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3月29日
首頁 鄉間小路 人物 市場搬遷期間,我不斷告訴夥伴:這是我們一起永久生存的地方。

市場搬遷期間,我不斷告訴夥伴:這是我們一起永久生存的地方。

口述.圖片提供/謝銘能 整理/祖孟萱

我從小在建國市場長大,有四個兄弟姊妹。我的媽媽從麵廠起家,婚後自己出來在臺中老城區的綠川旁經營素食材料行,之後因綠川整治工程,才遷入舊建國市場。剛開始伯公先借我們錢買下攤位的永久使用權以及一間土埆厝,主要賣麵類跟豆類製品,後來品項越來越豐富。直到我接家業,經歷建國市場搬遷,我們一直都在建國市場。

我從小在建國市場長大,有四個兄弟姊妹。我的媽媽從麵廠起家,婚後自己出來在臺中老城區的綠川旁經營素食材料行,之後因綠川整治工程,才遷入舊建國市場。剛開始伯公先借我們錢買下攤位的永久使用權以及一間土埆厝,主要賣麵類跟豆類製品,後來品項越來越豐富。直到我接家業,經歷建國市場搬遷,我們一直都在建國市場。

舊建國市場

有一天我們家跑來一隻小狗,我們叫牠小黃,當我爸爸從市場工作完騎車回家,小黃遠遠聽到引擎聲便會出門迎接,我就知道爸爸回來了。奇妙的是,老一輩的人都說「狗來富」,自從小黃來了以後,市場生意也越變越好。

6歲的時候妹妹出生了,每日天還沒亮,爸媽就去市場工作,我在家裡揹著妹妹做家事,等到我7歲那年,妹妹終於可以帶去市場照顧,我也開始去市場幫忙。最初,爸爸凌晨會把我放進摩托車後面的籃子載去市場,讓我跟著媽媽送貨。直到上了小學,爸爸給我一臺孩子騎的腳踏車,教我認路,第二次我就能自己去市場了,也慢慢熟悉送貨的工作。

上工前,爸爸會把我放在舊建國市場邊、賣滷肉飯的阿土伯那兒,對我說:「先吃飯,摩托車顧好喔。」吃飽後就學做生意,觀察大人怎麼做事情。媽媽教導我如何察言觀色,從人的五官、眼神及談吐去應變、溝通。一樣米養百樣人,市場裡什麼人都有,做生意就是在學習與人相處,我也這樣教導我的孩子去看、去聽。

在市場工作容易中暑、過勞,我發揮在國術館工作時學得的技能,常到處幫人刮痧,算是一種服務,慰勞辛苦的攤商們。我時常覺得,市場小孩都能文能武,便是如此。

建國市場的變化要從九二一地震說起。地震完當天,我開車送貨碰上餘震還會蛇行;也因為那次大地震,市場被政府判定為危樓,準備封起來。為此我們成立自治會,我接下了總務長的工作。

在我擔任總務長的三年間,也與建國市場共度了搬遷過程。那陣子市場很混亂,我每天都播送宣導廣播,從不會訓練到會,從講話聽不清楚到能夠帶動全體。協調各攤商搬遷的日子裡,我不斷告訴市場的每一位夥伴:我們是一家人,這是我們將來一起永久生存的地方。我多希望能帶領大家一起過去,互相幫忙,不要有人受傷,和氣地完成任務。

PROFILE

謝銘能,建國市場日益素食材料店店主。從小在建國市場長大,曾任新建國市場自治會總務長。日益素食材料為50年老店,於2017年獲經濟部「優良市集暨樂活名攤」全國三星樂活名攤,2019年獲得四星樂活名攤評定。


文章未完,全文請見《鄉間小路》2020年1月號;也可至金石堂誠品讀冊生活博客來購買

最新文章

【綠主張】給孩子的禮物──廚房裡的真食學習之旅

起初,我的廚房知識大多得自母親;尤其是婚後,為人妻、人母為家人備餐,更依賴母親的廚藝傳授。然而,這世界變化太快,愈來愈多的速食產品、食品添加物、基改產品……,許多食農與料理知識不得不與時俱進。從母親而來的知識在觀念上或許傳統,卻十分激勵我,在繁忙的工作之餘,依然堅持捲起袖子洗手作羹湯。因此,食物成為一場無言的對話,把三代的情感傳承下去。

菇蕈多醣體:全球飼料產業新焦點

許多實驗結果與現場應用都證實了菇蕈多醣體對免疫系統具有優異的調控能力,並有效提高生理機能,有助於減少用藥,提升產品的品質與安全,並減低對環境的傷害。

農委會加入酒精國家隊 月供2100噸糙米投產防疫酒精

武漢肺炎蔓延全球,愈來愈多國家開始「鎖國」,製造酒精的原料多數就是進口的,為避免原料酒精斷鏈,農委會加入酒精國家隊,每月至少提供2100噸的糙米給臺灣菸酒公司以生產400萬瓶防疫酒精,確保75%防疫酒精的供貨能量。

【飼料添加物產學研聯盟】動物保健產品試驗與市場評估服務

畜牧產業為了維護家畜禽健康及發揮動物生長潛能,會在飼料中添加具有功能性的飼料添加物(例如益生菌及植生素),但只憑個人的經驗法則使用這些產品,往往只能說在飼料裡加了這些好料,「感覺上」能讓動物長得快、長得健康,卻無法得知怎麼使用是最佳配方,更無法了解使用之後的成本效益是否划算,因此,財團法人農業科技研究院(簡稱農科院)在「飼料添加物產學研聯盟」的基礎下,訪查聯盟成員從產品開發到上市時可能遭遇的困難,建立「飼料添加物研發及試驗技術服務平台」。

受疫情拖累 日本生鮮農產量縮價漲、和牛卻創5年價格新低

由於中國大陸爆發武漢肺炎,管制人車移動,造成農產品收穫與流通停滯,致使日本2月自中國大陸進口的洋蔥及胡蘿蔔數量大幅減少,緊急調度供應商以國產蔬菜供應國內市場需求。不僅如此,疫情的爆發也連帶影響日本國內消費縮減,導致日本和牛與豬肉價格處於5年來的最低水平,多位市場觀察家皆表示,短期狀況仍不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