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7日
首頁 新聞 稻草免燒,苗改場研發新型芽胞桿菌一週內分解

稻草免燒,苗改場研發新型芽胞桿菌一週內分解

文/林慧貞 首圖攝影/黃世澤

空污近幾年引發民眾強烈關注,農民收割後直接焚燒稻桿當肥料,產生空污和交通安全疑慮,以往農政單位輔導用稻草分解菌灑在田間,但需兩週以上才能分解,影響下一期稻作播種時間,苗栗區農業改良場歷時5年,開發出液態狀的MLBv19-3稻草分解菌,只要在田間入水口施放,順水淹田,7天就能分解稻桿,還可直接翻入土中當肥料,省下4000元基肥費用,明年可望技轉給民間廠商。

使用了MLBv19-3的稻田,稻桿在7天內快速分解(圖片提供/苗栗區農業改良場)

分解稻桿從兩週縮短到一週

全國水稻種植面積約26萬公頃,收割後會留下一截稻桿,有些稻農會收集成捆,賣給菜農覆蓋在田畦上抑制雜草,或者交由廠商收購,做成編織工藝品或裝置藝術,但部分農民為了趕緊栽培下一期作物,會直接在田間焚燒稻桿,除了有空污疑慮,煙霧也可能影響周邊交通安全。目前臺灣一年約產生141 萬公噸稻草。

環保署近年加強取締燒稻草,農委會也補助稻田每公頃一千元腐化菌有機質肥料,推廣農民利用微生物菌分解稻草,農改場和試驗單位則紛紛研發各種可以分解稻草的資材,但許多現有的資材需要兩週以上才能完全分解稻草,耽誤下一期稻作打田、播種時間,因此許多農民仍鋌而走險燒稻草。

苗改場5年前開始著手研發效率更好的分解菌,收集了200多株菌,選拔出MLBv19-3,負責研發的苗改場副研究員朱盛祺指出,這株菌是芽胞桿菌新種,纖維分解酵素的效果較其他菌好,因此7天內就能完全分解稻桿,相較傳統的固態分解肥料,時間縮短一半,每分地用量約20公升。

苗改場實驗,以往固態肥須用人工手撒,耗時費力,每分地須30到40分鐘,為了方便農民使用,苗改場特別將MLBv19-3開發成液態的水解液,只要在水田入水口滴灌,就可隨著水流均勻分布到田區,每分地僅需5-10分鐘,縮短了3-4倍時間。

稻草液態分解菌MLBv19-3,可快速產生纖維分解酵素形成明顯透化圈(圖片提供/苗栗區農業改良場)

淹水高度需7~10公分

這株菌「遇水則發」,朱盛祺表示,如果土壤太乾菌就無法發揮效用,農民要讓田淹滿足夠的水,保持7~10公分高的水位約一週,讓稻草全部泡在水裡。

他特別提醒,農民有時淹田會不平均,靠近入水口的田比較多水,後面卻沒吃到水,也會影響分解效果。

從去年一期稻開始參與苗改場研究的農民蘇世億,對MLBv19-3稻草分解菌讚不絕口,他表示,稻草和菌種充分浸水後一週就能完全分解,曾經趕著準備下一期稻作,靜置3天就將稻草翻耕入土,對下一期稻作沒有影響。

他不好意思地說,以前也是直接露天焚燒稻草,但現在抓到一次就要罰6000元到10萬元,比起其他資材長達21天的分解時間,這個菌可以縮短到3~7天,以後會繼續使用。

稻草分解入土,省下4000元基肥費用

除了分解速度快,朱盛祺表示,稻草有肥分,分解後翻耕入土,下一期就不用施基肥,大約可省下每分地人工和基肥費用3000~4000元,還可增加土壤中有機質含量0.5~0.8%。

這項產品正在尋找技轉廠商,朱盛祺透露,已和幾家有潛力的業者接洽,可能明年就可技轉上市。對這項技術有興趣的農友和業者,可進一步洽詢苗改場專線037-991025轉30。

這個鄉鎮不燒稻草,每年還用稻草種出最貴的蔥

最新文章

豬內臟曾貴到走私有利潤 冷凍公會:現在剩很多沒人吃

國內肉豬1年屠宰量8百萬多頭,可取得8百多萬副豬內臟,台灣冷凍肉品公會監事長陳國訓26日在立法院經委會召開的公聽會上表示,豬內臟曾經很值錢,占肉豬產值的2成,不過,目前已下滑至5%。

攝影之眼 看見林下山澗的蕨影

我從國中開始研究蕨類,那時臺灣還沒有蕨類的專書,研究者也非常少,研究難度很高。我每一兩個禮拜就搭客運去野外拍照或採集標本,回研究室查《臺灣植物誌》,增進辨識蕨類的功力。原本拍照只是為了記錄,五專學習攝影後,攝影成為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朝美的方向發展。

萊劑動藥公告文字有適法疑慮?陳吉仲:殘留標準已修正無疑

開放萊豬進口的首件法規命令修正,就是「農防字第1011473960號公告」,農委會8月28日新增「豬」,但因外界疑慮國內也要開放使用,9月7日正式公告時再修正為「牛及豬於國外使用萊克多巴胺,不在規範之列」,農委會前主委陳保基26日在立法院經濟委員會的公聽會上提醒,國內法規卻規定到「國外使用」範圍,恐有法律適用疑慮。農委會主委陳吉仲回應表示,衛福部已修改動物用藥殘留標準,適法性沒問題。

【蟲農夥伴】螞蟻是敵還是友? 1招破解與蚜蟲的共生關係

不論是哪個田間都一定會出現,而且蹤影無所不在,卻幾乎不會受到注意的蟲類,那就是螞蟻。也許不會啃食蔬菜的葉片或果實等,不會直接造成危害這點,是較少受到關注的原因。不過,說到螞蟻對於農業而言是否為無害的生物,其實是個非常令人困擾的存在。尤其是像我一樣,對於「藉由天敵昆蟲的力量來減輕害蟲危害」這種理念的農家而言,螞蟻和益蟲-瓢蟲是敵對的「麻煩的昆蟲」。

不只幫料理調味!鵝油熔點低、富含不飽和脂肪酸

談到鵝,人類與鵝接觸的歷史久遠,最早懂得享受鵝肝美味是古埃及人,據一些世界家禽史料顯示,早在公元前2500年,即距今4520多年前,埃及的撒哈拉壁畫中,就有古埃及人填鵝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