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9日
首頁 新聞 執行漁業三法所面臨的改革陣痛,官方、部分漁民怎麼說?

執行漁業三法所面臨的改革陣痛,官方、部分漁民怎麼說?

文/洪嘉鎂 圖片提供/漁業署

部分產業團體則呼籲,裁罰應符合比例原則,不要一下子就重罰。農委會副主委李退之上月底在漁業署記者會中則表示,為了顧全臺灣漁業產業發展,漁業署所有團隊都相當努力維持秩序,若臺灣漁業被歐盟宣告紅牌,不但影響水產品無法賣到歐盟會員國,到了那時受影響的不僅有漁業,連帶製冰業、販售魚餌、加工業者等,全面都會受到影響。

李退之強調,漁業署為了國內漁業在努力,對於違規裁罰沒有重罰或多罰的問題,全是依法裁罰,若是針對累犯、嚴重違規者重罰,也是執法有據。

IFrame

漁業三法大力整頓漁業秩序,部分漁民抗議政府執法過嚴

2015年10月1日臺灣被歐盟列入IUU(非法、不報告、不管制)黃牌名單中,要求應改善漁業管理狀況,為避免歐盟將黃牌升級紅牌,政府單位大力改革漁業管理規範。2016年7月20日即公告漁業三法,並授權訂定15項子法規及5項公告,2017年1月法規上路,同年2月也成立24小時漁業監控中心,希望能讓國際看到臺灣積極改善漁業管理、善盡船旗國義務。

但部分漁民卻對政府積極修法改革,認為政府罔顧漁業現場作業、罰鍰過高與執法過當,讓他們難以生存。這些漁民在幾個月前籌組自救會,決定趁著三年一度東港迎王平安祭典所有遠洋漁船回港時,串聯千人北上抗議向政府提出4大訴求及9項提議,呼籲政府能守護主權及漁民海上作業權益,放寬不合理的法規及罰鍰。

「漁業三法上路以來罰鍰金額累計高達1億2千多萬,漁民被打得快死了」,漁民自救會總幹事王新展宣稱,會選擇走上街頭抗議是忍無可忍,政府制定漁業三法及相關法規時沒有與漁民溝通、給予緩衝空間,一遇到違規就是裁罰,罰鍰都百萬起跳,讓漁民無法生存。

王新展表示,政府被歐盟舉黃牌時,應與漁民溝通黃牌原因、修正方向,再修法通過,但沒溝通法規就上路,長期海上作業的漁民要如何即時反應這麼多法規,漁民教育程度不高,很多人從小到大只會捕魚,政府要循序漸進輔導,不是犯錯就開罰。

漁業署副署長林國平則強調,漁業三法訂定前有與漁會、協會溝通法規內容,前期協調會或立法院修法,討論都相當激烈,政府也有與歐盟討論臺灣漁業情況,漁會、協會本來就是漁民代表,若真的要等迎王平安祭典大家回來,當年修法時祭典早就過了,還要再等3年才能修法,早就撐不住歐盟黃牌壓力。

談比例原則,林國平指出,當時修法將十幾萬罰則提高到上百萬,漁民當然會覺得差很多,但其他幾個被歐盟舉黃牌的國家也是拉高處分到國際水準之上,提高罰則才能遏止濫捕,漁業署有站在漁民角度來看處罰到底合不合理,每張罰單開出前都有與觸法的漁民溝通,讓漁民提出證據給予解釋機會。

海上作業時間長,漁民呼籲執法應考量漁業現場狀況。

琉球區漁會總幹事蔡寶興則反映海上作業與陸地作業狀況不同,漁業署規定境外僱用外籍漁工每日最少要休息10小時,勞動部也規定境內僱用外籍漁工要比照《勞動基準法》規定,每日工作時數不超過8小時,但有時候一次海上作業長達12小時以上,而漁船回港時漁工不見得有工作要做,船東一樣要給付薪水跟伙食,月總作業時間不見得會過高,相關管理規範應要符合現場實際需求。

蔡寶興表示,漁民不是反對修法,而是認為執法要有比例原則,政府拿著歐盟黃牌當尚方寶劍修改漁業法令,但就像打小孩給歐盟看,出力很重、罰金很高,漁民受不了,漁民意見都有傳達給漁會與報關行,但政府都沒有傾聽,漁民才決定上街。

何世杰:執法應有比例原則,裁罰應有彈性

臺灣鮪延繩釣協會秘書長何世杰則呼籲政府裁罰遠洋漁業應有彈性,他表示,漁業相關法規修訂時,政府應該受到很大國際壓力,但像報表疏失最低要裁罰50萬,這個金額對公司企業型態還可以,對小漁民來說卻很難負荷。

