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1月28日
首頁 鄉間小路 當月主題 五體投地朝山跪,只為撿拾紅茶籽

五體投地朝山跪,只為撿拾紅茶籽

在手工製造的年代,靠近油脂作物產地的鄉鎮普遍可見「油車間」,即舊式榨油廠。在臺南、北港、鹿港等港埠之城,因油脂作物貿易而帶動油品加工,可想而知;然而,遠在山區的南投魚池或名間等鄉鎮,早年也曾存在許多油車間,原因是這裡有與平原截然不同的風味作物——紅茶籽。

相約在魚池鄉大雁村的靈山宮,小廟蹲守在山楂腳巷轉彎處,是本地茶農上行下來的必經道路,廟埕自然成了閒嗑牙的地方。幾位上了年紀的老茶農,回憶起魚池的油車間,那是與採茶人家脫離不了關係的日常,「上一代或上兩代的時候,家家戶戶都會撿茶籽,晒乾之後拿去油車間秤重換油。」走進講求效率的大量生產年代,「以物易物」的古老傳統已消失,魚池街不再傳來木楔式榨油機,用木樁打撞榨箱的低沉轟鳴,凝聚在空氣裡的脂香油味也早已散去,如今魚池鄉採茶籽的人也僅存一位,那就是住在靈山宮坡下的鳳仙蘭園主人葉建興。

上茶山採集一瓶油

魚池人聊起的紅茶籽油淵源於自然,與本地栽種紅茶樹的歷史息息相關。在清領時期,臺灣始有茶樹種植記載,早年主要產區集中於北部丘陵,以烏龍茶與包種茶為主,而臺灣紅茶文化是直到日治時代才興起。

1895年日治時期,臺灣總督府殖產局對臺灣茶推廣抱持積極態度,配合日本政府爭取歐美紅茶市場的策略,1933年從印度引進阿薩姆品種在全臺廣為試種,最後發現「魚埔茶區」的表現最為優異,遂成立紅茶試驗支所,從此開啟魚池鄉的百年茶業。魚池人以茶維生,在種茶、採茶、製茶之餘,也採集紅茶樹的果實來榨油;在陽光下閃耀著琥珀色澤的紅茶籽油,便成了魚池家常味的基礎。

承襲代代相傳的茶油文化,葉建興採集魚池鄉近30甲茶園面積,將所收穫的紅茶籽,送往名間鄉的老油車間壓榨,每年大約可得到兩至三個炒鼎的產量。不過,魚池並沒有專門產茶籽的茶園,採茶籽人必須前往產茶的茶園採收,其與茶農之間並非地主與茶工的契約關係,反倒較接近農業社會的換工,「他給我撿,我幫他顧,順便砍雜草啦!」

採茶籽好比拜佛祖

究竟採茶籽是怎麼一回事?葉建興說:「是朝山啊!」他比手畫腳形容得誇張。「看到茶樹就像看到佛祖,馬上跪落去!」原來,經過矮化的紅茶樹,樹梢只有半個人高,而茶果只結在枝葉底下,沒法像常見的採茶那樣站著工作,而是必須要蹲趴著作業,那姿勢遠遠看去就像五體投地。

來到明湖茶行種在山坳裡的阿薩姆茶園,葉建興帶著兩把手柄加長的改裝鐮刀,腰際繫著砍草短刀,手提塑膠桶與水瓢,水瓢輕便可隨身攜帶,塑膠桶容量大則放置定點使用,這就是採茶籽人的標準游擊裝備。

紅茶樹全年開花,4到5月結果,至中秋方才成熟。青澀茶籽結在枝,可用手採摘,成熟茶籽的假種皮會開裂,茶籽掉落地面就只能靠撿拾了。葉建興蹲下身來,撩開枝葉,茶樹下滿是結實與落果,只見採茶籽人眉開眼笑趴著拜撿,欲罷不能地滿山找爬。紅茶籽油與其說是農產加工業,還不如說是採集業吧!

文章未完,全文請見《鄉間小路》2019年11月號

可至金石堂誠品讀冊生活博客來購買

最新文章

【歷史來說菜】日治時期的西洋味:臺灣西餐的華麗初登場

中國的西洋料理起始於1860年代左右的上海英法租界,隨國民黨來臺灣的移民也將上海式西餐帶到臺灣。臺灣西餐則是日本時代的產物,1895年的北門街就已有了「臺灣樓」,到1908年冬,臺北的「鐵道飯店」開幕,臺北最高級的西洋料理華麗出場。到1934年成立的波麗路西餐廳,已經是非常成熟的在地化西式料理屋了,或許可以稱為臺式西餐。

團結力量大!從日本合夥制度 看4大共同化措施如何改善水產經營

日本水產業,為了實施「共同化」,逐漸成立「有限責任合夥」組織,成為共同化的一項新手法外,也是改善水產業經營狀況的手段。透過「有限責任合夥制度」,利用水產業者間的共同購買、共同銷售等方式,降低成本或增加收入,以 改善經營狀況。

鯨鯊標示記錄突破「南點」 臺灣放流、北緯1度還看得到牠

寬寬的嘴巴、白點的背部,正面看起來有點「萌」的鯨鯊,是不少人一見就會喜歡的海洋生物,國立臺灣海洋大學環境生物與漁業科學研究所團隊長年從事鯨鯊標識放流研究,去年刷新追蹤紀錄...

【農遊】新春去哪兒?臺東慢旅行 泡湯、捏捏陶 體驗職人的陶藝手作課

座落於臺東的「東遊季休閒農場」,最讓人印象最深刻的是,晚上可以坐在泡湯池內看著天空聊天,看著夜幕裡的雲朵飄、微風不時吹撫,心情總是特別暢快。不過在這裡泡湯、做SPA不特別,因為造訪東遊季最好玩的是,還能動手做做小陶藝,發揮自己的創造力。

正確放流方法跟著做!豐裕漁業與海洋生態 水產動物增殖放流的規範與執行方法

近年來受到氣候變遷、棲地環境破壞及漁撈技術精進等因素,影響沿近海漁業資源。除減少漁船漁撈能力、保護棲地環境及建立國人保育觀念等措施,海域增殖放流是增裕漁業資源最直接的方法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