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26日
首頁 新聞 【青出於農】以團隊與管理永續務農:時生永續農場

【青出於農】以團隊與管理永續務農:時生永續農場

問起「時生永續農場」的團隊對什麼感到自豪,竟然得到一個平凡得令人訝異的答案——乾淨。
然而,事實正是如此。走進農場,放眼望去幾乎沒有雜草,右側溫室區整齊劃一,看不見任何棄置的雜物。「環境整理得乾淨,蟲害就少;整體感覺舒服,合作機會常常就這樣來了。」農場場長李惟裕說。

這座總面積約8公頃的有機農場位於水源充沛的臺南官田,不同於該地的菱角、稻田風光,時生永續農場以生產有機蔬菜、瓜果為主。自2015年李惟裕帶領數名青農從零建構以來,時生無論在地方或業界都相對低調,卻在短短2年半內步上軌道。

目前時生已取得慈心全有機驗證,與超市、學校等通路穩定合作,團隊也在2016年入選為第3屆百大青農。對他們而言,這些成績與「環境乾淨」一樣,靠的是背後數十年的經驗積累、不斷溝通修正的工作流程,以及對於細節的堅持,才有今日成果。

時生永續農場環境乾淨,放眼望去幾乎沒有雜草,整體感覺相當舒服。

不只生態,更要「經營」永續

雖然成立時間不長,但時生的團隊成員如曾楞瑄、張展偉2位幹部都早已是老班底,過去10多年來與李惟裕在各有機農場間學習,包括曾是全國最大的有機農場「巨農」、八八風災後由鴻海集團斥資5億興建的「永齡農場」等。也曾一起飛到中國成都,管理過500公頃的大型農場,可說經驗豐富。

2年多前,他們再到官田開疆闢土,後來張智濠、葉孟達、林聖儒等青農,則藉由農民學院平臺,陸續加入見習。一段時間後,時生的青農們進一步以申請「百大青農」作為組織團隊的動機,操作農場組織經營,並就近請李惟裕擔任陪伴師。

從農場會議室的大面窗望去,數十棵欖仁樹圍繞一座明鏡般的埤塘,映出農場中的豐富生機;副場長曾楞瑄更為多數動物都取了名字,言談中盡是對這片土地的熱愛。李惟裕說明,「時生永續農場」的名字來自《論語》陽貨篇:「四時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指的是順應四季與生物運行之道、「該做就做」的態度。

談及「永續」,李惟裕強調,相對於人人暢談的環境永續,如今團隊更強調經營面的永續,也就是擁有成本控管觀念,讓農場能賺錢存活。他不諱言這聽來有些市儈,但他直指,單單強調環境友善,卻不從企業經營角度看待農業,只會讓這個產業始終處於虧損、弱勢的惡性循環,也影響其社會觀感。

李惟裕說,多年來他看著青農們不堪生計負荷、來來去去,自己與伙伴努力打造的農場也不盡然能持續經營,才深刻體會到「永續」的深刻涵義。目睹外國的大農規模後,他更認為,臺灣小農須長久生存,才能共同串連為一定規模的產業、擴大市場,以改善過去的生活水平,真正造就環境和產業永續。

這幾隻鵝時常結伴漫步於農場,或在欖仁湖中自在划水。

模式化管理提高生產效益

以永續經營為目標後,面對國外大農進逼,團隊也開始思考自身定位,認為唯有提高品質和良率,才有競爭力。相較於以往經手的大規模農場,李惟裕表示時生的規模較小,也沒有豐厚資金,但團隊卻能由過去經驗累積、濃縮的成果,致力於用有效率的方式,達到「週年生產、穩定供貨」。

時生的生產效率體現在精簡的人力安排上——生產部分,農場青農幹部共6人,各自負責田間生產、包裝後處理、銷售及排程等,加上田間操作人員約5人,便能撐起全年200噸的產量。要做到這種成果,李惟裕指出,靠的是長期採用的模式化管理。