何世杰說明,國內漁民平均年齡大約5、60歲,普遍教育程度不高,會用電腦的人更是少數,現在船長被迫打開電腦學習輸入資料,的確破除不會使用電腦狀況,但這些推動是否該有更好的緩衝空間及教育推廣,讓雙方可以調適衝突點。

何世杰表示,歐盟將所有犯罪可能性全數導入法規,這樣的邏輯沒有錯,但從行政來看,某些情況與實際違規行為有些差距,像報表遲交或未交,漁船船位故障未修復等,不等於漁民正在做違法的事情,政府執法應該要區分,有資源損害狀況不能原諒,但行政作業疏失應與保育無關,要減輕罰則符合現況

何世杰說,國際問題很難談公平,如果不配合歐盟要求,從黃牌變紅牌,臺灣情況會更好嗎?沒有人反對改革,但歐盟壓力太大,他們看臺灣產業角度過高,因為他們是大型公司圍網漁船,但我們是船東兼船長要出海捕魚,法規推行要短期內拿掉黃牌得付出很大代價,也造成漁民反抗心理。

何世杰表示,沒有人說漁民違法不用受制裁,若只是單純觸法罰款問題,應該是被罰的漁民上街頭,但現在是漁民認為現有法規有不合理的地方,才會抗議,政府應該要區分什麼狀況是該重罰、什麼是行政要求,整個法律架構才能解釋清楚。

產業團體認為,現行罰鍰訂定標準應考量行政疏失或實際違規,不應皆認為都屬違規行為。

歐盟舉牌壓力大,漁業署:會持續跟漁民溝通

對於部分漁民的說法,林國平表示,像漁民提出政府開罰船舶標示不清、斑駁,漁業現場一定有油漆脫落問題,這無可避免,執法也考量漁民狀況,並非單方面認定標示不清楚就開罰,這是在國內執法。但若在境外,一旦國外觀察員指出船舶標識不清的問題,且證據確鑿,漁業署一定會開罰。

林國平說,漁民提到卸魚預報遲交要罰緩金額高,但回溯修法及立法意涵,是要管制「卸魚」,這是漁獲從船上到岸上的過程,許多國家卸魚得經過要核准才能卸魚,若沒有妥善管理沒掌握IUU漁獲,歐盟會質疑臺灣官方管制沒有做好,是不是有放水的疑慮,因此這些都屬於必須嚴格管理的項目。

漁業署強調,法規訂定都有充分與漁會、協會溝通,未來也會持續與漁民溝通,最終希望我國漁業管理能達國際水準

「可以感同身受了解漁民提出的訴求,」林國平強調,這是國際談判過程,在歐盟與漁業之間尋找一條出路,每個漁業現場狀況都不一樣,立法時都有考量進去,像漁業現場可能操作不準確,所以漁獲申報超過誤差量才開罰。

國際漁業管理不管是以多報少、以少報多都不允許,因為這意味官方管制不足;而高科技設備引入時,也考量操作問題,用最簡易方式讓漁民勾選、填寫漁獲數字,希望能降低漁民學習困難。

林國平表示,從法規上路後都有跟漁民持續溝通,這次部分漁民宣稱要北上來抗議,漁業署還是會持續溝通,處分方式也有考量漁民處境,再持續找方法溝通調整。但改革難免有陣痛期,仍希望漁業自主管理提升到國際水準。

最新文章

阿里山櫻花的復育之路 簇葉病成老櫻花樹剋星

一般人對櫻花樹的認知有限,僅知道櫻花樹喜歡足夠的日照,事實上,除了日照需求外,櫻花樹非常忌諱過度的乾燥或溼潤,因此,種植櫻花樹需要適度的水分及排水良好的砂質土壤。

FAO公布2020全球糧農統計年報 指出亞洲農業人口減少幅度最大

聯合國糧農組織(FAO)發布最新的「2020年全球糧食與農業-統計年報(Statistics Yearbook)」,首度提供數位互動與可供下載資料。年報內容提供全球糧食與農業最新情形,包括農業趨勢、投入物質使用、農業勞動力狀態、糧食安全與營養、溫室氣體排放與農業對環境之衝擊等。

