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1月28日
首頁 豐年雜誌 封面故事 生物安全,沒有最嚴只有更嚴

生物安全,沒有最嚴只有更嚴

和口蹄疫纏鬥22年的臺灣,終於在今年拿下非施打疫苗口蹄疫非疫區的申請資格,只是揮別疫病陰霾同時,卻很難有一刻鬆懈和僥倖,畢竟疫病隨時都有從境外傳入的風險。從八隻豬起家,最後拓展到25,000萬頭規模的中央畜產牧場,負責人之一的蘇鵬說在現階段,應把整個臺灣視為一個場的角度來看,才能做到真正的防疫。受訪時,蘇鵬甫開口就鞭辟入裡點出產業抗疫病的關鍵,不管是口蹄疫還是兵臨城下的非洲豬瘟,對國內養豬業者來說,要抵禦傳染病,除了仰賴政府強化邊境管理和防疫措施,農戶對自家豬場的生物安全管理更要上心,從公部門到民間動起來,防疫才能確實達到零破口。

豬舍隔離再隔離,防堵外界病源

蘇鵬談到口蹄疫鎖住外銷市場前,臺灣養豬產業也曾一片榮景。1986年發生車諾比核災,輻射飄向丹麥,原先向丹麥進口豬肉的日本從而轉向臺灣下單。當時一頭乳豬成本500元,外銷日本後價格一路喊到每頭2,100元,讓蘇鵬直言那真是臺灣養豬最繁榮的歲月。

蘇鵬說早年人們投入農業,為的是掙錢和養家活口,不會先思考防疫層面對農戶本身的影響。直到1997年口蹄疫 重擊臺灣養豬業,傳統飼養觀念和低落的衛生安全管理,將產業漏洞赤裸地翻出來,當時大量農戶退場外,還留下來的養豬業者面對產業緊縮和衰退,原本老舊的豬舍也自然無力翻修,阮囊羞澀下,農場主也只能務實地緩慢前進做調整與改善。不過口蹄疫大爆發距今22年了,蘇鵬坦言目前業者就算普遍有正確養豬知識及防疫觀,但提升設備這關,依舊有長足進步空間。

或許是兄弟倆就讀農業科系的關係,對養豬觀念以及設備提升始終以更嚴謹、求進步的態度面對,就像口蹄疫 後,他們痛定思痛,將原本開放的豬舍全數改成密閉式,將豬隻和外界病源隔絕。踏入中央畜產牧場的豬舍,裡頭空間涼意襲人,蘇鵬說恆溫設計也是口蹄疫後裝設的,每一棟豬舍的外圍裝置水簾板,視溫度和豬隻情況設定水簾定時時間,透過水來散熱,讓豬舍裡的溫度維持攝氏27~29度間,即便密閉室內場域,豬隻也能在舒適的環境下長大。

疫大作戰:業內監督與設備升級 

2018年口蹄疫全面拔針後,沒多久非洲豬瘟就在中國大爆發,蘇鵬說同行間看待非洲豬瘟非常戰戰兢兢,沒人 想當害群之馬,能不去疫區就不去,對養豬場的進出亦嚴加控管,他說:「豬隻就是農戶收入來源,沒有人會在這種緊要關頭拿財產做賭注。」再者,若有少部分農戶仍散漫以對、不遵守防疫規範,業內必然會「指點、討論」來形成輿論壓力。因此蘇鵬觀察,養豬業者自我管理以及相互監督,就目前防疫標準來說「都已經是很OK了」。

雖說外來車輛以及人員都已和豬舍隔離,不過蘇鵬坦言從確實的防疫角度來審視,連自家豬場都還有不足。他朝 著飼料塔的方向比畫說明,飼料塔後方是另一區豬舍,但他認為這段「安全距離」應該再拉更遠一點,至少20公尺才保險。蘇鵬認為設備是治本之方,如果重新規畫豬舍,「設備」和「動線安排」會是兩大重點。首先養仔豬的豬舍應該要在一個完全隔離的環境,連住家都不能緊鄰,從最初就降低外來病源的接觸; 再來也要考慮到交通的便利性,如此一來,像飼料車等等的運輸載具才能有效行進,蘇鵬說養豬場的資源補給和肉豬交易買賣還是要方便才行;最後則是更精密的消毒以及人員進出的管控。

更多內容請見《豐年》 2019年7月號

最新文章

【歷史來說菜】日治時期的西洋味:臺灣西餐的華麗初登場

中國的西洋料理起始於1860年代左右的上海英法租界,隨國民黨來臺灣的移民也將上海式西餐帶到臺灣。臺灣西餐則是日本時代的產物,1895年的北門街就已有了「臺灣樓」,到1908年冬,臺北的「鐵道飯店」開幕,臺北最高級的西洋料理華麗出場。到1934年成立的波麗路西餐廳,已經是非常成熟的在地化西式料理屋了,或許可以稱為臺式西餐。

團結力量大!從日本合夥制度 看4大共同化措施如何改善水產經營

日本水產業,為了實施「共同化」,逐漸成立「有限責任合夥」組織,成為共同化的一項新手法外,也是改善水產業經營狀況的手段。透過「有限責任合夥制度」,利用水產業者間的共同購買、共同銷售等方式,降低成本或增加收入,以 改善經營狀況。

鯨鯊標示記錄突破「南點」 臺灣放流、北緯1度還看得到牠

寬寬的嘴巴、白點的背部,正面看起來有點「萌」的鯨鯊,是不少人一見就會喜歡的海洋生物,國立臺灣海洋大學環境生物與漁業科學研究所團隊長年從事鯨鯊標識放流研究,去年刷新追蹤紀錄...

【農遊】新春去哪兒?臺東慢旅行 泡湯、捏捏陶 體驗職人的陶藝手作課

座落於臺東的「東遊季休閒農場」,最讓人印象最深刻的是,晚上可以坐在泡湯池內看著天空聊天,看著夜幕裡的雲朵飄、微風不時吹撫,心情總是特別暢快。不過在這裡泡湯、做SPA不特別,因為造訪東遊季最好玩的是,還能動手做做小陶藝,發揮自己的創造力。

正確放流方法跟著做!豐裕漁業與海洋生態 水產動物增殖放流的規範與執行方法

近年來受到氣候變遷、棲地環境破壞及漁撈技術精進等因素,影響沿近海漁業資源。除減少漁船漁撈能力、保護棲地環境及建立國人保育觀念等措施,海域增殖放流是增裕漁業資源最直接的方法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