自李惟裕經營第1座有機農場以來,便讓農場的所有狀況都「有跡可循」,包括投入成本、人力績效,作物預估產量及實際產量等,皆以圖、表記錄追蹤,方便各部門精準掌握產量、規劃生產期程。

團隊中負責採後處理的林聖儒,就讀嘉義大學園藝研究所時曾參訪過不少農場,他指出,多數家庭式農場並沒有使用表單記錄、追蹤的習慣,有些連成本控管概念也說得模糊,「但在時生,大家都是用數據講話。」這套管理模式除了由長期習慣養成,更奠基於由基層工作而來的實務經驗。

務農6年、負責田間生產的張展偉指出,務農就是要從田間作業累積起,才能具體訂出生產工作的流程規範,也才能掌握田間瞬息萬變的狀況,避免後續損失擴張。正因如此,李惟裕在帶領青農時,從不單純指出問題、談空泛的管理概念,更會提出問題的肇因及可能的解決方式。

時生永續農場的成本、人力績效,作物預估產量及實際產量等,皆以圖、表記錄追蹤,方便掌握。

精修細節,讓員工更輕鬆

根據既有經驗,隨時針對田間現狀精修工作流程,則是時生團隊的另一個特色。林聖儒指出,相較於一般農場員工照指令走的受僱者心態,時生的幹部們被鼓勵針對現有SOP及問題,提出更有效率的解方。大到動輒影響數百斤產量的種植、採收流程,小到一趟路該一次拿完多少東西,都在檢討範圍內。

訂出合理的職務安排,除了能提高工作效率,更能提升員工對工作的成就感及認同感。這點,擔任作物生產管理組長的張智濠感觸最深。來到時生前,張智濠在庇護農場帶領身心障礙者進行田間生產,但後來遇到瓶頸;雖然花錢買了農藥肥料,生產成效卻有限,更讓他過意不去的,是自己不知道怎麼針對田間需求,做出有意義的工作分配。

「講難聽一點是在浪費他們的時間、消耗人力。」張智濠說,無論是誰,老是被指派做沒成效的工作,也會厭煩、沮喪,但他相信每個人都有適合自己的工作崗位,也認為農場是弱勢者能使力的一個地方,因而決定加入當時剛創建的時生,學習如何與田間生產人員磨合、根據銷售需求規劃工作。

要改善流程,對細節的敏感度不可或缺。有醫療與農業雙碩士學位的曾楞瑄,在擔任聽語師後原本想進修美術,但卻意外在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創辦人日常法師的影響下,踏入農業。然而她直言,相較於過去在醫院那些關乎人命、不得不重視細節的工作,接觸農業初期時,常看到做事得過且過的情形,總讓她搖頭。

「農業太辛苦,我希望1次、最多2次就把它做好。」曾楞瑄舉例,消費者偏好特定大小的秋葵,過小的不耐儲存,過大的則口感不佳。為此她畫出標準的大小,讓田間人員比照採收,「我們以為的『差不多』,其實到消費者手上是差很多的。」她表示,不希望大家的辛苦因為不注意細節而成為徒勞。

面對青農,李惟裕說自己最常提醒的一句話就是:「你太有自信。」許多人都因不夠謙虛,所以看不見自己的盲點,無法發現細節。然而,農作物就跟小孩一樣,需要戰戰兢兢、不時關心,「只要10次檢查裡發現1次意外,你就回本了。」在張智濠看來,細節其實就是整體,無論種植技術或管理模式都是由細節構成,讓農場得以準時送出好產品;也唯有注意細節,才能顯示出與其他競爭者的差異。

場長李惟裕秉持生態及經營永續的理念,帶領團隊在去年入選第3屆百大青農。

團隊合作,創造同心文化

從時生的運作模式也可發現,專業分工、團隊合作是讓一切得以運作的根本。相較於臺灣眾多青農各自投入農業戰場,時生的青農皆表示不打算自己創業,主要原因是,在長期經營的考量下,他們看不見單打獨鬥的未來。

