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07日
首頁 新聞 【草生栽培】農友血淚談(一):那一年留級的紅龍果

【草生栽培】農友血淚談(一):那一年留級的紅龍果

越來越多種果樹的農民用草生栽培,但說起來容易,真正要做才知道大有學問,到底什麼草比較適合?要不要修剪?怎麼維護?許多農民頭上都是滿滿的問號。

一位在臺南種紅龍果的青年農民,2015年滿懷期待跟上草生栽培的風潮,卻遭遇了一系列意想不到的挑戰,最後甚至「留級」全部砍掉重練!這位農民秉持大愛,從去年開始一路寫下斑斑血淚史,農傳媒稍加整理,並徵得原作者同意後刊出。

2016年到來,距離我移居臺南楠西、開始種植紅龍果的人生也剛好滿周年了。那些在前年初春跟我同時栽下果苗的「同學」們,許多已經在「點電火」做產期調節,打破紅龍果生長期的漫漫長夜,把花芽喚出來,準備在價格最高的冬春,把整年的投資一舉賺回來。

年初時,我也是這麼打算著,但現在,我卻只能一邊看著同學採果出貨,一邊毀園重種。熟識的農友來果園拜訪,還會khau-sué(剾洗,挖苦)說:「阿賢,你怎麼種紅龍果種到留級?」怎麼會發生這麼怨嘆的事呢?

產期長、產量高、病害相對不嚴重,因而選種紅龍果

這個故事就得從紅龍果的來歷介紹起。1980年代紅龍果引進臺灣,適逢菸酒公賣局終止收購釀酒葡萄,彰化二林及臺中外埔一帶的葡萄農,便以固有的棚架轉作免授粉的白肉紅龍果,紅肉種則集中在南投集集。

彼時大部分為需夜間授粉的品種,直到近幾年才突破原本最大的栽培門檻,育出大紅、富貴紅等無需授粉的紅肉品種,再加上病蟲害相對不嚴重、一年內可結果、產期長、產量高,以及市場價格不錯等優點,許多果農紛紛投入紅龍果的栽培。

準備從農時,我曾考慮過很多作物,儘管許多人都說:「紅龍果這幾年種 hiah-ni-khuah(遐爾闊,種植面積很大)一定會 pai-tsh(敗市,滯銷)。」但基於自己對果樹的喜愛,看好紅龍果未來外銷的可能性,以及能快速周轉的生計考量,我還是決定「瘋」落去。

去年栽種的「四瓣馬齒莧」是根瘤線蟲的寄主之一,也造成後來的毀園重建。錯誤的果園設計管理事倍功半,進而影響果苗生長。

草生栽培的低級失誤

在農民草根實踐及農政單位推廣下,果園的草生栽培這幾年逐漸成為顯學。對於以往主修生態、對友善耕作一直懷抱憧憬的我,草生栽培當然是一定要的,但這條路走的比我想像中坎坷許多,原因是:果園設計錯誤。

初春的連續乾旱,加上一開始冒出頭的都是土香、成功白花菜等低矮草種,讓我對雜草之害相當輕視,每天只是慢慢地除掉其他草種,藉由人工選拔來維持草相低矮、不去影響植栽的日照。然而,到了五月,梅雨的滋潤讓其他雜草甦醒過來,強勢的鬼針草、牛筋草一暝大一吋,沒幾天就把果苗淹過去。

我曾想效仿平地果農用大量乾稻草覆蓋,但因為楠西離水稻產區太遠而作罷;我也試過東勢蜻蜓谷劉興健大哥的「草木共生栽培法」,把草壓倒讓它們不影響果樹生長,這方法或許適合已攀上棚架的成株,但因能壓倒的高度不夠低,對苗期的紅龍果並不合適。我也嘗試用割草機,卻因為株與株間距過小且交錯種植,使得割草變得事倍功半,一不小心還會把紅龍果砍斷。

最後,我只能放棄果園的原生草種,在大太陽底下將雜草一株一株連根拔起,再種上低矮匍匐而且生長快速的草種「四瓣馬齒莧」。花了近兩個月,好不容易將四瓣馬齒莧的草皮養起來,果園一片和諧充滿希望,卻又發生更棘手的狀況。

根系受傷誰之過? 

八月做風颱,怪獸蘇迪勒的影響不大,反倒是未著陸的天鵝引來西南氣流,連下了兩個禮拜的雨,讓果園的植株也全面性地 pāi-tsâng(敗欉,植株衰敗),原本飽滿濃綠的枝條變得乾扁黃化,生長旺盛的新芽也停了下來。

究其原因,紅龍果雖然是仙人掌家族的成員,卻不是沙漠植物,而是(亞)熱帶森林的附生植物,跟空氣鳳梨一樣,「耐旱喜濕卻又害怕淹水」。平地的果園都會做高畦避免淹水,由於我的園子地勢較高,砂質壤土的質地更讓排水不成問題,當初建園時便沒有做畦。然而,連續落雨雖沒造成積水,但只要土壤含水量維持在高檔,就會造成根系受損。

