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21日
首頁 新聞 【農遊】看見動人的台灣,就從一座農場開始

【農遊】看見動人的台灣,就從一座農場開始

20年前,農場第一代主人懂得種田養牛,卻完全不懂休閒;20年後,他們的小孩到國外學觀光、學行銷、學企管,結果卻已不懂怎麼種田養牛。兩代間有很大的價值觀差異,也正面對完全不同的社會環境。

「二代牽手.回家」以休閒農場第一、二代生命故事為主題,每一家農場,每一個人,都有讓人心頭為之一緊的哀傷故事,也有讓人心裡暖暖的故事!或許是早年當社工的經歷,讓我很容易看見別人隱藏的情緒,這個特質拿來採訪旅遊美食,可以挖掘到許多人情與奮鬥故事而不只是吃喝玩樂,但拿來採訪人生故事,卻往往引出太多悲情。採訪這本以休閒農場第一、二代生命故事為主題的「二代牽手.回家」就有這個問題。一本按理該是充滿親子歡笑主題的農場書,我卻在其中看到很多糾結與感傷。

走過20多年、轉型成功的飛牛牧場,以乳牛飼養結合各式趣味DIY、活動,吸引遊客造訪一遊。

休閒農場就像舞台上的小丑,他們把喜悅呈獻給遊客,卻把很多的汗與淚往肚子裡吞,如果不是細細採訪,很難知道一個這麼歡樂的產業,有那麼多的艱辛。然而艱辛之外,更多的,是那打不倒的韌性與堅強。2017年7月,一夜風雨後,宜蘭「旺山農場」滿園溫室鋼架都被吹成S型,20年心血只剩數千顆遍佈在泥地裡的南瓜。風雨過後20多天我去採訪,媽媽講得平靜,但聲音裡有藏不住的哽咽,兩個胖胖的兒子陪著媽媽,帶著微笑說:「我們家就是這樣,常常要順利了就會出事,我們早就看懂人生,生命再苦也要笑!」再兩個月後我再去採訪補拍照,農場已經逐漸優美翠綠,這一家人又再次從淚水中帶著笑聲站了起來。

台灣休閒農業不像許多民宿或旅遊區是主人為了圓夢或為創造歡樂而設立的景點,它是一個從泥地裡爬起來的產業,它是20多年前傳統農業面臨生存困境,不得不轉型,從沒有法源、沒有經驗,一路跌跌撞撞走過來。

在面對危機與接班過程中,農場第一代組成了「台灣休閒農業發展協會」開拓國外市場、辦理人才培訓班,帶著產業一路往前,2003年把農場國外觀光客從一年80位,成長到2016年來台玩農場的東南亞旅客合計共40萬人次;第二代更成立「超閒會」,大家定期聚會分享農業與休閒資訊,一起成長。

台灣休閒農場的人情味,不是面對客人才出現,而是他們自己本身內部就充滿友愛與團結。

對我而言,這個產業最大的價值就是人,它讓人看見台灣農民跟天災與生活奮鬥的韌性,它更讓人看見不管多苦、多累,都沒忘記要對人充滿善意。

雲也居一休閒農場設有田媽媽餐廳,悉心結合在地食材與傳統客家的料理手法所端出的美味菜餚,讓許多客人念念不忘。

「雲也居一農場」的小孩,從小就因為家貧而對食物充滿渴望,但他們沒有因此變得吝嗇,而是靠著努力拿下神農獎,把幼時常吃的麵疙瘩變成「起飛雲朵」,以客家菜滋味為浪漫台三線與苗130公路旅遊線帶來遊客,以慷慨善意協助家鄉一起繁榮。

「三富農場」第一代早年生活在礦區,常看火藥炸破家鄉土地,長大之後,他們守護著土地與貓頭鷹,第二代留德碩士現在也放棄高薪回家守護父母;「星源茶園」第一代在40多歲就意外身亡,留下孤兒寡母,但第二代也很爭氣地把茶做好,把英文學好,現在經常跟著外交部出國為台灣茶葉宣傳盡一份心,用付出讓生命回甘。

努力種好茶,如今造訪星源茶園可以品嘗到像是宜蘭在地的金萱茶、翠玉茶、紅茶、柚花綠茶及野薑花綠茶……等等。

「八甲魚場」香魚大王黃玉明說,當年最苦時,他都聽著老婆錄給他的《愛你一萬年》錄音帶度過低潮。現在他的小孩與女婿,天天泡在水中去體會他當年的養魚辛勞,努力要把技術學好以傳承八甲的品牌信任。

文章字數有限,但還好多故事沒講。「大坑農場」的滋味、「仙湖農場」的溫度、「兆豐農場」的團隊、「卓也小屋」的品牌、「飛牛牧場」的夢想、「頭城農場」的人情……等等,20年來他們如何為休閒農業付出,每一家農場,每一個人,都有讓人心頭為之一緊的哀傷故事,也有讓人心裡暖暖的故事!

八甲魚場專以香魚養殖為主,90年代曾是全臺最大的香魚養殖場。

(本文節錄自《二代牽手。回家》一書,想看到更多休閒農場第一、二代間的生命故事,請參考: https://goo.gl/5nPnMw

最新文章

植物會痛、也有記憶!科學研究揭開 植物複雜的反應行為

植物有沒有感覺?會不會產生感情?有沒有記憶?這些都是科學家長期以來很感興趣的問題。幾十年來,科學家一直為揭開植物的奧祕進行了大量的研究和實驗。

韓國農業界興起「不接觸」風潮 農民搶當YouTuber推銷農產品

韓國原來的外食文化因應疫情也逐漸被在家用餐取代,家庭烹飪文化隨之興起,拜科技發達所賜,現在隨時可以透過手機、電腦觀看烹飪影片,學習相關料理技術。過去民眾多至傳統市場、超市採購新鮮食材,現因疫情影響,且韓國農民掀起直播熱潮的關係,「在線農民」成為目前民眾青睞的方式之一。

世界之巔下的漁業研究站 初窺尼泊爾漁業

博卡拉谷地約在尼泊爾的中心,有三個主要淡水湖泊:費娃湖、貝格納斯湖和魯帕湖。費娃湖是一個群山環繞的單循環湖(monomictic lake),集水區諸多溪流承接了尼泊爾最多的降雨注入湖中,在唯一溢流口設有水力發電廠與灌溉設施。費娃湖中約有1,700艘木造小船與筏,主供觀光遊湖使用。

李登輝總統與我——前臺北市長黃大洲專訪

黃大洲被認為是最受李登輝栽培提攜的學生,他早年公職生涯一路追隨李登輝,李登輝當臺北市長時,把黃大洲找來擔任市長機要顧問兼研考會主秘;李登輝轉任臺灣省主席,黃大洲也跟著前往省府擔任副秘書長。1990年,李登輝總統任內,黃大洲經臺北市議會同意,成為最後一任官派臺北市長。

記一段與李前總統登輝先生的農業奇緣(下篇)/丁文郁

2005年還心念「農業基本法」立法的李前總統,對於臺灣加入WTO之後的開放環境如何思考?現今為農業人信奉的「三生一體」與「六級化產業」的農業觀,如何普及於世,本文作者在這一篇呈現立法過程。最後,為什麼李前總統要親自實踐發展「臺灣國產肉牛產業」,與臺灣農地休耕、土地利用有什麼關係,他的一整套農業思想的脈絡終於在此呈現並得到結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