嘗起來像另類紅鳳菜 有綠有紅,都是青葙

文.圖/黃朝慶 全國教育退休人員協會野菜學校校長 曾有人說過野菜是讓人接近生態的一個方法。其實老一輩的都有屬於自己的野菜故事。筆者研究過很多野生植物,以前不會想到要怎麼吃,也不用管病蟲害,但自從參與野菜學校推廣野菜文化,就要慢慢體會各種野菜風味。 今天筆者想介紹一種常見的野菜——青葙。青葙開的花外表像雞冠花,筆者小時候曾因青葙像雞冠,就採了青葙逗雞,結果反被雞啄傷了眼,因此永遠記得又痛恨此植物。 青葙是莧科(Amaranthaceae)青葙屬(Celosia),拉丁學名為Celosia argentea,又名野雞冠花、百日紅、狗尾草、野雞冠、雞冠莧、土雞冠、狗尾莧等,從溫帶至熱帶亞洲、歐洲及非洲均有分布。通常自然生長於荒廢平原、田邊、河床、丘陵、山坡、村落路旁、農墾旱地等,常一大群生長。 青葙葉子有紅有綠 可能還有中間型 青葙為一年生至多年生草本植物,植株高30~150公分,莖直立,有分枝,顏色為綠色或紅色,具顯明條紋。葉互生,呈披針形或卵形,長4.5~15公分,綠色常帶點紅色,葉頂端急尖或漸尖,具芒尖,葉基部漸狹,葉緣全緣;葉柄長0.2~1.5公分,或無葉柄。花頂生或腋生,為雌雄同株,花序呈披針或直立圓柱狀,花序長5~18公分,花色為白色或紫紅色,雄蕊5枚,基部合生成杯狀,包進子房內,花期在5~8月。果實為胞果球形,成熟後橫裂,大小為0.3~0.4公分;種子為黑色具有光澤,小粒,呈腎狀圓形,直徑約0.15公分,果期在6~10月。 據調查,青葙在臺南以北的花色大多是紫紅色,葉子多為紅色,而臺南以南、東部和離島,花色卻是白色的,葉子多為綠色。經筆者野外實際觀察結果,除了上述兩種形態品系,應該還有雜交的中間型,換言之,有的花色及葉子顏色介於兩者,尤其葉子已不是純紅色系,各位讀者外出走走時,可仔細瞧是否真是如此。 青葙苦後回甘,昆蟲不愛 反而成為友善環境的選擇 老實說,青葙是不受歡迎的野生植物,是農民討厭的雜草,種子多、生長快,除草劑除不盡,昆蟲也不喜歡吃,連在水泥地、柏油路縫隙都能生長,是一種生命力強韌的野菜。但不受歡迎的野生植物不代表它們就沒有價值,其實有很多野菜的營養價值,是慢慢被科學家發現且不亞於一般蔬菜的,例如紅藜或木虌子。 筆者曾多次採食青葙,取紅葉品系青葙的嫩莖葉加入薑絲、麻油,大火炒煮,味道跟顏色都像極紅鳳菜,就像是另類的紅鳳菜,稍有苦味但會回甘。此外,綠葉品系的青葙是否也適合炒煮呢?據筆者經驗是可以的。淡綠色葉子採下後若不馬上炒食,約2、3小時後就會變成褐色,紫紅色葉子也會如此,只是葉片本身的紅色掩蓋著氧化後的褐色,所以野菜還是趁新鮮食用較好。圓柱狀花序可宿存經久不凋,作為觀賞花材也耐看。青葙的種子在民間叫做青葙子,是民間常用中草藥,其藥效就請讀者自行上網或找《本草綱目》查閱。 現代人吃東西是盲從的,不知不覺就跟著世界潮流走。若有天,全世界的人都吃相同的食物了,這樣標準化、單一化的結果,容易讓人們營養產生失衡,因為我們只挑部分幾種菜來吃。筆者藉由野菜知識來推廣野菜文化,其實我們臺灣本島還擁有很多別人沒有、卻能讓自己驕傲的野菜文化呢!現在許多消費者吃不了「苦」,野菜常有苦味,倒也是特色,因為味道苦澀,昆蟲不喜食,因此可以自然種植。苦瓜雖苦,但經過巧手料理也成了美味,而且青葙苦味的回甘不輸紅鳳菜,或許哪天它也可以做出米其林料理。當愈來愈多人願意讓野菜端上餐桌,田間種植野菜的面積及種類增加,相對地會減少農藥或除草劑的使用,自然也對環境有益,所以多吃野菜對大自然生態是有幫助的。 更多文章請見《豐年雜誌》2020年11月號

希望廣場「全民瘋履歷」 30家產銷履歷農友聯合展售

農糧署28、29日於臺北希望廣場農民市集推出「You Are What You Eat全民瘋履歷」109年度產銷履歷成果展售會活動,邀集30攤產銷履歷農友聯合展售,提供消費者安心採買,認識產銷履歷推動成果。

【綠主張】飼料玉米多仰賴進口 本土雜糧飼料面臨的3大挑戰

人吃五穀雜糧,禽畜的餵養也多半以雜糧飼料為大宗,即便國內仍有少部分以廚餘製作飼料,在非洲豬瘟的威脅下,經由市場機制也將逐漸萎縮。如此,作為主要飼料來源的雜糧材,就成為重要的研究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