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1月28日
首頁 豐年雜誌 封面故事 國產豬拚經濟,挑戰還在疫區除名後

國產豬拚經濟,挑戰還在疫區除名後

坐落彰化縣芳苑鄉漢寶村的增豐牧場, 36歲第三代經營者鄭育松自幼和豬一起長大, 過去他執意養黑豬的做法,曾一度與父親鄭文信因理念抵觸而失了和氣,直到以畜試黑豬一號與高畜黑豬育成「新增豐黑豬」的黑毛豬品種獲得好評,同時在32歲那年拿到神農獎,父親才明白鄭育松當初的堅持。

我養豬豬養我,三代傳承最佳寫照 

增豐牧場占地四甲多,周邊全沒住家,鄰近西濱快速道路,交通便利。身材高大壯碩的鄭育松,坐在桌前氣定神 閒地泡茶,一邊娓娓道來從外公、父親到他這三代人的養豬歷程。鄭育松說外公洪福來曾是芳苑鄉公所的總務與兵役課長,過去公務人員餘暇養豬、做家庭代工頗稀鬆平常,當時才五、六歲大的鄭育松就像跟屁蟲般,總愛黏著外公幫 3、400頭豬餵飼料和沖澡,對此父親鄭文信笑說:「他念小學時,每天出門上課前除了書包,還會把豬場的工作服拿下一樓,只要放學回家就能在樓下換好工作服,接著直奔豬場,這點小事,就知道他對養豬很有興趣。」

鄭育松的外公因公務生涯不能斷, 於是當時在鹿港郵局上班的父親便辭去工作投入養豬,外公負責豬隻運銷,父親負責豬隻照料,當畜牧場在父親手上時已達4、5,000隻,如今則有13,000~14,000隻的規模,當中有四千多隻為黑豬。鄭育松認為他們雖從業餘農戶半路出家,但外公和父親從最初就把豬場的基礎設備以及動線規畫好,所以他接手時,管理其實十分順暢。

也因管理得當,家族經營的豬場無 恙地度過1997年口蹄疫,只是仍敵不過臺灣豬肉價格崩盤的池魚之殃。鄭育 松說當年負債很多,但長輩們寧可豬場凍結不賣也不拋售,除了借錢買飼料, 再來則是留下母豬並淘汰小豬,藉此省飼料,所幸政府壓制疫情得當,疫病逐漸得到控制。但豬肉畢竟是臺灣國民主食,因此市場很快恢復需求,沒多久豬價開始回穩,回彈到每公斤70多塊新臺幣行情,當時一隻豬約130餘公斤,不到一年時間債務都還完了。

國產豬要先增產,才能談外銷 

鄭育松認為臺灣豬肉要恢復往昔外銷榮景,增量困難就是國內有待克服的產業現實,他解釋:「豬不是說今天要增量,明天就可以多出幾百、幾千隻的,再加上環保意識抬頭,要設立新的養豬場非常困難,在法令規範下就算有業者想擴廠,也會面臨環保、汙水、空 氣與土地等問題,加上每個縣市都有地方自治法,要面對的單位太多,多少都會澆熄業者要拚經濟的熱情。」

更多內容請見《豐年》 2019年7月號

最新文章

【歷史來說菜】日治時期的西洋味:臺灣西餐的華麗初登場

中國的西洋料理起始於1860年代左右的上海英法租界,隨國民黨來臺灣的移民也將上海式西餐帶到臺灣。臺灣西餐則是日本時代的產物,1895年的北門街就已有了「臺灣樓」,到1908年冬,臺北的「鐵道飯店」開幕,臺北最高級的西洋料理華麗出場。到1934年成立的波麗路西餐廳,已經是非常成熟的在地化西式料理屋了,或許可以稱為臺式西餐。

團結力量大!從日本合夥制度 看4大共同化措施如何改善水產經營

日本水產業,為了實施「共同化」,逐漸成立「有限責任合夥」組織,成為共同化的一項新手法外,也是改善水產業經營狀況的手段。透過「有限責任合夥制度」,利用水產業者間的共同購買、共同銷售等方式,降低成本或增加收入,以 改善經營狀況。

鯨鯊標示記錄突破「南點」 臺灣放流、北緯1度還看得到牠

寬寬的嘴巴、白點的背部,正面看起來有點「萌」的鯨鯊,是不少人一見就會喜歡的海洋生物,國立臺灣海洋大學環境生物與漁業科學研究所團隊長年從事鯨鯊標識放流研究,去年刷新追蹤紀錄...

【農遊】新春去哪兒?臺東慢旅行 泡湯、捏捏陶 體驗職人的陶藝手作課

座落於臺東的「東遊季休閒農場」,最讓人印象最深刻的是,晚上可以坐在泡湯池內看著天空聊天,看著夜幕裡的雲朵飄、微風不時吹撫,心情總是特別暢快。不過在這裡泡湯、做SPA不特別,因為造訪東遊季最好玩的是,還能動手做做小陶藝,發揮自己的創造力。

正確放流方法跟著做!豐裕漁業與海洋生態 水產動物增殖放流的規範與執行方法

近年來受到氣候變遷、棲地環境破壞及漁撈技術精進等因素,影響沿近海漁業資源。除減少漁船漁撈能力、保護棲地環境及建立國人保育觀念等措施,海域增殖放流是增裕漁業資源最直接的方法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