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03日
首頁 豐年雜誌 豐年人物 為林木生命攀升 樹藝師和攀樹師

為林木生命攀升 樹藝師和攀樹師

文/李婉婷 攝影/陳建豪

當業主有樹木上的問題需要諮詢或協助時,樹藝師會進行評估與建議,而在評估階段的樹上檢查,或是評估後的建議修剪,則會由攀樹師負責,因此兩者是相互輔助。

北臺灣的秋冬,難得露出煦煦晨光,如此的好天氣,對攀樹師而言更是工作的好日子!漫步臺大校園,很難不被樹上窸窸窣窣聲音吸引,抬頭一望,有人正矯捷地攀爬在樹層間,細心修剪著每一根枝條,他們是吳秉軒與張哲維,也是臺灣少見同時取得美國「國際樹藝協會」(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Arboriculture, ISA)所認證的樹藝與攀樹證照之專業樹木照護者,現今全臺灣約有1,000多位樹藝師,26位攀樹師,同時擁有兩項證照者卻僅有五人。

從園藝到樹藝,在自然裡學習

「不同於日本樹醫生的侵入性治療,ISA的樹藝師相信樹木有自然修復能力,而我們能做的就是在它狀況不佳時,藉由正確的結構修剪、土壤與棲地改善等方式,提供適宜環境,讓林木自行休養恢復。」張哲維說,而這也是他與吳秉軒認為尊重樹木、對環境好的作法。同為八年級生的倆人,本是臺北市政府工務局公園路燈工程管理處(簡稱公園處)的同事,因工作關係,2015年吳秉軒開始接觸樹藝學領域,一年後張哲維也跟著加入,而後為補足樹藝的不足,更一同進修攀樹課程與考證,也因為彼此年齡相仿、理念相近,倆人毅然選擇離開工作崗位,如今,成為相互支援與共同合作的創業夥伴。

土木科系出身的張哲維,其實有個植物迷的園藝治療師母親,家中頂樓種滿花花草草,或許受到母親的耳濡目染,他一開始也選擇從事園藝工作,前後工作的五、六年裡,張哲維卻說:「越做,我越覺得衝突與矛盾。」他發現,現今的園藝市場幾乎都只是為了獲利與取悅為主,而非以植物生命為考量,在沒有事前詳細規畫、評估,以及長期維護的專業計畫下,不論是土壤、盆栽、景觀、樹木等皆替換率頻繁,這種竭盡消耗自然資源的現象令張哲維感到弔詭與心疼。不過,也因為多年園藝工作的磨練,奠基了他日後在樹藝與攀樹學習的養分。

從小出生在園藝環境的張哲維,園藝是他初踏入社會的選擇,也因此累積許多植物相關的知識,成為日後從事樹藝師和攀樹師的養分。

樹藝、攀樹重實作 會怕才爬得久

一般而言,樹藝師與攀樹師的工作相輔相成,樹藝師以事前全盤性的環境規畫、安全評估,以及結構修剪計畫為主,實際樹木修剪工作則交由攀樹師執行,攀樹師除了須具備專業的修樹技巧與知識,由於工作風險高,也需要極大的體能和專注力。攀了近百棵樹的吳秉軒不諱言地說:「我到現在每次爬都還是會怕,不過,會怕才爬得久。」這個臺北長大的大男孩認為,身為攀樹師,必須對爬樹這件事抱持著敬畏與信任的心態,因為懂得害怕,在樹上的一舉一動會更謹慎小心,擁有強烈的危機意識才能讓自己與攀樹師這項專業有更廣的發展未來。

豐年6912_人物專訪
同時身兼樹藝師和攀樹師的吳秉軒表示,兩者都需要很多的經驗累積。

更多文章請見《豐年雜誌》2019年12月號

最新文章

野蓮出庄,鄉村出典故

《野蓮出庄》是生祥樂隊繼《圍庄》之後,暌違4年發行的專輯,也是《我庄》系列的第三部作品,2013年至今,從農村社會的呼喚到社會需要農村來救贖,這張專輯深化了鄉村的意涵,回頭尋找意義從植物的名與食物的料理開始。

【木虌果攻略1】原生自臺灣土地的鮮紅:木虌果「臺東1號」

臺灣除了北部較少見,全島低海拔山野地帶其實都有野生木虌果的蹤跡。它跟我們一般食用的苦瓜是親戚,屬於多年生的藤本植物,果實初為青綠,熟後轉鮮紅,剖開後種子型如鱉,故稱木虌。在《美濃客家民俗植物誌》中有記載,先民會搗碎其塊根作為洗滌劑;而最常利用的地方還是在原住民眾多的東臺灣。直到最近,多年來投入臺灣原生作物(小米、紅藜、翼豆、樹豆等)推廣的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臺東區農業改良場(簡稱臺東場),也發現了這渾圓鮮紅的果實

【氣候變遷04】11項最易受乾旱衝擊作物公布 農委會擬推大區輪作制度

農委會2日公開農業部門因應乾旱調適策略,公布其評估11項易受缺水衝擊的乾旱高度敏感作物,並提出短中長期調適策略,中期策略擬實施大區輪作制度,將以農糧署明年一月實施的「稻作四選三」政策為基礎,鼓勵稻作兩年四期作其中一期轉作旱作雜糧。

【氣候變遷下的臺灣農業】專輯

近年來極端氣象頻繁,2020年更是又乾又熱的一年,半世紀以來首次汛期沒有颱風帶來降雨,36度以上極端高溫天數超過兩個月。全球環境氣候變遷,正影響臺灣農業長期永續發展。 除了西部因缺水部份農田停灌,東部也首次拉警報,擔心面臨停灌之苦;地球暖化,氣溫升高,也將衝擊水稻減產。農民、農業部門要如何因應自然挑戰,農傳媒深入各地,提出解方。

【氣候變遷03】雙管齊下 讓稻作找雨季、培育最耐旱稻種

今年10月中農委會宣布桃竹苗二期作停灌,11月初新竹縣新豐鄉已結穗的水稻,因為缺乏水源持續供灌,稻穀充實不足,稻穗低不下頭,只能在九降風強吹下瘋狂地搖晃,有的不耐風颳,甚至倒伏一片,彷彿已喪失求生的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