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1月27日
首頁 鄉間小路 當月主題 找回森林的神去村

找回森林的神去村

搭乘集集支線來到「最後的火車站」車埕,小村落在明潭水庫的大壩下,被蒼翠的森林包圍著,昔日吊運原木的黑色老舊天車與貯木池空蕩蕩,三元宮下的老街與宿舍也悄然無聲,看著建築師郭中端設計的當代木構造建築,張開的大屋頂保護著古老的鋸木廠,把巨大的木業遺跡化為寓教於樂的遊園地。在新與舊交疊的風景下,不禁想問:臺灣木業消失了嗎?而森林裡的大家都還好嗎?

日治時代嘉義木業正盛,「振昌木業」創辦人孫海雖然出身雲林口湖,但卻早早離鄉到阿里山當「販仔」,靠著買賣木頭賺得一筆資金後,就在埤仔頭(國華街)開了間木材加工廠。光復後,國民政府急欲修復戰後破壞,鐵道、道路、電塔等被列為首要建設項目,於是孫海又蓋了木材防腐工廠,專門生產電線桿與枕木。

隨著加工業務增加,原料需求也跟著提升,於是孫海在1958年標得丹大原始林採伐權,並選擇在車埕設立鋸木廠以利用原本糖業的「七分仔線」來運輸,因而把木業帶入了車埕。

1960、70年代的車埕是山中小臺北,而全村有一半以上的人都在振昌木業上班,最盛時期的員工總數高達三千多名。愛開玩笑的孫海長子孫國雄常跟朋友說:「火車到了車埕,我家也到了!」孫國雄當兵前就到羅東木材防腐廠學習,退伍後又被派到高雄分公司學合板加工技術,直到1971年他才被派來水里蓋合板廠。孫國雄說,我是被派來救援的!彼時,距離 1989年禁伐天然檜木林的政令已不遠。他陪伴車埕走過最後十幾年的輝煌,車埕始終是他放不下的責任。

從繁榮到急凍,木業村解散

孫國雄走車埕村如走灶腳。今日的園區內,只剩梁柱的鋸木廠是他的父親指揮工人蓋的,在貯木池對面的破舊木屋是他以前吃飯的員工餐廳,「因為以前工廠是輪班制,所以日夜去都有得吃。」說起臺灣木業的盛世,振昌木業生產的電線桿與枕木不只供應全臺80%用量,還可以外銷到韓國與日本,甚至在1973年石油危機爆發期間,振昌木業的三夾板更是賣到嚇嚇叫。美國每三片門就有一片是振昌,這話可說得一點也不誇張!

當林業政策轉為禁伐之後,孫國雄形容車埕的沒落就像迅速被「冷凍」,儘管他力拚轉型,進口南洋木料發展合板事業,但勉強維持了一段時間,終究不敵產地國的競爭。孫國雄的夫人憶起當年關閉木工廠,「他還要向銀行借錢才能解散員工。」雲淡風輕笑談過往,誰能知沉重有多少。

林農不當當林奴,等待木業回來

在九二一地震之後,日月潭風景區整編在交通部觀光局之下,觀光休閒產業列車開進水里,孫國雄看見了車埕轉型的契機,他毅然把土地賣給觀光局,大力推動把村落發展為木業主題園區,而他以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與振昌木業前董事長的身分,硬是拉著老員工一起來當導覽員,把自己的木業故事說給大家聽。「大家拿麥克風,手一直抖,問董仔要說什麼?我跟他們說,就講你平常怎麼生活、怎麼走路就好了。」就這樣國臺語交雜著,慢慢把車埕的故事講回來。

文章未完,全文請見《鄉間小路》2019年10月號
可至金石堂誠品讀冊生活博客來購買

最新文章

【歷史來說菜】日治時期的西洋味:臺灣西餐的華麗初登場

中國的西洋料理起始於1860年代左右的上海英法租界,隨國民黨來臺灣的移民也將上海式西餐帶到臺灣。臺灣西餐則是日本時代的產物,1895年的北門街就已有了「臺灣樓」,到1908年冬,臺北的「鐵道飯店」開幕,臺北最高級的西洋料理華麗出場。到1934年成立的波麗路西餐廳,已經是非常成熟的在地化西式料理屋了,或許可以稱為臺式西餐。

團結力量大!從日本合夥制度 看4大共同化措施如何改善水產經營

日本水產業,為了實施「共同化」,逐漸成立「有限責任合夥」組織,成為共同化的一項新手法外,也是改善水產業經營狀況的手段。透過「有限責任合夥制度」,利用水產業者間的共同購買、共同銷售等方式,降低成本或增加收入,以 改善經營狀況。

鯨鯊標示記錄突破「南點」 臺灣放流、北緯1度還看得到牠

寬寬的嘴巴、白點的背部,正面看起來有點「萌」的鯨鯊,是不少人一見就會喜歡的海洋生物,國立臺灣海洋大學環境生物與漁業科學研究所團隊長年從事鯨鯊標識放流研究,去年刷新追蹤紀錄...

【農遊】新春去哪兒?臺東慢旅行 泡湯、捏捏陶 體驗職人的陶藝手作課

座落於臺東的「東遊季休閒農場」,最讓人印象最深刻的是,晚上可以坐在泡湯池內看著天空聊天,看著夜幕裡的雲朵飄、微風不時吹撫,心情總是特別暢快。不過在這裡泡湯、做SPA不特別,因為造訪東遊季最好玩的是,還能動手做做小陶藝,發揮自己的創造力。

正確放流方法跟著做!豐裕漁業與海洋生態 水產動物增殖放流的規範與執行方法

近年來受到氣候變遷、棲地環境破壞及漁撈技術精進等因素,影響沿近海漁業資源。除減少漁船漁撈能力、保護棲地環境及建立國人保育觀念等措施,海域增殖放流是增裕漁業資源最直接的方法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