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1月26日
首頁 鄉間小路 當月主題 吃苦卻甘甜的記憶──阿嬤鹹粥

吃苦卻甘甜的記憶──阿嬤鹹粥

文字.圖片提供/余宜芳

喜歡吃鹹粥,任何時候吃都覺得剛剛好,那是因為,我是一個吃阿嬤鹹粥長大的南部女兒。

鹹粥當早餐,連小菜都不用,比起白粥更簡單。慣常的作法是拿前晚剩下的排骨湯或雞湯再加點水,放點剩飯,最後撒上掰碎的高麗菜和蔥花(芹菜末亦可),不到十分鐘,營養美味兼顧,更重要的是消滅剩湯和剩飯,完全勤儉持家。

鹹粥當午餐的話,通常是只有週末才有空做的講究版。首先得熬高湯,去市場買雞架子,用雞架子和紅蘿蔔熬好的高湯十分清甜,再放進生米慢煮,生米煮出來的粥爽口濃滑,和剩飯煮粥完全是不同等級的美味。這樣當然還沒完,泡好香菇、蝦米和干貝(洗淨後浸泡的水要留著一起放進高湯中),肉絲用點醬油和太白粉抓醃,起油鍋,爆香紅蔥頭碎,再加入這些配料一起炒香,起鍋前沿鍋邊淋點醬油,嗚,真的好香。這盤配料是這鍋鹹粥畫龍點睛的重點,只是每每還沒放進高湯米粥前,就被偷吃啦。

最重要的,是必須決定今天要吃簡單版的鹹粥,還是竹筍粥、菜豆粥,或高麗菜粥?竹筍最耐煮,夏天吃清甜爽脆,是暑熱天氣的最愛,燙煮後切細絲再放入高湯米粥熬一會兒,讓筍味融進米湯中,菜豆或高麗菜則不要太早放,起鍋前五分鐘放即可,以免蔬菜口感全失,只剩爛糊糊一鍋。

說來說去,還是最想念阿嬤的黑甜仔菜粥。黑甜仔菜是南部鄉間常見野菜,正式名稱為龍葵,阿嬤常派孩子們去田壟水邊摘黑甜仔菜,我們邊玩邊摘,覺得收穫一大把了,入鍋後卻縮水成一小團,再拌著豬油紅蔥頭起鍋,沒有人不愛。阿嬤的黑甜仔菜粥,是童年最早的「吃苦」記憶,卻無比甘甜。

PROFILE

余宜芳,有方文化社長。愛吃、喜歡做點家常菜;愛寫,只能寫點世俗人情。留戀人間煙火的俗人一枚。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9年12月號;也可至金石堂誠品讀冊生活博客來購買

最新文章

鯨鯊標示記錄突破「南點」 臺灣放流、北緯1度還看得到牠

寬寬的嘴巴、白點的背部,正面看起來有點「萌」的鯨鯊,是不少人一見就會喜歡的海洋生物,國立臺灣海洋大學環境生物與漁業科學研究所團隊長年從事鯨鯊標識放流研究,去年刷新追蹤紀錄...

【農遊】新春去哪兒?臺東慢旅行 泡湯、捏捏陶 體驗職人的陶藝手作課

座落於臺東的「東遊季休閒農場」,最讓人印象最深刻的是,晚上可以坐在泡湯池內看著天空聊天,看著夜幕裡的雲朵飄、微風不時吹撫,心情總是特別暢快。不過在這裡泡湯、做SPA不特別,因為造訪東遊季最好玩的是,還能動手做做小陶藝,發揮自己的創造力。

正確放流方法跟著做!豐裕漁業與海洋生態 水產動物增殖放流的規範與執行方法

近年來受到氣候變遷、棲地環境破壞及漁撈技術精進等因素,影響沿近海漁業資源。除減少漁船漁撈能力、保護棲地環境及建立國人保育觀念等措施,海域增殖放流是增裕漁業資源最直接的方法之一。

雜草型紅米降低收穫率 農試所3步驟教農友保收成

近5年來臺灣水稻田中混雜雜草型紅米水稻自生苗的情形日漸普遍,雜草型紅米本身口感品質不佳,生長田間還會跟栽培稻株搶養分,造成稻株碎米率提高,影響產量。農業試驗所透過分子標誌技術,建立全臺紅米分布熱區圖資,並發現其存在由南往北傳播繁衍的趨勢...

「黑白切」怎麼來?從一道臺灣經典小吃 搞懂你究竟在吃些什麼

在臺灣,常常可以看到許多攤販、小吃店在招牌上寫著大大「黑白切」三字,店家案頭前會放著很多不同的內臟與肉類部位,點餐單上甚至還會有許多神秘的名詞:「脆管」、「脆腸」和「粉腸」等。這些彷彿黑話的名詞,聽起來好像差不多,但其實都指稱著不同的解剖部位,吃進嘴裡的口感與滋味也有著很大不同。這些名詞,是屬於饕客們與店家的豬隻解剖學,用詞正確,才能吃到心裡所想的部位;了解這些名稱,才能順利點單、大啖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