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25日
首頁 新聞 專訪興大陳志峰:開發本土雞舍管理教材,食安才能事半功倍

專訪興大陳志峰:開發本土雞舍管理教材,食安才能事半功倍

去年 8月,彰化雞蛋遭驗出殘留殺蟲劑芬普尼,農委會和食品藥物管理署擴大檢驗全臺蛋雞場後,最終竟有 44場雞蛋驗出芬普尼;今年 1月初食藥署預告雞蛋芬普尼殘留標準 10ppb,最快 4月上路,希望給予雞農合法除寄生蟲用藥。

但從上述事件觀察,誤用殺蟲劑並非單一事件,臺灣蛋雞場管理、法規都有很大改善空間,給雞農用藥問題就真的解決了嗎?

農傳媒特別專訪第一線輔導雞農的中興大學動物科學系教授陳志峰,他認為,更重要的是教農民怎麼管理雞舍、如何用藥、何時用藥,例如外寄生蟲可分雞蟎和雞蝨,除了寄生在雞隻身上,前者還會躲在雞舍中,兩種蟲的消毒方式不一樣,但政府沒講清楚,給雞農的教材有許多來自國外,應盡速建立本土蛋雞飼養教材。

避免雞蛋殘留不明物質,應從管理禽場環境著手。

避免雞蛋殘留不明物質,應從管理禽場環境著手。

消毒前,先確定如何對症下藥

中興大學動科系對臺灣土雞品種研發扮演舉足輕重角色,不僅自設養雞場,也親自到第一線輔導雞農,陳志峰常年走訪現場,他觀察,芬普尼事件只是冰山一角,雞隻外寄生蟲頑強,連系上管理雞舍的學生都深深困擾,農委會除了一直告誡雞農別違法用藥,更應該提供好的消毒方式供參考,而非叫農民自己提供消毒計畫給農委會審核。

舉例來說,農委會應該教導雞農,消毒前先搞清楚防治目標是什麼。陳志峰表示,雞隻外寄生蟲又可分為雞蟎(mite)和雞蝨(lice),雞蝨吃皮屑,寄生在雞身上,雞蟎除了寄生在雞身上,也可以在環境生存。「要先了解是哪種才消毒,如果是雞蟎,你光噴雞沒有用,要去消毒環境。」

陳志峰說,雞蟎白天躲在牆角,沒注意可能消毒不到,若沒有消毒環境,可在雞蟎晚上出來活動、吸雞血時用藥。

這兩種外寄生蟲的生活週期都是兩到三週,消毒或清潔要抓對時間,配合生活週期重複噴藥,不要噴完後馬上再噴,兩個禮拜噴一次就可以。「要弄清楚才能對症下藥。」

中興大學動科系敎授陳志峰建議,應該製作本土蛋雞飼養教材,符合國情。(攝影/林君翰)

物理防治:沙浴、統進統出

如果不想用藥,陳志峰建議,平時就要管理好環境,雞隻最好統進統出,清空雞舍後徹底清潔消毒;引進雞隻時,要注意沒有帶寄生蟲。他舉自身慘痛經驗,中興大學就是因為引進種雞時不慎帶來寄生蟲,現在已經清不掉了,只能盡量消毒、做好管理。

另一個方式則是不剪嘴,陳志峰說,過去幾年中興大學都是學美國飼養方式剪嘴,但最近人力不夠,沒有剪,意外發現雞蟎變少了,因為雞會自己啄掉。

但他也表示,中興大學一隻雞住一格,外面蛋雞兩、三隻一格,不剪嘴可能會互啄。要降低打架、互啄問題,可以用比較暗的燈光如紅光,母雞雖然需要光線刺激才會下蛋,但不用太亮,大概20到30流明就可。

平飼的蛋雞則可以讓他們做沙浴,加矽藻粉,因為矽藻粉很利,雞隻打滾時會刮死外寄生蟲。

禽場消毒必須先清楚目標物,才能對症下藥。(攝影/趙敏)

政府應制定更多本土蛋雞養殖方式

不論用化學藥劑或物理防治,陳志峰認為,最重要的是找到符合臺灣的方法,現在政府制定了芬普尼標準,也允許用百滅寧等殺蟲劑,但重點是教農民怎麼用,並且輪替使用。

他語重心長表示,農委會放在網路上的教材,很多來自國外,連照片都是國外養雞場,和本土養雞現場有很大落差。「不教而殺謂之虐」,除了不斷宣導別違法,政府應該制定臺灣農民可操作的管理方式。

最新文章

中華鳥會遭國際鳥盟除名 上周決議更名「Taiwan」

中華鳥會19日經過會員代表大會討論,決議將英文名稱從Chinese Wild Bird Federation(CWBF)更改為 Taiwan Wild Bird Federation(TWBF)。中華鳥會25日表示,英文名改回「Taiwan」,未來國際交流可讓人一看即知是臺灣鳥類保育組織。

文旦除花利用增收益 20多種加工產品開發新商機

文旦柚遇到盛產,市場價格就不好,中秋節過後價格也會直直落,花蓮區農業改良場開發文旦多元利用技術,在「新欉」文旦開花時就預先「除花」,不讓果樹長太多果,並利用文旦果肉、果皮及柚花,開發出20多種加工產品。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以色列的新農業發展經驗與臺灣的發展契機

以色列的領土面積約2.2萬平方公里,大約是臺灣的61%;其中有一半的面積更是沙漠土地,可耕地僅約0.44萬平方公里,只有臺灣的一半左右。不過在2019年,以色列的農產品出口值 (包含農作物、蔬果、花卉、畜產;不含水產、加工食品) 已突破20億美元,約為臺灣的3倍左右。究竟在農地不足、水源有限、先天環境不佳的狀況下,以色列是如何創造這樣的農業奇蹟?

秋刀魚漁獲量大減 價格漲幅達55% 中秋烤肉顧荷包宜另覓食材

近來秋刀魚魚市場價格每公斤已達70至80元,相較去年同期漲幅高達55%。漁業署表示,主要是因今年秋刀魚捕獲量大減,量少價揚,今年捕獲量為往年同期2至3成,推測可能與氣候變遷影響下,秋刀魚洄游路徑改變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