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3日
首頁 作家 Posts by 鄉間小路

鄉間小路

119 文章 0 意見

在歷史的長河裡吃一碗粥

不論想吃粥或飯,只要把水與米按比例倒入電鍋、按下開關,時間到就有熱呼呼的米食可以吃。但在沒有電鍋,甚至銅鼎鐵鍋都還沒發明的時代,先民是怎麼把生米煮熟的呢?

旅行中的一口粥,是牽引童年記憶的鄉愁

因工作緣故,2019年出國超過20趟,航行在阿拉伯海的郵輪或馬爾地夫的一島一飯店,都曾是我旅途上的家。隨著「家」的座標,早餐也會略有不同,有些讓人眼花撩亂、拿著餐盤像走時尚伸展臺,偶爾也精簡如幾片吐司加蛋。其實早餐我多吃得簡單,最期待的莫過一碗粥。

吃苦卻甘甜的記憶──阿嬤鹹粥

喜歡吃鹹粥,任何時候吃都覺得剛剛好,那是因為,我是一個吃阿嬤鹹粥長大的南部女兒。鹹粥當早餐,連小菜都不用,比起白粥更簡單。慣常的作法是拿前晚剩下的排骨湯或雞湯再加點水,放點剩飯,最後撒上掰碎的高麗菜和蔥花(芹菜末亦可),不到十分鐘,營養美味兼顧,更重要的是消滅剩湯和剩飯,完全勤儉持家。

人生如一碗粥,總會苦盡甘來

粥是我小時候餐桌上最常出現的主食。全家人一起享用熱騰騰的白粥,一人一碗,吃的是家的感覺。回想當年家境貧苦,最常拿各地善心人士捐贈的白米,所以除了白飯以外,粥就是最常吃的主食了。家中由父親掌廚,每天三餐熬出粥糜,便先舀一碗給祖母享用,祖母年紀大,粥糜自然最好入口,暖胃也養胃;而爸爸總是把米湯留給自己,反而留給我的多是米,鄰居總笑說爸爸把我當掌上明珠捧著。

以粥烙印生活的足跡

我很喜歡喝湯、吃粥,尤其是心情不好、疲憊生病的時候來一碗熱呼呼的粥,再幸福也不過如此。 讀大學時常和同學去跳舞,直到凌晨出了舞廳,會去復興南路的清粥小菜街吃點心;或是回到文化大學,陽明山上的麥當勞附近也有一間清粥小菜,我們去的時間點剛好和早起運動的阿公阿嬤交接,只不過他們是來吃早餐的客人,而我們吃的是宵夜。

遍遊世界終能體會家之味

農曆7月義民祭,新竹褒忠亭義民廟前萬人空巷。在這個臺灣客家獨有的慶典中,除了參與豎燈篙、放水燈等活動,別忘了吃碗「糖粥」,祈求接下來的日子平安順遂。然而,對客家人出身的作家兼廣播主持人溫士凱而言,最滋味無窮的,還是家裡那鍋節氣食材與人情況味交融的家常粥。

以粥同甘,熬出苦樂相伴的綿長人情

兩百年前,一場颱風鬆動土石,砂石滾滾衝入台江內海,新生的淺海陸埔吸引人們來此採集魚蝦,挖起泥土圍築魚塭,養殖虱目魚。海天交際之地,粥是頂著烈日強風討生活的人們最飽足的慰藉,也是相放伴文化中吊人胃口的酬勞,一碗熱呼呼的粥下肚,暖的不只是胃,更是人心。

真心愛油——尋訪、料理與生活

羅幼真旅居多國,踏查異國油品發展出的飲食文化;涂斐文深根臺灣,嚴選在地原料,慢工壓榨鮮純油液。兩人帶來生活中的愛用油,交流故事與應用方法。真心愛油的她們,認真而扎實的推廣油知識,希望油品的好可以被更多人知道。

新鮮現榨似果汁,嗅嘗橄欖油的千滋百味

青草香、果香、苦味、辛辣……,你曾經在油裡嘗到這些味道嗎?做菜時不可或缺的油,本身也是生鮮食材,進口橄欖自行榨油的「人良油坊」創辦人葉旭榮將油比喻為果汁,新鮮現榨的最佳;品油時辨識出的氣味,更可透露原料生長與加工歷程。這間在社區蹲點的榨油工坊,拉進了人與油品製造的距離,葉旭榮要讓更多人認識那一滴金黃液體中的千滋百味。

加油添味的無框架私廚

自由的做菜風格,源自他非科班出身的背景,原本從事編輯企畫工作的胡里歐說:「我的廚藝,完全就是從小在家當跟屁蟲跟出來的。」兒時常在擅長烹飪的母親身邊打轉,做的是台式家常菜;出社會後,跟著母親造訪許多西式餐館,胡里歐培養出敏銳的味蕾,愛吃肯做的實驗精神驅使他捲起袖子,試著在自家廚房排列組合各種料理帶來的味覺體驗,並於2014年在臺南開設私廚「胡作室」。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