只是,最令我想不透的是,四瓣馬齒莧長得最好的區域,居然也是紅龍果衰敗最嚴重的區域,連根拔起還會看到許多不規則的腫塊,嚇得我趕快把根系土壤寄去農試所檢驗,祈禱不是難以根治、卻也最有可能的「根瘤線蟲」。

淹水、線蟲造成根系受損,使枝條乾癟生育停滯。

根瘤線蟲鑽入根內並產生根瘤組織,影響水分養分吸收。

兩天後,主掌線蟲研究的陳殿義博士回電,確認中獎,並專程來到果園技術指導。陳博士提到,根瘤線蟲會鑽入紅龍果根部,使之產生許多根瘤,除了無法長出新根,更阻礙水分養分的吸收,造成植株的衰敗甚至死亡。

我的果園病況會這麼嚴重,除了砂質壤土孔隙較大,讓線蟲透過雨水灌溉迅速傳播,最關鍵的因素竟是勞心費時照顧的四瓣馬齒莧,因為它其實是根瘤線蟲的寄主之一,那片充滿希望的草皮,則成了讓線蟲們迅速壯大的溫床。

砍掉重練:毀園重建大工程

全園敗欉後,為了往後省工及水果品質,我決定狠下心來毀園重建。

歸咎這年挫敗的原因,無非果園設計不良、實際務農經驗不足,才讓自己瞎忙白做工,甚至做出錯誤決策。於是,我又花了許多時間 sì-kè-tsáu-tsông(四界走傱,四處奔波),拜訪各地的果農前輩,看看別人的果園配置,同時請教栽培上的眉眉角角,避免再度犯錯。

重種是個大工程:首先得把數千株的紅龍果砍斷,留下飽滿的枝條作為阡插苗;接著將根部完全拔起,避免線蟲二度感染,並請怪手整地做畦,解決排水問題;草害則是將兩株種在一起,加大株距方便機械割草。

最棘手的是線蟲問題,由於市面上的線蟲農藥都不是紅龍果的推薦用藥,且皆為中等毒甚至劇毒,而符合有機規範的防治資材效果又不太顯著,使得遇到線蟲的果農常要在法律規範、防治效果及友善耕作間左支右絀。

四瓣馬齒莧是生長快速、覆蓋性佳的原生草種,但管理不當則有線蟲、介殼蟲危害。

因此,我決定只在線蟲最嚴重,也就是四瓣馬齒莧長得最好的區域,將線蟲藥「芬滅松」深施於畦面下,避免紅龍果吸收這種系統性的農藥。

土表則用母校中興大學蔡東篡老師的LT-M生物製劑,將蝦蟹殼粉、黃豆粉、糖蜜、蓖麻粕、苦茶粕依比例拌勻,撒施畦上再稍作翻耕。蓖麻粕和苦茶粕成分是針對線蟲幼蟲,其中的蓖麻毒素、茶皂素能降低幼蟲行動力甚至毒殺;蝦蟹殼粉、黃豆粉、糖蜜則能誘導土壤中放線菌(Streptomyces spp.)生長,分解含幾丁質成分的線蟲卵塊,慢慢降低線蟲的數量。

有無線蟲,一邊一國

大約過了半年,來到冬春交接的2016年三月,彼時慢慢回暖也開始落雨,大雨後再遇烈陽,原本堅挺厚實的成熟枝就變得軟垂乾癟無生氣,同時出現黃化褪綠的病毒斑,連帶影響正在抽長的新梢,也變得又薄又瘦沒有生氣。一般來講,這種症頭通常是根系逆境造成的,挖了兩欉最虛的植株來看根系狀況,果然是根瘤線蟲沉潛再起。

再次進入耕除、重種的循環,但土裡還是一堆線蟲,怎麼種怎麼感染敗欉,該怎麼辦呢?

「既然土裡有蟲,就不要用土種吧!」於是,去年底弄來15噸有機質肥料,盛裝在600盆「美植袋」中,落實病蟲害防治中的「拒病」,一開始就阻絕根系與帶線蟲土壤接觸的機會。有些土傳性病害很嚴重,收益也不錯的作物,像某些茄、瓜或花卉,也會這樣操作。

「離土栽培」的同時,也可以順便來個「堅壁清野」,全園鋪設雜草抑制蓆,或種植線蟲不太會入侵的草種,譬如禾本科之流,避免線蟲寄主植物的生長,餓死牠們!我當然選擇後者,綠色養眼,還可以改良土壤,增加有機質含量,況且鋪黑色抑草蓆想到就覺得熱啊!不過憑良心講,多鋪個抑草蓆,更能阻絕、餓死線蟲,有想嘗試的朋友,就自行取捨吧!

至於種在美植袋的效果如何?只能說,目前生長狀況一級棒!可能是才剛種下去,沒有根域限制的問題。加上紅龍果其實是雨林中的「附生植物」,豐富的有機質及排水良好的美植袋,搞不好更像他們的原生環境。

聽說種植四、五年的前輩,有遇到根長太多,最後盤根於袋中,樹勢衰弱的狀況。但我目前只想先過線蟲這關,其他的,咱們就且戰且走吧!