張展偉認為,獨自奮鬥的成本太高、利潤太低;而林聖儒就過去觀察,指出多數家族企業式的小農場,限於人力無法擴張規模,利潤幾乎沒有增加的可能,甚至會隨成本增高而下降。他認為,唯有藉由團隊合作,讓每人專注於所長,才能創造整體最高效益。

李惟裕也指出,像時生這些沒有家族資源的農業學徒,必須「打團體戰」,整合彼此能力,共同運作一個農場,才能達到效果。他也建議青農們腰要夠軟,放下各自為政的自傲,傾聽團隊成員間的建議,以獲取最大利益。

相較於眾多小農在供貨上的不穩定性,通路商普遍傾向較有規模的生產者,團隊模式也因此有其優勢。放眼未來,李惟裕認為將農場團隊化、公司化,不再拘泥於家族內傳承,才能夠彈性招募人力,創造無限可能。

他指出農人對於教授外人經驗總有防備心態,「但你把經驗傳授出去,是多了幫手能接替,讓自己更有餘裕做其他事。」團隊能否成形運作,曾楞瑄強調最重要在於成員是否「同心」、對農場有像家一樣的認同感。因為同心,所以大家對農場會「各自擔心」,遇到問題才不會卸責,做事也會心甘情願。

她也發現,當同心文化營造了之後,「土地會自己找人」,不夠積極的人留不久。曾楞瑄坦言,目前時生與周邊社區的連結還不夠,但希望能把經營腳步踏穩後,再將觸角向外延伸,未來不排除舉辦音樂展演、推廣農業教育等活動。團隊也希望,未來能有更多青農加入,一起用心永續務農。

李惟裕表示時生的規模較小,也沒有豐厚資金,但團隊卻能由過去經驗累積、濃縮的成果,致力於用有效率的方式,達到「週年生產、穩定供貨」。

聯絡資訊

時生永續農場

營業時間:平日08:00~17:00

電話:06-579-3147

地址:臺南市官田區南廍里118鄉道1.2公里處

(本文轉載自《鄉間小路》2017年8月號,Vol.43 幕後花絮)

最新文章

第二屆金牌農村競賽起跑 首度加碼行銷獎勵 最高獎金150萬元

農委會26日宣布三年一屆的「第二屆金牌農村競賽」正式啟跑,今年「金牌農村」除可獲最高獎金50萬元,還加碼提供農村行銷獎勵金100萬元,總獎金達150萬元,邀請全臺農村社區競逐農村典範。

小水力發電優勢多 有望成為第三個再生能源

臺南市崑山科技大學登場的第三屆小水力產業發展論壇,26日上午舉行盛大開幕活動,邀集全國產、官、學、研各界共同發聲、尋找對策,幫助臺灣再生能源產業發展活路。臺南市市長黃偉哲今出席論壇表示,臺南是全臺水庫最多的城市,更需要小水力發電,可避免對環境造成衝擊,也是能源的解決方案之一,盼透過論壇擷取專業見解,讓第一線獲得最佳的實作資訊。

【有機農業的銷售題4】小農結盟成合作社攻占大型通路 有機農產品的普及化之路

保證責任雲林縣古坑有機農業生產合作社(以下簡稱古坑合作社)集結小農力量攻占大型通路;連鎖通路家樂福積極推動多樣化的有機與友善農產品,目標創造更親民的有機消費環境。在生產與消費的兩端,皆為有機農產品的普及化,立下里程碑。

中華鳥會遭國際鳥盟除名 上周決議更名「Taiwan」

中華鳥會19日經過會員代表大會討論,決議將英文名稱從Chinese Wild Bird Federation(CWBF)更改為 Taiwan Wild Bird Federation(TWBF)。中華鳥會25日表示,英文名改回「Taiwan」,未來國際交流可讓人一看即知是臺灣鳥類保育組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