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04日
首頁 新聞 【飽讀好書】搞懂原物料商品之前的經濟學概論

【飽讀好書】搞懂原物料商品之前的經濟學概論

供給安全的憂慮

自古以來,各國捍衛天然資源的種種作為,經常導致地緣政治情勢陷入緊張,而資源民族主義(按:形容有些國家不讓外國勢力或跨國企業開採天然資源)的興起,更讓高度依賴進口天然資源的國家憂慮不已。

從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很多國家都竭盡所能地設法在各項資源上達到自給自足,1950年代的南美及當今中國的發展模型就是顯著的明證,至少它們都力求達到「多數基礎食物自給自足」的目標。而由於多數天然資源—包括所有碳氫化合物及金屬,存量確實有限,更加深了這種「供給安全」憂慮。

根據標準貿易理論,一個國家應該生產它本身擁有相對優勢的商品,並拿這些商品與其他國家交易。不過,如果一個國家必須仰賴進口來取得它認為「必要」的物資,那它當然會對自身的脆弱性有所察覺。

於是,食物供給安全和能源供給安全問題變得高度泛政治化,其中,能源供給安全更成為某些資源短缺國的重要外交政策考量之一。過去十年間,農業原物料商品的出口國常在收成不好的年度實施貿易管制;水源匱乏的中東國家則購買很多土地,或是到具有農業發展潛力的國家投資;另外,中國也在資源豐富的國家從事非常大規模的投資,尤其是非洲國家。

這種種作為的目的,都是為了確保國家能取得國內消費所需的必要天然資源供給。另外,供給中斷的憂慮(而非實質中斷)有時就足以對原物料商品價格造成強大的影響。

生產者的行為

由於世界上很多資源的供給都有明顯的地理集中性,例如白銀及銅的大量供給帶明顯集中在美洲,而東南亞則是錫的主要生產區,這代表少數的生產者有可能成為左右價格的強大參與者。

然而,二十世紀期間,生產國幾度企圖取得價格設定權,但最後卻都沒有得逞,例如國際咖啡協議(International Coffee Agreements,簡稱ICAs)和國際天然橡膠協議(International Natural Rubber Agreements)。唯一倖存至今且擁有強大市場影響力的類卡特爾(cartel)組織是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目前該組織的石油供給量約占全球的40%。

OPEC試圖設定一個既能滿足石油市場需求,但又不會導致價格下跌的產出目標(除非油價大幅上漲到無以為繼的情況,它才會上修產出量)。不過,這個組織的歷史交替多變,成敗毀譽也大致參半。

如果會員國藐視組織設定的目標,或不遵守OPEC的主要政策,它也不能加以懲罰,而且,所有會員國裡只有沙烏地阿拉伯擁有足以調節產量的產能——它可以為了影響油價而大幅增加產出。另一個問題是,這些生產國只能支配原物料商品貿易的一個面向——生產面,所以它們的靈活度明顯不足。

資源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嗎?

資源短缺的國家可能經常為了必須依賴進口來取得一般所謂的「策略性」商品而傷透腦筋,不過,綜觀自古以來的經濟發展史,擁有豐富資源對一個國家來說,卻也不見得是上天的祝福。

表面上看起來,擁有眾人夢寐以求的資源的國家,確實有著令人豔羨的優勢,因為它們可以用這些資源來發展國家的經濟(無須擔憂供給問題),再把剩下的資源拿來外銷,而且就理想狀態來說,它們還能用非常吸引人的價格把資源賣給其他國家。然而,實際上來說,某些擁有豐富天然資源的國家,卻也是國民所得或經濟發展方面最弱勢的國家。

造成這個現象的原因之一是,資源產業有可能對經濟體系的其他部門造成排擠效果。擁有寶貴資源——尤其是國際價格極具吸引力的資源(如近幾年的石油)——的國家可能反而因此失去發展其他經濟部門的誘因。

此外,原物料商品出口所帶來的優渥收入,以及該國家可能因這些資源而吸引到的外國投資資金,有可能促使該國匯率大幅升值,讓該國的其他出口產業喪失競爭力,同時也讓進口意願上升(這又導致它們發展國內產能的誘因進一步降低)。

