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3月29日
首頁 新聞 新知先知 蝗蟲過境戒備!揭非洲沙漠飛蝗的歷史不歸路止於此

蝗蟲過境戒備!揭非洲沙漠飛蝗的歷史不歸路止於此

非洲正受到沙漠飛蝗的侵擾,這群蝗蟲大軍並持續東移至巴基斯坦、印度,衝擊糧食生產,國際糧農組織FAO也一再發出蝗災警訊。沙漠飛蝗在東非大爆發後,一路向東挺進,看得人心惶惶,但植醫專家表示,這條東進之路是歷史之路,沙漠飛蝗大爆發時的遷徙路徑就是這一條,並止於印度,並不會飛過喜馬拉雅山到中國境內去。

蝗災在非洲一直以來都是嚴重的問題,大陸型環境才符合遷徙型的蝗蟲繁衍並致災,美洲也是,屏科大植醫系副教授陳文華表示,幾年前曾有預測指出美國會有蝗蟲大爆發,但美國藉由科技,消弭有利蝗蟲大爆發的因素,因此躲過一劫,但非洲沒有能力這麼做,所以蝗災的問題持續對非洲部分國家造成糧食安全的威脅;中國也是大陸型環境,所以蝗災自漢朝以降一直存在著,名列三大災之一,除了水災、旱災之外,就是蝗災了。

延伸閱讀》先別管非洲沙漠飛蝗了 植醫:應盯海南島蝗害近年發生頻率

延伸閱讀》蝗災步步近逼 臺灣要擔心嗎?專家會議近日召開給答案

非洲這次的蝗災是起於東非的沙漠飛蝗大爆發,陸地不是牠們的邊界,越過海洋的阻隔,到達巴基斯坦及印度,陳文華說,這是非洲沙漠飛蝗一直以來的遷徙路徑,歷史上的記錄都是如此,而且止於印度,「就再也沒回到非洲了,這條向東的移動路徑是one way,牠們從未走過回頭路」,不會在印度肆虐完農作物後再往回飛回非洲,而越過喜馬拉雅山則是不可能的任務,「越不過去就死在這裡」。

唯一的例外,就是不要挑戰喜馬拉雅山,隨風或氣流南下,經過越南、寮國等地才有可能進到中國大陸,但這樣的機率很低,相當罕見,所以非洲飛蝗一直沒有真正危害到中國大陸,陳文華說,曾有極少的文獻記錄中國雲南曾遭非洲飛蝗侵襲,但也就只到雲南而已。中國的蝗災,來自於其本土的蝗蟲:亞洲飛蝗、東亞飛蝗、西藏飛蝗,這些蝗蟲在中國大陸境內造成的蝗災,已是相當驚人。

這次非洲的蝗災規模已創肯亞70年來最嚴重紀錄,且橫掃範圍廣大,雖是常見遷徙路徑,但發生的時間似乎有提早情形,陳文華指出,一般是1、2月往東遷移,3、4月時會抵達巴基斯坦及印度,但今年卻提早了,情況較為特殊。非洲沙漠飛蝗的蝗災範圍廣大,與牠的生活史有關,成蟲可以活100天,偏好低莖作物,飛行能力很強,可連續飛行十數小時,且1天可飛行超過100公里,但天然環境的阻隔,讓牠幾乎沒有前進中國大陸的機會。

最新文章

【綠主張】給孩子的禮物──廚房裡的真食學習之旅

起初,我的廚房知識大多得自母親;尤其是婚後,為人妻、人母為家人備餐,更依賴母親的廚藝傳授。然而,這世界變化太快,愈來愈多的速食產品、食品添加物、基改產品……,許多食農與料理知識不得不與時俱進。從母親而來的知識在觀念上或許傳統,卻十分激勵我,在繁忙的工作之餘,依然堅持捲起袖子洗手作羹湯。因此,食物成為一場無言的對話,把三代的情感傳承下去。

菇蕈多醣體:全球飼料產業新焦點

許多實驗結果與現場應用都證實了菇蕈多醣體對免疫系統具有優異的調控能力,並有效提高生理機能,有助於減少用藥,提升產品的品質與安全,並減低對環境的傷害。

農委會加入酒精國家隊 月供2100噸糙米投產防疫酒精

武漢肺炎蔓延全球,愈來愈多國家開始「鎖國」,製造酒精的原料多數就是進口的,為避免原料酒精斷鏈,農委會加入酒精國家隊,每月至少提供2100噸的糙米給臺灣菸酒公司以生產400萬瓶防疫酒精,確保75%防疫酒精的供貨能量。

【飼料添加物產學研聯盟】動物保健產品試驗與市場評估服務

畜牧產業為了維護家畜禽健康及發揮動物生長潛能,會在飼料中添加具有功能性的飼料添加物(例如益生菌及植生素),但只憑個人的經驗法則使用這些產品,往往只能說在飼料裡加了這些好料,「感覺上」能讓動物長得快、長得健康,卻無法得知怎麼使用是最佳配方,更無法了解使用之後的成本效益是否划算,因此,財團法人農業科技研究院(簡稱農科院)在「飼料添加物產學研聯盟」的基礎下,訪查聯盟成員從產品開發到上市時可能遭遇的困難,建立「飼料添加物研發及試驗技術服務平台」。

受疫情拖累 日本生鮮農產量縮價漲、和牛卻創5年價格新低

由於中國大陸爆發武漢肺炎,管制人車移動,造成農產品收穫與流通停滯,致使日本2月自中國大陸進口的洋蔥及胡蘿蔔數量大幅減少,緊急調度供應商以國產蔬菜供應國內市場需求。不僅如此,疫情的爆發也連帶影響日本國內消費縮減,導致日本和牛與豬肉價格處於5年來的最低水平,多位市場觀察家皆表示,短期狀況仍不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