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1月27日
首頁 新聞 【油壓榨】金弘麻油花生行──看似簡單卻不簡單的榨油技藝

【油壓榨】金弘麻油花生行──看似簡單卻不簡單的榨油技藝

內容提供/ 《鄉間小路》 文/ 李怡欣 攝影/ 陳建豪
一次次扛著大盆油料爬上階梯、倒入爐灶,以柴火焙炒至香氣滿室;油液從高壓的油餅滲出、滴落,慢慢積少成多。黃筑憶直到北上讀大學才知道,家傳兩代的油車間在臺灣早已凋零,媽媽也打算在她和弟弟大學畢業後結束營業。捨不得這些記憶中的日常,未來將成為不復見的鄉愁,黃筑憶19歲時回到潮州,成為金弘麻油花生行的第三代接班人。

現秤現賣,一路走來的賣油執著

黃筑憶的阿公黃金全1946年到北港媽祖廟前的油車間當學徒。1960年代,油料作物的種植面積增加,榨油效率隨著自動化機械提升,油車間產業如日中天。在最好的時代,黃金全擲筊請示媽祖後,帶著妻小與一臺腳踏車,靠著微薄積蓄,南下潮州白手起家。

因北港盛產胡麻及花生,黃金全仍以麻油跟花生油為主,騎車沿街叫賣,幫客人秤油裝瓶。卻發現麻油不太受歡迎,深入了解才知道潮州人口味重,北港麻油的味道太清淡,於是把芝麻焙炒得更香,改良成在地人習慣的味道。

金弘麻油花生行至今依然保有「現秤現賣」的方式,「客人可以花十元秤油回去吃,下次再換買別種。油很新鮮,也不會浪費包裝。」黃筑憶開心的分享。店內販售的麻油,也依焙炒熟度分成極低熟、低熟、中黑三種,飲食習慣各異的客人,都能在金弘找到適合自己的那一味——極低熟適合日式料理,北港人偏好低熟度,「中黑對於中北部客人來說太重口味,但我們潮州這邊都愛這款。」

黃筑憶(右)跟媽媽許玉霞(左)關係很緊密,常笑稱自己是媽媽身旁的小跟班。

「我不做就沒人做」的傳承使命

進入榨油重地,磚灶柴火熊熊燃燒,悶熱空氣中瀰漫著濃郁的炒花生香氣。金弘目前由黃筑憶的媽媽、人稱阿霞的許玉霞掌鍋,纖瘦而精壯的她,成天耐著高溫,掌控油料的焙炒狀況。看似單純且重複的粗活,其實是榨油精髓,每種作物的焙炒溫度與時間皆不盡相同,甚至每一批作物的條件也不一樣,這些細微變化,全憑掌鍋人的經驗判斷。

許玉霞婚後就在金弘幫忙,當時年僅23歲,慢慢學習專業技術與經營方式。然而1980年代以來,油車間面對油品大廠量產平價的精煉油競爭,加上物料及人力成本上漲,在在衝擊油車間產業。

在現代化的浪潮下,臺灣各地油車間不是縮小規模就是歇業,許玉霞為了一家生計,依舊苦撐經營。黃筑憶在北部念大學時,偶然在電話中得知母親希望結束油行,腦海中那些與成長緊密交織的油行點滴猶如跑馬燈般一一浮現,也難以想像沒有金弘麻油花生行以後,潮州在地的食品老店該怎麼辦。「油行工作對我來說很簡單,但要把它做好不容易,我到底要過單純的生活,還是要過每天都像戰爭的生活?」歷經天人交戰,基於「我不做就沒人做」的使命感,黃筑憶決定回家接手油行。

金弘麻油花生行堅持以柴燒古法 焙炒油料,讓油品風味更為醇厚。

堅持與創新,老油行的新機會

回到潮州,黃筑憶一邊念食品科學系,一邊分攤油行重擔,她善用在學校當組長的經驗,負責管理及行銷;讓喜歡低調的媽媽專心掌鍋,維持產品品質。十年一晃眼過去了,黃筑憶從媽媽身旁的小跟班,變成員工、客人口中獨當一面的「黃董」,為自己、也替老油行開創新機會。

金弘麻油花生行最經典的,當屬花生油跟黑麻油,此外也陸續新增多種油品,如香油、苦茶油、白麻油……,並因應市場需求,研發芝麻醬、花生醬、小零嘴等週邊商品。其中,花生零嘴是黃筑憶跟朋友復刻童年記憶的創新嘗試,連調味的成分跟含量都斤斤計較,只為了讓客人嘗到花生的原始風味。黃筑憶堅持使用在地作物,作為收購跟販售的中介者,她勤跑產地、了解種植狀況,相信重視作物的品質勝過產量,就有機會影響第一線的農友。金弘選用臺南牛庄的芝麻,花生主要來自嘉南平原,端午節前後也會向屏東原住民收購。近年則和臺東東河的小農合作,推出自然農法的花生醬。

