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火蟻危機】紅火蟻防治難 這裡滅掉那裡又有

文/ 游宗樺 圖片提供/ 林宗岐

近日天氣轉熱,紅火蟻開始蠢蠢欲動,新竹縣市接連傳出有紅火蟻蟻坵被人發現,甚至連馬路中央的分隔島都有蟻坵,彰化師範大學生物學系教授,同時也是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執行長林宗岐認為,目前紅火蟻防治欠缺跨部門協調,部分工程在進行土方作業也沒落實檢查紅火蟻,甚至所開具的無紅火蟻切結書是由工地主任自行簽字完事,缺乏監督機制下,紅火蟻的防治仍有不足。

不同地不同主人 紅火蟻防治多頭馬車

林宗岐表示,紅火蟻防治不光只靠環保、農業或是防疫單位進行,常因各土地權責機關不同,如隸屬教育或交通部門的土地,其存在的紅火蟻族群需要由單位自己進行防治處理,但是處理進度及施用餌劑的時間欠缺溝通,分頭使用誘餌或毒殺藥劑下,防治成效恐怕就會不如預期,造成這裡火滅了,其他地方又著火了!林宗岐說,桃園市及新北市都有跨單位整合防治紅火蟻的作法,成效良好,其他縣市可以考慮跟進。

林宗岐說,以全國目前的76000多公頃紅火蟻防治區面積來說,原是重災區的桃園因落實執行紅火蟻防治工程,因此紅火蟻肆虐面積有變小。林宗岐強調,紅火蟻蟻后有翅膀,藉由飛行來擴散蟻群,因此紅火蟻防治應該要由地方政府與防檢局協調,達成跨地區的防治作為,不要紅火蟻沒到家門沒感覺,等自家疫情擴大才驚覺事態嚴重。

出具無紅火蟻切結書 工地主任自己說了算

工程在進行土方或植栽移動作業時,若使用的土遭到紅火蟻污染,會加速紅火蟻的散布,因此部分公共工程在擬定契約時,會註明須取得無紅火蟻證明書。但林宗岐說,由於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的人力不足,很多檢查紅火蟻的作業都是由地方政府進行,因此有些無紅火蟻的證明是由地方政府所開,林宗岐坦言,由紅火蟻防治專業度不足的人來開無紅火蟻證明,是件「非常奇怪」的事。

另外,有些工程會開立「無紅火蟻切結書」,藉以表示工程、植栽用土的安全,林宗岐說,其實在實務上會發現,多數切結書是在沒有專家陪同下,直接由工地主任負責自主檢查並簽字,因此常常會看到土方有紅火蟻,但無法控制帶有紅火蟻土方的流向,林宗岐強調,依據《營建基地紅火蟻偵查、防治及植栽與土石方移動管制標準作業程序》,工程單位必須自主管理檢查紅火蟻,但是在缺乏監督機制下,難以落實紅火蟻的預防。

可訓練犬隻嗅出紅火蟻巢穴所在地,以利防治紅火蟻。

地方政府喊窮 杯水難救車薪火

防治紅火蟻多使用生物調節劑作為餌劑,需要大量經費及人力施用,苗栗縣農務科科長徐春良表示,苗栗縣目前已經有許多鄉鎮市都陸續發現有紅火蟻,肆虐面積約為1300公頃,且面積有擴大趨勢,今年已取得防治紅火蟻的30萬元預算,加上地方配合款,頭份市公所增列80萬元、南庄鄉10萬元,經費不足加上人力有限,紅火蟻的防治十分困難。

徐春良指出,入侵的紅火蟻會經各種途徑擴散,如蟻后會藉由飛行移動,或是蟻群透過種苗植栽、土方移動,以過去紅火蟻入侵的軌跡來看,從桃園地區一路向南逐漸擴散,過去防線在新竹,但在新竹縣市淪陷後,紅火蟻防治的防線南移至苗栗,但苗栗地區丘陵地形多,人力噴灑藥劑不易,在人力及經費不足之下,難以完全滅絕紅火蟻。

回覆留言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