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2月23日
首頁 鄉間小路 土地 【行舟地】曠野、海茄苳與潟湖新生地

【行舟地】曠野、海茄苳與潟湖新生地

這是我最接近河海交界處的一次獨木舟航行。僅兩三人寬的河道平靜無波;兩旁樹蔭像無數隻纖細的手遮擋日光。船槳探入光影錯落的河面,船彷彿在密林中探險的縱隊,偶爾岸上蔓生樹根卡住船槳,或兩艘船成了「碰碰船」,給靜謐的樹林捎來響亮的歡笑——我們正身處屏東的大鵬灣,海濱的紅樹林裡。

為了這趟「紅樹林生態獨木舟之旅」,我一早從屏東市搭火車到林邊,漫步到附近搭公車,最後在緊鄰農地廠房跟紅樹林水道的台17線走了十分鐘,來到大鵬灣國際休閒特區——彷彿從公路電影場景徒步走向海洋。標示風景區名稱的幾個藍色大字,兀自佇立如樹。

從大鵬灣潟湖旁的浮動碼頭,搭著教練沙灘車的便車,奔馳一公里來到東方渡假酒店旁的紅樹林河道。兩位教練介紹此地樹種「海茄苳」及救生衣、操槳方式,接著讓遊客上船,將船推送到河面。今天是兩個小家庭組成的八人船隊,稍加練習後開始水上郊遊。教練沿路指著河岸:這裡看得到螃蟹喔,找找看。

穿越光影稀疏的水道,偶爾驚喜地發現螃蟹,甚至回程時還有一尾小魚跳上了船!遊客又笑又慌地抓魚,最終將牠「放生」回河裡。上岸後應該還會記得這次手掌跟魚的「親密接觸」吧。這是很多很多年以前,人與河流朝夕相處時的生活記憶。

來到河道的終點,海茄苳低矮的身影跟它們大片叢生的呼吸根都一時褪去,河口外就是隨風微微湧動的海面。旅程到此折返,但外頭湧浪像在呼喚。我壓下想划出去的衝動,掉頭追上船隊。

路上跟來自大鵬灣公司的教練聊了幾句。這裡已經營三年以上,河道基本維持原貌;除非枝葉蔓生到無法航行才稍作修剪。這遊程並非每天人船雜沓,但樹叢間還是留下一些不知誰丟的塑膠垃圾。我想著,整趟划程40分鐘裡,沿岸除了生物導覽牌跟教練簡介,其實還潛藏許多(社區)生態解說員能協力講解的空間。以這得天獨厚的河道、獨木舟玩「電流急急棒」般的航行體驗,就算加入生態講解、延伸到一個半小時,相信還是能讓遊客興味盎然。能否嘗試跨界合作呢?

PROFILE

譚洋

曾任報社編輯、獨立書店店員。2016年起定居東海岸,現為「夢想海洋生活工作室」草創成員、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海上解說員、蘇帆海洋基金會志工。想寫關於海的字,探索更多海洋文學與文化。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9年05月號

最新文章

廢棄物再利用!2.7萬公噸魷魚皮 成保健新素材

在70年代因為水產品保存不易,以及為多元利用水產品,加工技術興起,增加了海洋生物資源的應用範圍。然而,近年來由於氣候變遷、海洋污染、人口的增長及海洋資源過度利用,導致資源日益減少,而水產加工過程中衍生出許多的廢棄物,大多以廢棄物或作為動物食飼料等方式處理。

友善生態的生物農藥 從單一用藥,跨入有害生物綜合防治

生物農藥的未來發展趨勢,是在「有害生物綜合防治」(Integrated Pest Management, IPM)框架下,生物農藥可與化學農藥相容,並儘速開發殺蟲性生物農藥與其製劑配方。

一把雕刀 刻出蛋中乾坤

誰也沒想到,一顆最普通不過的雞蛋,竟也能成藝術創作的素材。蛋殼藝術在全世界各地皆有,不管是俄羅斯聞名的法貝熱彩蛋、日本自古有的蛋殼貼附漆藝、越南國寶的磨漆畫等,而在臺灣彰化隱藏民間的藝術高人簡長順,更是拿這厚度僅有0.3毫米的易碎材質來雕刻,發展出令人嘆為觀止的蛋雕藝術!

【從圳說起】你看不見的故事:嘉南大圳的年度供水行事曆

自1930年代建成之後,嘉南大圳灌溉的區域從雲林到臺南,總計約有1,410公里的水路幹線、支線、分線水路,加上將近7,400公里的小給水路,如血管一般遍布嘉南平原,灌溉平原上的作物,也填飽了臺灣人的肚子。

新加坡魚市尋味 澎派魚鮮感受文化食趣

以水產而言,新加坡的地理位置,讓這扮演交通樞紐功能並具暢旺運輸優勢的國度,擁有了分別來自世界各國的鮮美漁獲,同時也因為主要以華人組成,飲食習慣偏好以海鮮為主,再加上馬來或印度因信仰而在食物上所具有的區別與限制,但多數魚鮮卻能成為自由選擇與品嘗的對象,也讓各類魚蝦蟹貝,成為市場中最受關注、備受歡迎,且讓料理別具特色的食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