金弘麻油花生行的花生醬無糖無鹽也無油,吃得到最濃稠純粹的花生原味。

黃筑憶強調,金弘不用過季與不良品,收購的作物都會放入冰櫃冷藏,避免在高溫溼潤的環境中產生黃麴毒素,確保消費者吃到最新鮮的產品。2013年油品食安風暴後,政府開始以食品工廠的標準,查緝各地油車間。歷史悠久的油車間,成為無力改變的違規者,甚至面臨罰款、倒閉處境。在這次危機中,黃筑憶善用食品科學專業,帶領金弘從家庭式油車間轉型為工廠,在衛生品管部分更嚴格的自我要求,終能走出逆境。

花生跟芝麻的冷壓榨油率約為「三斤換一斤」,三斤油料才能榨出一斤油。

老店續飄香,為在地堅持品質

黃筑憶對金弘的痴情跟傻勁,吸引到一群好夥伴,只要是有興趣的潮州在地人,年齡大小都不是問題。她沒有董事長的架子,跟所有員工都是好朋友,隨口都能介紹他們,像是負責壓油餅的師傅袁隨榮,六年前為了照顧媽媽從中國返鄉潮州,偶然來到金弘幫忙;其他更多夥伴是自己的同學、朋友,黃筑憶笑說:「每次他們來我都在工作,只好順便幫忙鎖蓋子、裝油,還會幫忙賣,慢慢就做出興趣了。」

飄香超過半世紀的金弘麻油花生行,將繼續為潮州在地的客人服務。

重視員工、堅持品質,甚至連商標及官方網站上的宣傳圖都精心設計,金弘的產品依然維持屏東的物價水準,只為繼續服務在地客人,讓更多人便宜買到真正的好油。雖然部分消費者對油品食安危機餘悸猶存,反倒質疑金弘平價的好意,黃筑憶將這些無奈歸根於大眾對食用油知識的陌生,只能更認真的透過網路及實體的食農教育活動,傳遞正確知識。十年以前,眷戀油車間的黃筑憶回到潮州扛下重任,思索老油行的創新轉型之路。十年之後,爐灶火光依舊興旺,招來並肩努力的夥伴,也讓油行飄香,繼續支持潮州在地老店的運作。

本文轉載自鄉間小路2019年11月號《壓榨ya-ja》,請參考下列購書平台:誠品金石堂博客來讀冊生活豐年農市

最新文章

【歷史來說菜】日治時期的西洋味:臺灣西餐的華麗初登場

中國的西洋料理起始於1860年代左右的上海英法租界,隨國民黨來臺灣的移民也將上海式西餐帶到臺灣。臺灣西餐則是日本時代的產物,1895年的北門街就已有了「臺灣樓」,到1908年冬,臺北的「鐵道飯店」開幕,臺北最高級的西洋料理華麗出場。到1934年成立的波麗路西餐廳,已經是非常成熟的在地化西式料理屋了,或許可以稱為臺式西餐。

團結力量大!從日本合夥制度 看4大共同化措施如何改善水產經營

日本水產業,為了實施「共同化」,逐漸成立「有限責任合夥」組織,成為共同化的一項新手法外,也是改善水產業經營狀況的手段。透過「有限責任合夥制度」,利用水產業者間的共同購買、共同銷售等方式,降低成本或增加收入,以 改善經營狀況。

鯨鯊標示記錄突破「南點」 臺灣放流、北緯1度還看得到牠

寬寬的嘴巴、白點的背部,正面看起來有點「萌」的鯨鯊,是不少人一見就會喜歡的海洋生物,國立臺灣海洋大學環境生物與漁業科學研究所團隊長年從事鯨鯊標識放流研究,去年刷新追蹤紀錄...

【農遊】新春去哪兒?臺東慢旅行 泡湯、捏捏陶 體驗職人的陶藝手作課

座落於臺東的「東遊季休閒農場」,最讓人印象最深刻的是,晚上可以坐在泡湯池內看著天空聊天,看著夜幕裡的雲朵飄、微風不時吹撫,心情總是特別暢快。不過在這裡泡湯、做SPA不特別,因為造訪東遊季最好玩的是,還能動手做做小陶藝,發揮自己的創造力。

正確放流方法跟著做!豐裕漁業與海洋生態 水產動物增殖放流的規範與執行方法

近年來受到氣候變遷、棲地環境破壞及漁撈技術精進等因素,影響沿近海漁業資源。除減少漁船漁撈能力、保護棲地環境及建立國人保育觀念等措施,海域增殖放流是增裕漁業資源最直接的方法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