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3月29日
首頁 豐年雜誌 農業經營 臺灣鵪鶉業年產值近十億 急需建立完善管理制度 臺灣鵪鶉產業的現況與未來展望

臺灣鵪鶉業年產值近十億 急需建立完善管理制度 臺灣鵪鶉產業的現況與未來展望

文.圖/陳盈豪 東海大學畜產與生物科技學系教授

鵪鶉產業年產值大於臺灣第四大家禽的火雞。但此產業也有未列入家禽、產業資訊不透明、飼養管理技術有待提升等缺漏。藉由飼料配方改進、光照計畫實施、育種制度建立、產銷履歷等食品安全認證,將可創造出更多利潤。

鵪鶉分肉用與蛋用 規模與行銷大不同

一、飼養規模

臺灣蛋用鵪鶉業者的飼養規模一般在10萬隻以下。陳盈豪在2016年調查22家飼養戶中,5萬隻以下、5~10萬隻與10萬隻以上分別為31.8%、45.5%與22.7%,最大規模不超過20萬隻;而商毓銘在2018年調查31戶數中,5萬隻以下、5~10萬隻與10萬隻以上分別為51.6%、29.0%與19.4%,最大飼養規模有25萬隻。

肉用鵪鶉採平飼,其體型較蛋用者為大,體重可超過250克。臺灣肉用鵪鶉飼養戶較少,若以全臺61戶業者估算,僅有25%以下飼養肉用鵪鶉,飼養規模每戶在10萬隻以下,在陳盈豪(2016)調查的六戶中,肉用鵪鶉飼養期僅約一個月,周轉率快,估算年產肉用鵪鶉隻數為252萬隻,屠體重量168公噸,產值8,483萬元。陳盈豪(2016)資料顯示,若以平均飼養規模來保守估算,全臺年飼養蛋用鵪鶉數可超過250萬隻以上,再加上肉用鵪鶉一年飼養量252萬隻,因此全臺鵪鶉飼養總數可達502萬隻。

二、銷售

(一)肉用:產地的鵪鶉肉屠體每隻約為40元/200克,肉用鵪鶉農家的銷售方式有兩種:屠體直接銷售,以及屠體經加工銷售(陳盈豪,2016)。

(二)蛋用:鵪鶉蛋農家的銷售方式主要分成三種,有生蛋、水煮加工去殼熟蛋與其他加工蛋,包括皮蛋、鐵蛋、滷蛋與製成罐頭等。國內通路產品類型以水煮剝殼鵪鶉蛋為主,在外銷業績方面,就業者提供資料來說,2015年與2016年鵪鶉蛋以生蛋及加工熟蛋外銷至新加坡分別達65公噸與73公噸(陳盈豪,2016)。

高雄市旗津區煎鳥蛋所用蛋材料即為鵪鶉蛋。

鵪鶉產業的眾多優勢 跟雞蛋市場有所區隔

臺灣鵪鶉產業的發展已有數十載,且飼養隻數成長增加。鵪鶉產業有其優勢才能永續經營,分述如下:

一、固有消費市場與市場區隔:鵪鶉蛋口味特殊,有一定的消費族群,可與雞蛋市場區隔。臺灣目前外銷數量每年約100萬噸,產值接近2億,主要銷售至美國、加拿大、日本、新加玻和澳洲(商毓銘,2018)。

二、高產與蛋價高:鵪鶉蛋的形成僅需一日(Miller, 1977),與雞蛋相當,且蛋用鵪鶉產蛋高峰的產蛋率可達90%(Minvielle, 2006)。鵪鶉蛋在2018年9月大盤價格約45元/臺斤(商毓銘,2018),比雞蛋高。

三、世代間距短與繁殖快:人工飼養的鵪鶉一年可繁衍四個世代以上,並較其他禽類繁衍快,因此其周轉率相對也較高。

四、鵪鶉畜舍空間較其他禽類少:由於鵪鶉體型小,以多層籠飼,在相同飼養隻數下,所需畜舍面積與空間較蛋鴨與蛋雞等禽類者少。

蛋用鵪鶉籠飼採多層設計。

臺灣鵪鶉產業的缺漏 需要完整規畫與資訊

雖然臺灣鵪鶉產業有發展的利基,但仍有些缺漏亟需補強,詳述如下。

一、不被農政單位列入家禽

此政策造成防疫漏洞且不利於產業發展,例如遇到天災無法申請補助(表一)。另外,若列入家禽,則有政府協助提出鵪鶉屠宰證明,才有利於增加肉用鵪鶉銷售通路;協助溯源制度建立,也可幫助拓展蛋用鵪鶉銷售通路,並讓消費者買得、吃得都安心。

在禽類生物安全體系中,只要是鳥禽都有可能受到禽流感病毒感染或傳播的風險,鵪鶉未列入家禽,所以農政單位沒有疫情資料。但陳盈豪(2016)指出屏東及彰化均有禽流感疫情,鵪鶉協會理事長提及損失約50萬隻以上,而問到如何處理屍體時,業者的作法是將屍體放入鳥糞堆。業者如此處理可能讓病毒到處流竄,不利於疫情控制,也無法維持產業穩定的發展。

