冷氣的話,實在沒有走在豔陽下的勇氣。尤其等紅綠燈的時候,大家尋找陰影的功力都很厲害,剛回臺灣沒多久的我,總是搶輸一步,啊又輸了,倒數著漫長的紅燈酷刑。

【農遊食趣】柴焙龍眼乾——時尚的夢幻食材

如果你印象中的龍眼乾,還是用來拜恩主公,或中藥進補坐月子的老東西,那資訊要Update一下了。龍眼乾這幾年正以一種充滿土地感情與風土滋味的文青速度往前衝,一轉眼,它已往時尚夢幻食材的潮流走去,其轉變之快,讓人有點措手不及。

【農婦心底話】偽農婦就是這麼一回事

我花了一些時間,才接受自己不會下田這件事。身處農村,田裡夫唱婦隨的身影引我無限浪漫幻想。飽這麼專注於田間大小事,我總想著,自己也要當一個「賢內助」才行。可惜我不是。

【路上採集學】星空下,精靈圍著山唱歌

「還記得親水公園對岸那密密麻麻的鷺鷥公寓嗎?鷺鷥寶寶現在都換成潔白的羽毛囉!」「大雨散去後的山濛濛霧霧,有兩道虹與霓掛著。」「鋪著綠色軟毯的石頭是我們吃午餐的地方喔!」精靈們亂入我的夢,在翻身如炙燒生魚片的悶熱夜裡,忽睡又醒。我想要涼快的風襲來,冰鎮收服這隻發威的秋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