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30日

【植物醫師】系列報導

「植物醫師是否為臺灣農藥濫用的解方?」這是農傳媒在製作這系列專題時,不斷想叩問的核心。其實植醫制度在臺呼聲已有20、30年,2006年農委會防檢局也曾和學界合作試辦「農會實習植物醫師」,但該項計畫在試辦3年後嘎然終止,後續學者面訪農民的檢討報告指出,關鍵在信任與收費。

農民無法信任植醫,背後牽涉的是臺灣農村數十年來長存的「醫病關係」,多數農民遇上疫病蟲害,直覺反應就是上農藥行找「仙仔」,花錢拿一打藥總勝過植醫開立的用藥處方,這刻板印象如何在未來翻轉,贏得農民信任?讓植醫不僅醫治作物,也醫人心?

不僅如此,擺在植醫眼前的還有「問診諮詢難兌現」、「農藥抗藥性基礎資料不足」、「農民追求立竿見影的用藥文化」…等,這些問題該如何一一改善,將是未來政府、學界、業者等單位努力的目標。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植醫這帖藥方不是成藥,無法速效,服用前請多多「停、看、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