另一個問題是,除了農業以外,資源部門(礦業、林業及能源)雇用的勞動人口可能不多,所以這個部門對整體經濟成長的貢獻並不大。1970年代時,《經濟學人》雜誌的一篇文章為這個現象冠上「荷蘭病」(Dutch disease)的名稱,這篇文章是檢視荷蘭1950年代發掘大量天然氣的後遺症:天然氣出口收入促使該國匯率升值,但它的製造部門因匯率升值而衰退。

擁有資源的開發中國家還得擔憂另一個問題:因為外國企業擁有較優異的必要開採技術,所以,資源開採的經濟利益有可能不成正比地流入這些企業的口袋,生產國未必能明顯蒙受其惠。

這個憂慮導致「資源民族主義」逐漸興起,加上生產國漸漸認知到擁有豐富原物料商品的缺點,所以,這些國家遂開始經營大型主權基金(Sovereign wealth fund),將過多的流動性(liquidity)存放在國內經濟體系之外,並防止出售資源的所得全部被耗用在政府當下的支出。另外,它們也設法利用這些「天上掉下來的收入」來充實人力及實體資本。

未來,擁有豐富資源的國家還有個進一步的問題需要解決。在過去,生產原料的國家只是單純將原料外銷,所以整個供應鏈裡獲得最多利潤的通常是終點的參與者,也就是中介商、貿易商、加工廠商和零售商。

這種情況在農業原物料商品最為顯著,舉個例子,西非外銷可可豆到歐洲和美國,所有研磨及調合作業都是在終點國進行,換言之,相關的附加價值都被這些國家賺走。過去還曾經因進口國課徵關稅(對較高附加價值的產品)、設定一大堆繁複的標準或實施補貼公共政策等,導致原物料商品難以進入這些國家的大門,這讓原物料商品的生產國吃更多虧。

所以,現在這些生產國漸漸選擇發展本國加工業。

(本文摘自臉譜出版《一口氣搞懂原物料商品》)

最新文章

【星光花室】借助花卉的溫柔 得到安定身心的力量

2020年已經過了一半,歷經上半年的世紀之「疫」,許多人開始意識到外在環境對於身心靈的影響,下半年12星座即將面臨什麼樣的挑戰呢?有什麼方式可以幫助自己遇到逆境時仍能從容以對?想提升運勢,就快來看看星座專家小孟老師特地為12星座量身打造的四大錦囊妙計,只要利用生活中隨手可得的花材,就可以在家中打造愜意舒壓的環境,消解負面情緒,在逆境中「花」現轉機!

【農遊】暑假出遊第一波!夏日芒果盛會登場 臺南吃冰採果這樣玩

「芒果之鄉」美譽的臺南玉井,位於臺84線公路上,交通便利。趁著暑假開跑,與「臺南國際芒果節」活動進行之際,不妨走一趟玉井,帶著孩子一同採芒果、吃芒果,體驗盛夏最甜美的金黃滋味。

「花蓮亞蔬2號-友旺」 高產又抗病毒的南瓜新品種

南瓜近年來病毒病害嚴重,因此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花蓮區農業改良場與亞蔬—世界蔬菜中心合作進行中國南瓜抗病毒育種,經過多年的試驗與品種特性檢定,終於培育出抗胡瓜嵌紋病毒及抗矮南瓜黃化嵌紋病毒的南瓜新品種「花蓮亞蔬2號-友旺」(又稱友旺南瓜)。

基因定序比對結果出爐 農委會:我排除新型豬流感病毒

中國對豬隻進行例行流感監測時發現「G4 EA H1N1」病毒,並自2016年起,成為主要流行病毒株,因部分禽畜工作者血清有陽性反應而引起關注。臺灣長期對國內豬隻進行H1N1流感病毒監測,自2013年後分離到的3株H1N1豬流行性感冒病毒,經過基因比對,3例病毒株均確定不是「G4 EA H1N1」。

國產花卉幻化現代裝置藝術 101大樓展現臺灣之美

臺北101大樓國產花卉藝術創作展,由新銳花藝設計師李嘉偉、古文旻等人布置花卉裝置,將國產花卉轉變為具當代美感的裝置藝術,3日起進駐臺北101大樓1樓大廳,將展出至17日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