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1日
首頁 鄉間小路

鄉間小路

以粥烙印生活的足跡

我很喜歡喝湯、吃粥,尤其是心情不好、疲憊生病的時候來一碗熱呼呼的粥,再幸福也不過如此。 讀大學時常和同學去跳舞,直到凌晨出了舞廳,會去復興南路的清粥小菜街吃點心;或是回到文化大學,陽明山上的麥當勞附近也有一間清粥小菜,我們去的時間點剛好和早起運動的阿公阿嬤交接,只不過他們是來吃早餐的客人,而我們吃的是宵夜。

遍遊世界終能體會家之味

農曆7月義民祭,新竹褒忠亭義民廟前萬人空巷。在這個臺灣客家獨有的慶典中,除了參與豎燈篙、放水燈等活動,別忘了吃碗「糖粥」,祈求接下來的日子平安順遂。然而,對客家人出身的作家兼廣播主持人溫士凱而言,最滋味無窮的,還是家裡那鍋節氣食材與人情況味交融的家常粥。

以粥同甘,熬出苦樂相伴的綿長人情

兩百年前,一場颱風鬆動土石,砂石滾滾衝入台江內海,新生的淺海陸埔吸引人們來此採集魚蝦,挖起泥土圍築魚塭,養殖虱目魚。海天交際之地,粥是頂著烈日強風討生活的人們最飽足的慰藉,也是相放伴文化中吊人胃口的酬勞,一碗熱呼呼的粥下肚,暖的不只是胃,更是人心。

真心愛油——尋訪、料理與生活

羅幼真旅居多國,踏查異國油品發展出的飲食文化;涂斐文深根臺灣,嚴選在地原料,慢工壓榨鮮純油液。兩人帶來生活中的愛用油,交流故事與應用方法。真心愛油的她們,認真而扎實的推廣油知識,希望油品的好可以被更多人知道。

新鮮現榨似果汁,嗅嘗橄欖油的千滋百味

青草香、果香、苦味、辛辣……,你曾經在油裡嘗到這些味道嗎?做菜時不可或缺的油,本身也是生鮮食材,進口橄欖自行榨油的「人良油坊」創辦人葉旭榮將油比喻為果汁,新鮮現榨的最佳;品油時辨識出的氣味,更可透露原料生長與加工歷程。這間在社區蹲點的榨油工坊,拉進了人與油品製造的距離,葉旭榮要讓更多人認識那一滴金黃液體中的千滋百味。

加油添味的無框架私廚

自由的做菜風格,源自他非科班出身的背景,原本從事編輯企畫工作的胡里歐說:「我的廚藝,完全就是從小在家當跟屁蟲跟出來的。」兒時常在擅長烹飪的母親身邊打轉,做的是台式家常菜;出社會後,跟著母親造訪許多西式餐館,胡里歐培養出敏銳的味蕾,愛吃肯做的實驗精神驅使他捲起袖子,試著在自家廚房排列組合各種料理帶來的味覺體驗,並於2014年在臺南開設私廚「胡作室」。

油茶樹雜木平反,眉溪部落點滴成金

來到南投縣仁愛鄉的南豐社區,悄然造訪隱密山村,從巷弄與家屋裝飾細節,即可感受濃厚原民色彩,在臺灣山林開發史扮演重要角色的賽德克族人於數代之前遷徙至此,重新建立了眉溪部落(Alang Tongan),不僅代代相守著傳統文化,更保存許多即將消逝的山林資源。其中,在賽德克族語中稱為「沙啷尬」的樹木,便是榨油人亟欲取得的珍貴原料——油茶樹。

五體投地朝山跪,只為撿拾紅茶籽

相約在魚池鄉大雁村的靈山宮,小廟蹲守在山楂腳巷轉彎處,是本地茶農上行下來的必經道路,廟埕自然成了閒嗑牙的地方。幾位上了年紀的老茶農,回憶起魚池的油車間,那是與採茶人家脫離不了關係的日常,「上一代或上兩代的時候,家家戶戶都會撿茶籽,晒乾之後拿去油車間秤重換油。」

簡單不簡單的榨油技藝

黃筑憶直到北上讀大學才知道,家傳兩代的油車間在臺灣早已凋零,媽媽也打算在她和弟弟大學畢業後結束營業。捨不得這些記憶中的日常,未來將成為不復見的鄉愁,黃筑憶19歲時回到潮州,成為金弘麻油花生行的第三代接班人。

【小村畫誌】找一個容得下我的所在

我不是長子,當家族人口變多,家裡的人開始暗示,說我必須成家立業了。我聽懂他們的意思,哥哥會繼承家裡,家裡不夠容下我了。我想著,不然就去花蓮吧?聽人家說花蓮的土地多,我是一個農人的後代,有土地哪裡都活得下去。

熱門

友善環境耕作怕蟲害 學者:土地好、自然有益蟲幫農民照顧農作物

有機、友善耕作不僅能生產安全農產品,也對環境永續有益,但產量不如慣行農法,且成本又較高,使得農業生產者望之卻步。但別忘了,田裡有好菌也有益蟲,友善耕作可以養好土地,留下土壤裡的好菌及環境中的益蟲,就能幫助農民照顧好農作物。

深層海水養高價比目魚及藻類 多溫層養殖4池串成1套組省水省肥

農委會水試所以深層海水養殖海水魚及藻類,大幅降低海水養殖成本並提高產值。現已測試過幾種水產品的串連養殖模式,水試所東部海洋生物研究中心以牙鮃、長莖葡萄蕨藻、條紋石鯛、葡萄藻這4種魚及藻,串成一組養殖池,10坪面積的年產值可達35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