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3月29日
首頁 新聞 液化澱粉芽孢桿菌P-2-2新功用 搭田土消毒大幅提高草莓苗存活率

液化澱粉芽孢桿菌P-2-2新功用 搭田土消毒大幅提高草莓苗存活率

圖片提供/農業試驗所

近年來草莓因感染炭疽病,造成草莓苗供應不足,夾帶炭疽病病原菌的草莓苗移植田間,有3至4成會死亡,需要補植,發病嚴重的田區,補植率可高達9成,等於讓農民整季都沒收成。農業試驗所利用生物製劑液化澱粉芽孢桿菌P-2-2培育草莓苗,搭配田土消毒技術,可減少草莓苗因染炭疽病死亡的機會;利用此生物防治技術的田區,對照一般防治方式的田區,補植率大減7成。

國內草莓生產面積約550公頃,每年可創造18億元以上產值。草莓苗年需求量約2500萬株,但過去因農民多自行以母株繁殖幼苗,使得炭疽病在同一田區中不斷繁衍擴散,田間病原菌族群量不斷累積,草莓炭疽病疫情嚴重,造成草莓種苗每年有高達4、500萬株的缺口。

農試所助理研究員林宗俊表示,草莓感染炭疽病比率因品種而異,國內栽種草莓品種以果肉細緻、甜度高的「豐香」為最大宗,佔70%至90%,但因田間炭疽病原菌累積,2011年後疫情轉趨嚴重,平均栽種補植率約3至4成,農民因不堪損失,許多已改種染病率較低、果實大而紅豔,但口感偏酸、偏脆的「香水」,例如,苗栗大湖今年已有7成改種此品種。

草莓育苗期需要保濕、遮蔭,且苗株栽種密度高,剛好也是適合炭疽病原菌繁殖的環境,因此,此時的草莓苗最容易感染炭疽病。農試所研發生物製劑液化澱粉芽孢桿菌P-2-2,此製劑有如人所吃的「益生菌」,可強健苗株,也有殺死炭疽病原菌的能力;育苗期以此生物製劑稀釋400倍濃度,每分地澆灌100公升、2週噴1次的方式培育草莓苗,可讓草莓苗更強健。

除了草莓苗施用液化澱粉芽孢桿菌P-2-2之外,其栽種田區也要預先消毒。農試所的田土消毒技術是以糖蜜、黃豆粕、米糠等有機質拌入土中,刻意培養土中微生物,再淹水擠出土中空氣,並覆蓋農地膜避免空氣進入,因微生物生長耗氧,此時炭疽病病原菌就容易因缺氧而死;之後整地作畦,再以黃豆粕取代含菌量較高的雞糞作肥,再噴灑液化澱粉芽孢桿菌P-2-2,草莓苗移植過去就不容易染病。

草莓因炭疽病死亡的情形中,以種苗帶菌為主因,佔了6成,透過此套生物防治技術雖無法保證種苗不帶菌,但可大幅降低草莓補植率,試驗結果,一般防治方式的豐香草莓品種補植率為37.6%,施行此生物防治者僅10.7%;一般防治方式的香水草莓品種補植率為15.4%,施行此生物防治者僅1.5%。

田區草莓苗死亡,農民補植不僅得重新購苗,請人換苗也要工資,大幅提高生產成本,林宗俊評估,若以杯苗每株12元、工資每人每天1500元計算,使用液化澱粉芽孢桿菌P-2-2進行生物防治,相較於採用一般防治方式,約可為農民節省下每分地2萬5300元的成本。但可惜的是,生物製劑液化澱粉芽孢桿菌P-2-2尚未技轉,農友想使用只能以配合農試所試驗的方式取得,預計此生物製劑技轉上市尚須2至3年時間。

國內草莓生產面積約550公頃,每年可創造18億元以上產值。

近年草莓炭疽病疫情嚴重,每年約有4、500萬株的草莓苗缺口。

最新文章

【綠主張】給孩子的禮物──廚房裡的真食學習之旅

起初,我的廚房知識大多得自母親;尤其是婚後,為人妻、人母為家人備餐,更依賴母親的廚藝傳授。然而,這世界變化太快,愈來愈多的速食產品、食品添加物、基改產品……,許多食農與料理知識不得不與時俱進。從母親而來的知識在觀念上或許傳統,卻十分激勵我,在繁忙的工作之餘,依然堅持捲起袖子洗手作羹湯。因此,食物成為一場無言的對話,把三代的情感傳承下去。

菇蕈多醣體:全球飼料產業新焦點

許多實驗結果與現場應用都證實了菇蕈多醣體對免疫系統具有優異的調控能力,並有效提高生理機能,有助於減少用藥,提升產品的品質與安全,並減低對環境的傷害。

農委會加入酒精國家隊 月供2100噸糙米投產防疫酒精

武漢肺炎蔓延全球,愈來愈多國家開始「鎖國」,製造酒精的原料多數就是進口的,為避免原料酒精斷鏈,農委會加入酒精國家隊,每月至少提供2100噸的糙米給臺灣菸酒公司以生產400萬瓶防疫酒精,確保75%防疫酒精的供貨能量。

【飼料添加物產學研聯盟】動物保健產品試驗與市場評估服務

畜牧產業為了維護家畜禽健康及發揮動物生長潛能,會在飼料中添加具有功能性的飼料添加物(例如益生菌及植生素),但只憑個人的經驗法則使用這些產品,往往只能說在飼料裡加了這些好料,「感覺上」能讓動物長得快、長得健康,卻無法得知怎麼使用是最佳配方,更無法了解使用之後的成本效益是否划算,因此,財團法人農業科技研究院(簡稱農科院)在「飼料添加物產學研聯盟」的基礎下,訪查聯盟成員從產品開發到上市時可能遭遇的困難,建立「飼料添加物研發及試驗技術服務平台」。

受疫情拖累 日本生鮮農產量縮價漲、和牛卻創5年價格新低

由於中國大陸爆發武漢肺炎,管制人車移動,造成農產品收穫與流通停滯,致使日本2月自中國大陸進口的洋蔥及胡蘿蔔數量大幅減少,緊急調度供應商以國產蔬菜供應國內市場需求。不僅如此,疫情的爆發也連帶影響日本國內消費縮減,導致日本和牛與豬肉價格處於5年來的最低水平,多位市場觀察家皆表示,短期狀況仍不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