紅龍果其實是雨林中「附生植物」,豐富的有機質及排水良好的美植袋,搞不好更像他們的原生環境。

「既然土裡有蟲,就不要用土種吧!」林育賢弄來了15噸有機質肥料,盛裝在600盆「美植袋」中。

我的小實驗:萬壽菊花海 v.s. 根瘤線蟲海

線蟲氾濫的區域,除了砍掉重練,我還有留下一行白肉種做田間試驗,間作「拮抗植物(antagonistic plants)」萬壽菊,看實際對根瘤線蟲有沒有抑制的效果。

所謂的「拮抗植物」,是指少數植物含有抑制或毒殺線蟲物質,藉由間作、輪作,或再將殘枝翻耕入土,能降低線蟲的危害。除了可以納入害物整合管理(IPM)的一環,減少殺線蟲劑(多為系統性、劇毒農藥)的施用,也可以當作綠肥種植,補充土壤有機質,可謂摸蛤兼洗褲。

還有另一種「陷阱植物(trap plants)」,在田裡栽種同為根瘤線蟲寄主的植物,吸引幼蟲們侵入爽爽吃,然後在它們長夠大,產生下一代前,再把「陷阱植物」通通拔除,一個誘殺的概念。

雖然國內外有許多文獻,都有紀載兩者在線蟲防治上的成效,但國內目前研究推廣及實際應用,仍顯得不足,只有高雄和花蓮農業改良場建立芭樂園間作萬壽菊,並搭配放線菌、化學農藥的根瘤線蟲綜合防治系統。紅龍果間作萬壽菊到底能不能防治根瘤線蟲,老實說我也不知道,有什麼發現會跟大家報告。

紅龍果間作萬壽菊是否能防治根瘤線蟲的實驗。

 


延伸閱讀

【草生栽培】雜草知多少:顧水土、保水、保肥,草生栽培好處多

【草生栽培】完全指南:草生栽培應注意哪些面向?哪些草種較適合?

【草生栽培】蟲蟲心聲:草生栽培的好,昆蟲最知道

【草生栽培】數據比一比:草生栽培增進土壤空隙度和有機質

【草生栽培】農友血淚談(二):紅龍果根瘤線蟲


資料來源:

根瘤線蟲防治實務10問 by 台南區農業改良場 吳雅芳、鄭安秀

設施栽培作物根瘤線蟲之管理 by 台南區農業改良場 鄭安秀、陳紹崇、楊清富、吳雅芳、林經偉

台南區農業改良場技術專刊 《果園草生栽培管理》

台南新農人農民學堂 黃文達老師 《雜草科學與管理》

番石榴根瘤線蟲整合防治技術 by 花蓮區農業改良場 陳任芳

拮抗植物抑制南方根瘤線蟲族群之效用 by 顏志恆、林俊義、陳殿義、李明達、蔡東纂

小葉菜類蔬菜整合管理-十字花科、蕹菜 by 楊秀珠、陳彥佑

最新文章

職人大未來:生活中的工藝復興運動

「一輩子做好一件事」是職人的單純想望,然而時間也是最大的敵人——當產業、技術日新月異,傳統工藝則面臨需求減少的嚴峻考驗,有些就這樣消失在時代的洪流裡。周易正與陳明輝分別從出版及教育著手,找回被時代遺忘的職人工藝。他們相信,工藝不應是博物館館藏、要價不斐的奢侈品,只要重回你我的生活,便有了創造未來的動能。

【讀冊】聽見大樹的在地足跡

「樹」始終不只是「樹」而已。樹是一張地圖,可以超越時空,透過歷史、透過記憶,去建構屬於你和它的心靈座標。我的生命中有很多關於樹的記憶,就跟這本書一樣,它是圍繞在不同的國度裡,在世界各個角落中穩穩佇立,似乎也在你的腦海中盤纏出自己的位置。

開放固殺草? 紅豆農:期待兼顧食安與收穫的藥劑

農委會將開放固殺草做為紅豆植株乾燥使用,種植紅豆的農民指出,自從巴拉刈禁用後,農民就普遍對無藥可用感到很恐慌,政府有必要開放一支能有效乾燥的農藥給農民使用,期待政府開放的藥劑能兼顧食品安全及收穫便利性。

固殺草作為紅豆落葉劑 立委暫喊卡 要求衛福部撤銷公告

立法委員陳椒華、林淑芬、王婉諭6日共同召開「給我安心紅豆,拒絕固殺草落葉劑」記者會,邀請專家學者、紅豆農針對農委會擬公告固殺草作為紅豆植株乾燥劑使用方法提出意見,陳椒華要求衛福部先撤銷紅豆的固殺草殘量容許量修正公告,並要求防檢局1個月內召開聽證會,公開讓大家做評定。

「燒好香」的堅持:舉重若輕、聞香識木的職人技

香火鼎盛的廟宇,善男信女燃香參拜,虔心相信祈願會跟著拜香的裊裊輕煙上達天聽。以香祭祀是自遠古流傳至今的習俗,製香技藝亦隨著明清移民傳入臺灣。來到宜蘭頭城專門製香的己文堂,職人不畏工序繁雜辛苦,以手工與誠心上粉做香,作為人與神靈的溝通媒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