二、飼養密度

業者採密集飼養理由之一為達到經濟效益,二為容易飼養以提高鵪鶉存活率,雖然飼養密度高,容易互相啄羽,但寒流來襲的低溫環境下,鵪鶉容易受凍,故仍維持密集飼養以群聚保溫。

籠飼蛋用鵪鶉飼養密度高,容易互相啄羽。

三、飼料與營養

在蛋用鵪鶉飼料蛋白質含量方面,業者所使用飼料營養成分的高蛋白質含量(27%)與國外資料(20%)相比偏高,然而飼料的蛋白質增加,亦導致飼料成本的增加。雖在早期研究中,Vohra與Roudybush(1971)試驗顯示,提高飼糧蛋白質含量可增進日本鵪鶉產蛋率,並建議飼糧蛋白質含量為25%,但Shanaway(1994)資料顯示,蛋用型北美鵪鶉的產蛋率及飼料換蛋率以飼料21%蛋白質含量比24%者為佳。

四、育種制度與大規模的種用鵪鶉場

臺灣沒有專業的種用鵪鶉場。目前雛鵪鶉價格約4元/羽,利潤有限,故沒有業者願意專業經營種用蛋鵪鶉場,通常是在商業蛋用鵪鶉產蛋性能下降後改做種用鵪鶉(商毓銘,2018),由於沒有育種制度,很容易因近親配種,造成近親退化後遺症。另外,由於種用蛋鵪鶉場規模不大,平均每週幼鵪鶉出雛數約4萬羽,無法一次供應大型蛋用鵪鶉場,因此單一牧場在常態下,同時存在四批次的鵪鶉,即有老、中與青三種年齡層,無法達成統進統出的管理模式,不利於生物安全管控。

五、光照計畫

鵪鶉與雞一樣是長光照的鳥類,需晚上點燈來延長光照時間,以刺激卵巢發育排卵,得以提高產蛋率。蛋雞有光照計畫,但蛋用鵪鶉場並無點燈計畫。

六、產業資訊透明

資訊蒐集與建立事關產業的永續經營,雖目前中華民國鵪鶉協會已著手建立資料,仍是百廢待舉,需要更新全部飼養戶基本資料、飼養規模、蛋價報價制度的建立等。

更多文章請見《豐年雜誌》2019年12月號

最新文章

【綠主張】給孩子的禮物──廚房裡的真食學習之旅

起初,我的廚房知識大多得自母親;尤其是婚後,為人妻、人母為家人備餐,更依賴母親的廚藝傳授。然而,這世界變化太快,愈來愈多的速食產品、食品添加物、基改產品……,許多食農與料理知識不得不與時俱進。從母親而來的知識在觀念上或許傳統,卻十分激勵我,在繁忙的工作之餘,依然堅持捲起袖子洗手作羹湯。因此,食物成為一場無言的對話,把三代的情感傳承下去。

菇蕈多醣體:全球飼料產業新焦點

許多實驗結果與現場應用都證實了菇蕈多醣體對免疫系統具有優異的調控能力,並有效提高生理機能,有助於減少用藥,提升產品的品質與安全,並減低對環境的傷害。

農委會加入酒精國家隊 月供2100噸糙米投產防疫酒精

武漢肺炎蔓延全球,愈來愈多國家開始「鎖國」,製造酒精的原料多數就是進口的,為避免原料酒精斷鏈,農委會加入酒精國家隊,每月至少提供2100噸的糙米給臺灣菸酒公司以生產400萬瓶防疫酒精,確保75%防疫酒精的供貨能量。

【飼料添加物產學研聯盟】動物保健產品試驗與市場評估服務

畜牧產業為了維護家畜禽健康及發揮動物生長潛能,會在飼料中添加具有功能性的飼料添加物(例如益生菌及植生素),但只憑個人的經驗法則使用這些產品,往往只能說在飼料裡加了這些好料,「感覺上」能讓動物長得快、長得健康,卻無法得知怎麼使用是最佳配方,更無法了解使用之後的成本效益是否划算,因此,財團法人農業科技研究院(簡稱農科院)在「飼料添加物產學研聯盟」的基礎下,訪查聯盟成員從產品開發到上市時可能遭遇的困難,建立「飼料添加物研發及試驗技術服務平台」。

受疫情拖累 日本生鮮農產量縮價漲、和牛卻創5年價格新低

由於中國大陸爆發武漢肺炎,管制人車移動,造成農產品收穫與流通停滯,致使日本2月自中國大陸進口的洋蔥及胡蘿蔔數量大幅減少,緊急調度供應商以國產蔬菜供應國內市場需求。不僅如此,疫情的爆發也連帶影響日本國內消費縮減,導致日本和牛與豬肉價格處於5年來的最低水平,多位市場觀察家皆表示,短期狀況仍不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